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0章 决胜战打响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面对凤秋骊的藐视,南知秋已是冷笑一声,迈开大步向前走去:“就算你是美女,但这也嚣张过头了吧。”

    走动的同时,南知秋体内的离火真气被快速调动,但是这些真气只是顺着经脉流向全身各处,融入肌肉和骨骼之中,并没有溢出体表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,南知秋的身体并未发生任何的变化,也没有放出任何一丝一毫的气势气场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在南知秋的外表皮层下,离火真气已经运转到了极致,填满了他的整具身体。

    这是真气跟身体、内功跟外功的完美结合,那隐于体内,疯狂运转的离火真气,大大的提升了南知秋的细胞活性,此时此刻的南知秋,才是他的最强状态。

    他现在随意的一拳一脚打出的力量,都是拥有真气加成的,而且,在离火真气的加持下,他的身体掌控力大大提高,动作会变的更快,更灵活,出招也会变的更加迅猛流畅,与此同时,体表的韧性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……

    终于,南知秋走到了凤秋骊面前半米处,一脸淡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美女,可以开始了吗?”南知秋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凤秋骊持剑的右手微微握紧,那纤细的剑身之上,泛起了点点紫色雷光。

    真气融入兵器,可见,凤秋骊认真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无法从南知秋的身上感受到任何强大的气势,但凤秋骊却看出了南知秋身体的微妙变化,那是一股非常内敛,隐藏极深的可怕力量。

    因此,凤秋骊才一改之前的轻蔑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刚才有些小看你了,但你究竟烂不烂,还是要打完才知道。”凤秋骊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南知秋一拳轰出,直指凤秋骊的面门。

    只见,凤秋骊的身体突然向后一闪,紧跟着轻飘飘的跃起,从南知秋的头顶翻过,长剑挥动,剑尖划过南知秋的肩膀,带起片片血花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两人背对着背,凤秋骊手腕一转,反手握剑,连看都不看一眼后方,直接就是一剑向后刺去。

    这一剑,直指南知秋的后颈。

    南知秋骤然转身,左右双手同时出击。

    左手伸出两指,硬生生夹住了雷音剑剑身,右手伸出一指,直接就是一记指击技碎星打向凤秋骊持剑的手臂。

    只要得手,南知秋就能当场夺下凤秋骊的兵器。

    而如果凤秋骊不松手弃剑,就会中一招碎星。

    指击技碎星,将大量的真气凝于一指之上,拥有非常惊人的洞穿力。

    若实打实的击中凤秋骊,她必受伤。

    正如南知秋预料中的一样,凤秋骊果然选择了弃剑保己,然而,在她弃剑的前一刻,大量的真气涌入雷音剑,促使剑身疯狂的自转起来。

    南知秋那夹着雷音剑的左手双指连忙松开,如若晚一步,只怕那两根手指会被极速旋转的剑刃削成薄肉片。

    不过,在左手松开的一瞬间,南知秋的右手已是在一指击空之后,反手朝雷音剑的剑柄抓去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凤秋骊侧着身体,扬起右手,一把抓在了南知秋手腕上,紧跟着,大量的天雷真气已是顺着凤秋骊的手臂,狂涌而来,似乎要炸碎南知秋的手腕。

    南知秋当机立断,手腕灵活的一翻,已是在挣脱之后,反过来抓住了凤秋骊的手臂。

    这是基础武学擒拿中的反制技巧,大部分高手都会。

    当然凤秋骊也会,她在被擒住手臂的一瞬间,也立刻用灵巧的力量,弹开了南知秋的擒拿手,紧跟着,就是一掌击出。

    南知秋反手也是一掌。

    两掌相接,拼了个旗鼓相当,两人各自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那雷音剑,还横在半空中,极速自转着。

    只见,凤秋骊握手成爪,天雷真气溢出,往后一拉,雷音剑瞬间飞回,被她紧紧握入手中。

    顷刻间,凤秋骊发起攻势,快如闪电般的冲至南知秋身前,直接就是一记剑气横扫。

    南知秋的身体斜向后方,退了数步,胸口的衣服已是破裂开来。

    但凤秋骊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,欺身而上,剑尖直指南知秋的面门。

    嗖……

    长剑贴着南知秋的侧脸越过,只见,南知秋伸出右臂,握手成爪,对准了凤秋骊的咽喉抓去。

    凤秋骊冷笑了一声,左手飞速抬起,接住了南知秋的这一招。

    然而,南知秋的手掌立刻翻转了一周,微微后退了半寸,并在下一刻猛然发力击出,用手背打在凤秋骊的手掌上,竟是带出了无穷的力量。

    凤秋骊被震得飞退开来,但都这个时候了,她依然不忘记进攻,手中长剑一甩,已是斩出了一道半月形的雷光剑刃,朝着南知秋飞去。

    南知秋一脚跺在地面上,借力跳了开来。

    那剑刃轰击在大理石擂台上,在一声轰鸣之后,直接炸出了一个半米深的大坑,石屑飞扬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近身肉搏战,两人你来我往,打得惊险无比,处处暗伏杀机。

    台下的学员们都看得呆了,他们虽然只是观战者,但仅仅是看着擂台上的战斗,都会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。

    三班人群中,温素柔紧紧皱起了眉头:“南知秋受伤了,班长,要不要劝他下来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扭头看向了关琳,面露讯问之色。

    然而,一开始提议让南知秋弃权的关琳,这一刻却无比坚定的说道:“不,让他打下去。”

    关琳从南知秋的身影上,看到了无比高涨的战意,她知道,南知秋希望跟凤秋骊战斗下去,甚至,南知秋根本就是在享受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身上流了那么多血,他不应该感觉不到的。

    只见,在擂台上,南知秋正嘴角上扬,面带笑意,笔直的挺直胸膛,望着不远处的凤秋骊。

    而在南知秋的身上,正有大量的鲜血顺着他的皮肤,沁透他的衣衫,或缓缓流淌,或滴落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在他的胸膛和肩膀上,正有两道狰狞的血口张开着,就连侧脸部位,也被凤秋骊留下来的一道细长的血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