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3章 送行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南知秋?你怎么在这里?”蒙山越微微皱了下眉头,并着重注意到了南知秋肩上扛着的日月大戟。

    “我来给你送行,怎么?不欢迎吗?”南知秋笑着,走到了蒙山越面前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送行还带着兵器?怕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送行吧?”蒙山越沉声说着,并取下包裹,递给了林巧儿,“巧儿,你先退开。”

    林巧儿看了看蒙山越,又看了看南知秋,然后已是接过包裹放在皮箱上,拉着走开了。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南知秋挥动大戟,朝着蒙山越的颈部斩去。

    蒙山越却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,不闪不避。

    那戟锋处的半月刃猛然停在了蒙山越的脖颈一侧,只差半寸,就能切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躲?是觉得我不会下手?还是觉得你的钢铁皮肤可以硬抗这一击?”南知秋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力量胜我数倍,若想杀我,我无论如何都是死路一条,反之,你若不想杀我,我又何须闪躲?”蒙山越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头脑倒是挺清醒。”南知秋随手收起了大戟,并继续笑着说道,“堂堂二年级的四大金刚之首,临走时,来送行的竟是只有我这一个曾经的敌人,可悲可泣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不是黑龙校友,对很多人而言,已没有任何价值可言,人大多势利,这番景象,我早有预料,没什么可悲的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笑了笑:“那我就说点可悲的,你从五年前踏入黑龙学院,因步狂徒的一饭之恩,对他忠心耿耿,助他升上二年级,并帮忙招揽四大金刚,一起为他打下了黑龙学院二年级的半壁江山,步狂徒现在的地位,几乎全部都是你帮他铸就的,你殚尽竭虑的为他卖命,整整五年,我虽调查了一下你的过去,但还是无法真切想象到这五年来你究竟付出了多少,然而,就是你这样一位良才,却因为一点小错误,遭受步狂徒冷言讥讽,甚至开始不被信任,你对他,应该是寒心加失望吧?”

    蒙山越缓缓低下了头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很显然,南知秋的这番话,重新揭开了蒙山越心底的伤疤。

    其实,早在很久以前,了解了步狂徒的品性后,蒙山越就觉得他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了,步狂徒不懂如何收买人心,注定了日后不会有太大的出息,但那时候,蒙山越已经帮步狂徒营造了很大的势力,他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心血,因而不想放弃。

    他想试着,把步狂徒扶持成一方霸主,但伴随着长久的接触,蒙山越开始发现,步狂徒不但不懂收拢人心,更是嚣张无限,到处树敌。

    没事,蒙山越有能力,步狂徒不懂得统御下属,蒙山越可以帮忙,步狂徒到处树敌,蒙山越可以帮他压制敌人。

    但,步狂徒一直都没有长进。

    上次的擂台对决,只是一根导火索罢了。

    蒙山越知道步狂徒斗不过南知秋,而且,擂台对决时,吴用一次次的被蒙山越算计,南知秋却依然信任吴用。

    两方老大的反差血淋淋的凸显了出来,彻底的击碎了蒙山越心底那最后的坚持。

    看着蒙山越沉默的样子,南知秋已是认真的说道:“跟错了人,说明你糊涂,现在醒悟,说明你并非无药可救,步狂徒早晚要完蛋,但你的本事不能被埋没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知秋。”蒙山越抬起头来,打断了南知秋的话,“不用说了,我知道你想拉拢我,很抱歉,容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,你就不好好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蒙山越木讷的笑了笑:“我已经考虑过了,如果五年前,我在黑龙学院遇到的第一个老大是你,我可能会一辈子为你效命,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,步狂徒负我,我却不会反过来咬他一口,所以,我不能为你效命去对付步狂徒,这也是我选择离开黑龙学院的原因,此处,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既如此,我就不强求你了,离开学院后,打算去哪?”南知秋叹了口气,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回老家为我师父守陵,至于那之后,还没想。”蒙山越说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点了点头,并再一次扬起了日月大戟,在手中一转,戟刃朝下,重重的插在了路面之中。

    伸出手来,南知秋沉声说道:“做不成同学,就做个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蒙山越为之一愣,低头沉思了良久,然后,他缓缓抬起头来,咧开大嘴,笑了起来:“好。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两只大手在半空中紧紧地握了一下,松开之后,又对了一拳。

    南知秋弯嘴一笑,转身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把兵器?”蒙山越的声音从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恩不言谢,日后江湖路上,若有用得上我蒙山越的地方,我必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”蒙山越对着南知秋的背影抱拳一拜,并一把拉出日月大戟,扛在肩上,转过身去,大步向前。

    这日月大戟对蒙山越有着无比巨大的吸引力,蒙山越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一身钢筋铁骨的蒙山越都是防御有余,进攻不足,现如今得了这把兵器,他的作战能力立刻能上升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而且,蒙山越也能看得出,南知秋对这把兵器并不爱惜,并非这兵器不好,而是南知秋命中注定的兵器并非此物。

    如若不然,蒙山越也不会坦荡荡的收下如此贵重之物。

    当南知秋走回学院之后,已是突然弯嘴一笑,说道:“君扬,出来吧,我知道你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一道残影掠过,武君扬出现在了南知秋面前:“何时发现我的?”

    “刚发现,你也来为蒙山越送行?而且还准备了礼物?”南知秋笑着看了看武君扬背上的宽刃大矛。

    武君扬叹了口气:“唉,只可惜来晚了一步,被你抢先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等人才,当然要抓点紧了。”南知秋得意一笑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两个都看出了蒙山越的巨大潜力,学院内的纷争,终究只是小打小闹,未来的江湖路,才是决定人生的关键。

    蒙山越离开学院,并不代表离开武林,南知秋和武君扬都相信,结交蒙山越这个朋友的话,未来一定是赚的。

    甚至,他们已经开始为六十年后的海岸战争做准备了,而这个准备,无外乎‘人才’二字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扬起右臂,重重的搭在了武君扬肩膀上,并笑着说道:“其实也无所谓了,我的就是你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