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20章 山动林摇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是日下午,南知秋一行三人回到了黑龙学院中。

    在走向宿舍楼的路上,路过校内景区的院内湖时,南知秋无意之中看到,在那院内湖中央小亭中,林巧儿正一个人坐在石凳上,托着下巴望着湖水发呆,看起来颇有些落寞感伤。

    想了想,南知秋突然停下了脚步,说道:“老婆,素柔,你们两个先回宿舍吧,我突然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秦冰扭头看了南知秋一眼,已是点了点头:“那好吧,再见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目送秦冰和温素柔走远之后,南知秋转身朝着湖中小亭走去。

    “呦,一个人在这里想什么呢?难不成失恋了?”南知秋走到林巧儿身边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巧儿的思绪被打断,已是缓缓扭过头来,看向了南知秋。

    蹭的一下,林巧儿站起身来,并扬起双掌对着南知秋,摆出了攻守兼备的架势:“南知秋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把你吓得,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南知秋无奈的摊了摊手,随意的坐在了石凳上。

    “能战平凤秋骊的人,都很可怕。”林巧儿依然没有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南知秋随意一笑,手指习惯性的敲着石桌桌面,开口说道:“巨象远没有毒蛇可怕,人跟动物也是一样的,可怕的并非强者,而是阴险的敌人,现在我们两个并非敌人,你完全没必要怕我。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是朋友。”林巧儿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上次我免了你的对决附加条件,没有让你当众出丑,你应该会对我心怀感激的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巧儿为之一愣,双臂缓缓垂了下来:“我欠你一个人情,以后会还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坐吧,你一直站着,我很不舒服的,我这个人,聊天的时候喜欢看着对方的眼睛,但我不喜欢仰视。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,聊个天规矩还那么多。”林巧儿撇了撇嘴,重新坐在了石凳上,“说吧,你想跟我聊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聊聊你刚才一个人在想什么吧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私事,我不想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欠我一个人情吗?说说你的私事,就算是还我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林巧儿微微一愣,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慢慢想,不说也没关系,反正这只是闲聊而已。”南知秋说着,拿出了一包烟,抽出一支夹在手里,“介意我抽烟吗?”

    林巧儿摇了摇头,并第一次在南知秋面前露出了笑容:“你是我在黑龙学院见过的第一个,抽烟还会询问女生意见的男生,我对你改观了,你是个懂得尊重女生的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有些人不喜欢烟味,互相尊重不是人之常情吗?”

    林巧儿叹了口气:“是啊,互相尊重是人之常情,但有些人,从来都不懂什么是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有些人,而是某个人吧?我没猜错的话,这个人是步狂徒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林巧儿愣了愣,然后莞尔一笑:“蒙大哥说的没错,你这个人,远比表面看起来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蒙大哥?是指蒙山越吗?说说看,他还夸我什么了?”南知秋乐呵一笑,“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挺好话。”

    “蒙大哥说,从一开始他就知道,我们斗不过你,步狂徒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,就算擂台对决能战胜你们,日后,我们依然会一败涂地,你是王者,步狂徒却只是跳梁小丑罢了。”林巧儿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夸得我都有点飘飘欲仙了,话说,蒙山越既然知道步狂徒没前途,为什么还要那么忠心耿耿的为他卖命?以蒙山越那家伙的能力,完全可以单干。”

    林巧儿已是叹了一口气:“蒙大哥刚来学院的时候,各方面都很困难,步狂徒请他吃过一顿饭,剩饭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略感疑惑:“就因为一顿剩饭,蒙山越就跟了步狂徒那么多年?简直不可思议,这世上居然还有这种滴水之恩涌泉报的稀有物种。”

    “蒙大哥一直都是这样的人,他对我们都很好,明明比我们聪明很多,实力也比我们强,却处处让着我们……”林巧儿说着,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去,看着平静的湖面,脸上划过一抹哀伤:“风林火山,即将不复存在了,山都动摇了,就什么都没有了,什么都……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知秋能够感受到林巧儿的伤心,所以,南知秋笑了,很爽朗的笑了起来:“这是好事,蒙山越跟你们几个,完全不是一路人,他脱离这个团体,是值得开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是的,说句不中听的话,蒙山越再跟你们待下去,只会被你们毁掉,他现在已经在黑龙学院臭名昭著了,而且,就算抛开名声不提,仅论能力,你们也不配做他的伙伴,差距太大,只会葬送掉他的大好前程。”南知秋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这血淋淋的大实话,说得林巧儿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是啊,南知秋的这些话简直就跟刀子一样,内中夹杂着讽刺和轻蔑,让林巧儿好不难受。

    但林巧儿同时又知道,南知秋说的话都是对的,他只是说的太直接,太难听了而已。

    盯着林巧儿的眼睛,南知秋叹了口气,沉声问道:“蒙山越要走了,对吧?”

    林巧儿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,并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走?我想知道准确的时间。”南知秋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今晚,八点,他上午已经去教导处递交了离院申请,现在应该在收拾行礼。”林巧儿哽咽着说道。

    可以看出,她脸上挂着浓浓的不舍。

    掐灭烟头,南知秋缓缓站起身来,走到林巧儿身边,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人的路,都是自己选的,蒙山越可以自己选择未来要走的路,你也一样可以。”

    言罢,南知秋转身大步离去。

    林巧儿愣了愣,突然扬声喊道:“喂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你不适合做蒙山越的战友,但却没说,你们不能有其他的关系,人生路上,有很多艰难的抉择,有时候需要慎重考虑,有时候又需要果断一些,因为时间不等人,错过了,就真的是错过了……你自己好好琢磨一下吧。”言罢,南知秋弯嘴一笑,扬手打了个招呼之后,大步向前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