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1章 火焰等级压制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在崩溃、愤怒、嫉妒和惊恐之中,秦穆公的内心深处,还存在着一丝丝的庆幸。

    他庆幸自己早些发现了这个惊世骇俗的妖孽,庆幸自己现在的实力还足以碾压对方。

    秦穆公无法预料,如果南云崖没有踏入天门,如果自己没有果断的来到翠微山,抓捕南凌月,等到十年之后,南凌月十八岁成年,出山之时,将会有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他想象不到,也不敢去想象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这个小姑娘将完全超越南云崖,甚至凌驾于整个武林之上。

    年仅八岁的半步龙级强者,天呐,这简直连做梦时都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很多大家族子弟,包括哪些号称绝世天才的青年才俊,他们八岁时,大多都还在家族大院中玩耍,在父母怀抱中享受万般宠溺。

    而南凌月,同为八岁,却早已拥有了足以独自闯荡武林,甚至开宗立派的强大实力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自己并不知道罢了,她虽冰雪聪明,但毕竟处世不深,总体来说,心智还属于小孩子范畴。

    $…正版首s发k…j

    秦穆公一步步靠近着南凌月,此时此刻,他内心想的是:这般妖孽,必须尽早诛杀,绝不能让她长存于世间。

    面对秦穆公的逼近,南凌月竟是率先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然而,面对南凌月的凌厉气势,秦穆公却并未调动内力,甚至还停下了脚步,站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狂暴的离火真气自南凌月掌中涌出,直指秦穆公而去。

    只见,秦穆公突然弯起嘴角,笑着说道:“小娃娃,终究只是小娃娃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缓缓扬起右手,祭出了一颗火红色的珠子。

    当南凌月的离火真气触及到那火珠时,只见,火珠已是快速的旋转起来,并在正前方生成了一个小型的火焰漩涡,无论南凌月爆发出多么强大的离火真气,都会陷入火焰漩涡,并被那火珠轻而易举的吸收干净。

    就在南凌月想要收手的时候,突然,秦穆公伸出另一只手,一把抓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火珠还在极速旋转着,并在半分钟后,抽干了南凌月体内的离火真气。

    大手一挥,秦穆公将南明离火神珠收起,右手放于背后,左手单臂提着南凌月,沉声说道:“把离火真经的修炼法门交出来,我或许还能饶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南凌月的小脸一片惨白,看上去非常虚弱。

    但她却一脸倔强的说道:“你们是坏蛋,月儿是不会把离火真经给坏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死吗?”秦穆公皱着眉头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估计,南凌月这小姑娘,还不太明白死亡的可怕之处,毕竟她年龄还小,远没有成年人对死亡的恐惧感强烈。

    就在秦穆公皱着眉头想办法的时候。

    只听,南凌月已是继续说道:“你们这两个坏蛋,我哥哥和爷爷是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哥哥可不是老夫的对手,至于你爷爷那个老东西嘛,他不会回来了,也回不来了。”秦穆公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回不来了?为什么回不来?他去哪了?”南凌月突然慌了。

    见此反应,秦穆公已是心生一计:“我们做个交换怎么样?你给老夫离火真经,老夫告诉你南云崖的去向,值得一提的是,老夫的消息,关系到你爷爷南云崖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南凌月开始思考起来,但是想着想着,她的上下眼皮一直打架,并在片刻之后,一歪头,因虚弱而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    秦穆公为之一愣,已是松开那抓着南凌月脖子的手,并换个姿势,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缓步走到秦云岚身边,秦穆公低头看着他,问道:“需要多久能够恢复过来?”

    正在打坐疗伤的秦云岚睁开了眼睛:“半小时后,应该勉强能赶路。”

    秦穆公干脆坐在了地上,并把南凌月平放下来。

    秦云岚看着父亲的举动,已是皱着眉头说道:“父亲,这女娃娃的天资太过可怕,绝不能留于世间,孩儿提议,在骗到离火真经之后,将其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秦云岚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刚才的秦穆公也有过。

    但是,当秦穆公低下头来,再一次看着南凌月的小脸时,他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:“不,老夫有了更好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一个绝佳的计划,一个惊天的巨大阴谋,在秦穆公的心中滋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海城,黑龙学院操场上,几位导师商量了一番之后,已是宣布了比武开始。

    吴用隔着巨大擂台,一脸凝重的望着对面的步狂徒和蒙山越。

    他尤其着重的看着蒙山越,似乎想要从蒙山越的脸上分析出某些信息。

    但蒙山越一直都是一副木讷呆滞的模样,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表情变化。

    吴用陷入了沉思,他现在连对方的七个人是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不但要猜测二年级会派出哪些人出战,是否请了外援,外援又都是谁,更要大概猜出蒙山越第一场会派谁出战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二年级的,整体实力比我们强,也比我们更看重脸面,因此,蒙山越第一场应该会派出比较强劲的选手,确保拿下第一场,给我们一个下马威。”吴用摸着下巴,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按照田忌赛马的技巧,对方派出上等马的话,自己这边可以选择最弱的下等马,用一场暂时的失利,消耗掉对方的强者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吴用从早已准备好的七张纸条中选出了一个,交给了校方的人。

    蒙山越紧跟着也拿出一张纸条,递给了校方的人。

    当纸条被专门送到导师席位上之后,虞静怡和雄山海两名导师纷纷掀开了叠起来的纸条。

    随意的看了一眼之后,雄山海已是扬声喊道:“申屠猛。”

    虞静怡苦笑了一声,喊道:“吴用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吴用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

    他认为自己是最弱的,无论跟谁打都会输,所以才想着第一个出战,原本想消耗掉对方的一名强者,如此一来,己方其他人的获胜概率就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却不曾想,那蒙山越仿佛抓住了吴用的心理一般,派出了申屠猛。

    申屠猛弱吗?并不弱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种场合中,吴用敢肯定,二年级准备的七人中,申屠猛绝对是倒数前三。

    温素柔叹了口气:“吴用失算了啊,南知秋,接下来不好打了呀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温素柔突然发现,南知秋根本没有看向擂台的方向,而是正全神贯注的望着南方。

    而翠微山,就是坐落在黑海城南方数百里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