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9章 惊天大阴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南知秋低头看了看秦冰,似乎能够体会到她此时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弯起嘴角,南知秋淡淡的笑了笑:“我不知道好父亲具体指什么,毕竟,这只有子女才有资格去评判,但如果我以后做了父亲,我想,我应该会努力去成为一名好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你会重男轻女吗?”秦冰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,倒不如说,可以选择的话,我更希望能有个女儿,女儿是父亲的小棉袄嘛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秦冰也笑了,发自内心的笑:“那儿子是父亲的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啊。”南知秋额首想了想,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儿子应该是父亲上辈子的铁哥们,交心的那种,就像我跟老头,虽然他是我爷爷吧,但我们两个相处时,整天喝酒吹牛,偶尔一言不合,卷起袖子就打,打架的时候,我不敬他,他也不让我,每次都把我打的鼻青脸肿,过后还反咬我一口,说我不懂得尊敬老人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的话,画面感十足,让秦冰吃吃的笑了起来,她似乎能够精确的想象到那是个怎样的景象。

    她很羡慕南知秋的家庭关系,笑着说道:“你们关系真好,我要是也姓南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你岂不是成我妹妹了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做妹妹,我要做你姐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折个中,还是做我老婆吧。”

    秦冰的小脸上微微泛起了一抹红润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南凌月在南知秋怀里动了动,并发出了一声轻咳。

    秦冰已是站起身来,轻声说道:“这山顶的夜间还挺冷的,把月儿给我吧,我带她回房去睡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点了点头,将月儿抱起来,递给了秦冰。

    当秦冰接过月儿的那一刻,月儿的小脸贴着秦冰的胸口,睡梦中的她,脸上洋溢出了幸福的淡淡笑容,并用小手紧紧地抓住了秦冰的衣服。

    南知秋站起身来,无奈一笑:“看样子,你怀里比我怀里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女人的身体很柔软的,岂是你们这些糙汉子能比的。”秦冰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让我也体验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让。”秦冰抱着月儿往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,我腿麻了,老婆,快扶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陆上最强男人的吗?腿还会麻?”

    南知秋苦笑了一声:“天上最强蹲久了,那腿也麻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麻了再自己回屋吧,我先带月儿去睡觉了,晚安。”秦冰俏皮一笑,抱着月儿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大家都睡得很香甜,当然了,南知秋除外。

    翌日,南知秋三人告别南凌月,踏上了回去的路。

    其实,南知秋这趟回来,主要就是看看妹妹的情况,现在得知一切如常,他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下山路上,秦冰的心情很好,笑着问道:“南知秋,下次我们再一起回来吧?”

    “行,反正距离不远。”南知秋点头笑道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把月儿留在山上也有好处,南家世世代代,小孩子成年之前,都是不出山的,如此一来,他们就可以一直保持一颗纯洁善良的心,不被世俗侵染。

    虽说早晚会出山闯荡江湖,但成年后,人格已经健全,可以清楚地分辨是非黑白,不易再被歪魔邪道影响。

    翠微山山顶处,南凌月目送着三人离开,在看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后,南凌月已是转过身去,化作一阵风,跑到了山背面,进入了一个山洞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,在这山洞之中,正有一老者盘膝打着座。

    “爷爷,哥哥他们下山去了。”南凌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老者点了点头:“嗯,月儿没跟他们说我在山上吧?”

    南凌月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我们要把这个捉迷藏一直玩下去,十年后,如果没人能找到我,我们就赢了。”老者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南凌月微微一愣:“爷爷,要玩十年啊?好大的捉迷藏,哥哥一直见不到爷爷,会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臭小子,我藏起来也是为他好,省的他在外面以我为靠山,天天闯祸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经常闯祸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他现在需要教育。”老者说道。

    南凌月天真的点了点头:“以后月儿成年出山的话,一定不闯祸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还是我孙女乖。”老者说着,伸手拍了拍南凌月的小脑袋,并笑着说道,“对了,月儿你的功夫练得如何了?背一遍离火真经给我听听,爷爷看你忘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凌月非常乖巧的应了一声,就开始背了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爷爷‘南云崖’,她毫无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而那老者听着离火真经的口诀,已是认真的记忆着,牢牢记在心底。

    这个老者,的确是南云崖的模样,无论是体形、长相、声音,都跟南云崖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对南云崖太熟悉了,以至于,他可以在外观上模仿的一模一样,就连行为习惯,语气,也都模仿的**不离十。

    毕竟,他跟南云崖,可是半辈子的“好朋友”啊。

    从认识南云崖的那一天开始,他就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巨大的噩梦,直到前几日,得知南云崖踏入天门,他才知道,噩梦醒来了。

    至于现在,无异于一场好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在得到完整的离火真经口诀后,老者就让南凌月自己出去玩了。

    而他则缓缓揭开了脸上的一层薄皮,露出了原本的面目。

    “云崖老匹夫,我秦穆公早就说过,你曾从我手里抢走的东西,我必加倍的追回,现在我做到了,我不但得到了你们南家的传家至宝南明离火神珠,更得到了离火真经的口诀,现在,又得了一名千年不遇的旷世奇才孙女,如果你在天之灵,能看到这一幕的话,就使劲的给我哭吧,哈哈哈哈……老匹夫,你活着的时候,无论如何,也不会想到这一刻发生的事情吧……”

    秦穆公望着上方,狂笑不止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他又重新戴上了薄皮面具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得到了离火真经,但秦穆公依然要继续伪装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要的,还有南凌月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