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2章 奇怪的家伙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一阵火光炸裂,南云崖一拳打在南知秋的鼻子上,将其打得鼻血横流,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重重落地之后,南知秋捂着鼻子坐起身来,他感觉到鼻子火辣辣的痛,鼻梁骨好像是断掉了。

    哪曾想,南云崖这个当爷爷的不但不心痛,反而跳过来指着南知秋,哈哈大笑道:“你这个不懂尊老的臭小子,知道老夫的厉害了吧?”

    只见,南云崖的眼睛肿了一只,笑起来特别的滑稽,而这份滑稽的嘲讽,完全激怒了南知秋。

    按着地面,南知秋缓缓站起身来,浑身上下爆发出了无尽的狂暴气势:“你这个……为老不尊的混蛋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化作一道火光,顷刻间冲至南云崖面前,一拳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拳却被南云崖轻松接住了,紧跟着,就是南云崖的拳头落在南知秋的脸上,再一次将他打飞了出去,而且,这次打的,依然是鼻子。

    看着南知秋捂着鼻子的痛苦模样,南云崖一边拍着大腿,一边指着他,笑得人仰马翻:“臭小子,服不服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知秋站在蓬莱阁顶,脑海中闪过一段段跟老头子相处的回忆。

    现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陆机鸣看着南知秋走神的样子,已是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知秋,有些事情并不是你能左右的,别太难过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的思绪被打断,他抬头看了看陆机鸣,竟是突然弯嘴一笑:“你看我像是难过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陆机鸣微微一愣:“我还以为你想到了你爷爷的事情,会伤心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确想到了他,但却没必要伤心,那个老头子,可是天下无敌的武林至尊啊,我就算是绞尽脑汁,也想不出任何足以杀死他的方式,人都会死,但他要么老死,要么病死,却绝对不会被杀死。”南知秋望着浩瀚夜空,紧握双拳,无比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深海怪物的确可怕,无穷无尽的深海怪物,更是可怕到了极点,但这份可怕,只是针对南知秋、武君扬、龙渊甚至武神燕皇之流的可怕,至于南云崖,他那般强大,怎能跟这群渣渣相提并论?

    别人认为的恐怖,对南云崖而言,就未必是恐怖。

    如果,这空间回廊另一端,真的连通着深海怪物的世界,那么,南云崖孤身过去,的确无法以一人之力抗衡所有的深海怪物。

    但他打不过的时候,完全可以逃,至少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,南知秋并不认为,这个世界甚至那个世界,有谁能与南云崖匹敌。

    没准,南云崖到了那个世界,就像是深海怪物到了这个世界一样,也会成为那个世界本土生命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这一切猜测都是对的,那个老头子肯定会在另一个世界乐的跳起来吧。”南知秋含笑低语道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比南知秋更了解老头子了。

    南知秋的个性跟南云崖很相似,两个人都是那种喜欢酣畅淋漓战斗的人,骨子里,都怀揣着无尽的热血。

    陆机鸣死死地盯着南知秋,良久,他苦笑了一声,说道:“真搞不懂你这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南知秋扬起胳膊,重重的搭在了陆机鸣肩上:“老陆,尽快破解空间回廊的技术,我想尽早踏入其中,去往另一端,当然了,我也会趁着这段时间,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担心你爷爷吗?”陆机鸣无奈一笑,问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,他毕竟年纪大了,我想好了,如果他在那边受尽苦难,那我肯定要尽快去拉他一把才行,如果他在那边活的有滋有味,那我肯定也是要去分一杯羹的。”南知秋乐呵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言罢,南知秋拎起陆机鸣,带着他离开了蓬莱阁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陆机鸣从后面看着南知秋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他觉得无论是天门还是深海怪物,都是非常沉重的话题,是关乎于全人类命运的天大之事,但是刚才的南知秋,却显得非常轻松。

    他从背后看不到南知秋的脸,从正面也看不到南知秋的心,所以,他不知道南知秋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南知秋是个很奇怪的家伙,而这份奇怪,让他也很奇怪的乐观、热血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或许,这就是那家伙的人格魅力所在吧。”陆机鸣看着南知秋的背影,欣慰一笑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两人在蓬莱市随便找了家酒店,休息了一晚,第二天一大早,就坐飞机回到了黑海城。

    正午时分,南知秋站在秦冰的宿舍门前,敲了敲房门。

    “老婆,我回来了。”南知秋扬声喊道。

    里面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素柔,在不在?”

    还是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。”南知秋拿出手机,拨通了秦冰的手机。

    那边很快就传来了秦冰的声音:“南知秋,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有事吧,就是好几天没见老婆了,思念成疾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贫嘴……你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“就在你宿舍门口,敲了半天门,没人应。”

    秦冰轻盈一笑:“我在外面陪舒雨逛街呢,素柔应该是跟班长一起练功去了,要不你先去我家吧,我跟舒雨等会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正好我顺路拎瓶酒过去,先陪祥叔喝点。”

    “少喝点酒,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秦冰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嘿嘿一笑:“我就知道老婆你是关心我的,不过没事,我这身体倍儿棒,百毒不侵,更何况是酒。”

    “谁关心你了?我是在关心祥叔,他年纪大了,又没有功夫底子,喝酒伤身体,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啊,壮得像头牛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老公我不但壮得像头牛,这耕起地来,更是吃苦耐来,持久的很,话说,你这块好田地,什么时候让我再耕耘一番啊?”南知秋乐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冰一时间没听懂南知秋的意思,小脸上挂着疑惑,问道:“什么耕耘一番?”

    一旁的刘舒雨小脸微红,小声对着秦冰说道:“嫂子,他调戏你呢。”

    秦冰恍然大悟,并在顷刻间涨红了脸:“南知秋,你又欺负我,看我回去怎么跟你算账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