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9章 对决开幕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客厅中只剩下了柳轻衣和秦冰,母女二人互相看着对方,竟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。

    终于,秦冰迈步朝着一旁的柜子走去,并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你先坐吧,我去帮你泡杯茶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麻烦了,我不渴。”柳轻衣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但秦冰仿佛没有听见一般,只是自顾自的泡着茶。

    对于女儿表现的听而不见,柳轻衣竟是不觉得那有任何不对劲,她不会责怪女儿不尊重她这位母亲,反而在想自己是不是惹对方生气了。

    泡好茶,秦冰将之端了过来,她看到,柳轻衣还保持着站立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坐了吗?”秦冰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对不起。”柳轻衣缓缓坐下,并道了声歉。

    正在倒茶的秦冰,双手微微一顿,但她终究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好茶,递给柳轻衣,秦冰自己也坐在沙发上,开口问道:“我爸他们不是不让你过来看我吗?”

    事实上,不止是不让柳轻衣来看秦冰,一般情况下,秦家是不允许家中妇孺独自出门的。

    “云岚和父亲他们有事外出了,我是偷偷跑出来的。”柳轻衣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秦冰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心,但也只是一瞬间罢了,柳轻衣并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柳轻衣想了想,轻声说道:“听说,你现在跟南知秋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南知秋现在在黑龙学院吗?”柳轻衣又问道。

    秦冰点了点头:“在。”

    柳轻衣已是微微皱了下眉头,想说什么,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其实,她想让女儿去给南知秋通风报信,让南知秋即刻返回翠微山。

    但是,柳轻衣又觉得,这样对不起丈夫和父亲。

    她此时此刻的心情非常矛盾和复杂,一方面,她觉得父亲和丈夫的阴谋是有违大义的,想提前通风报信,让南知秋回翠微山接走南凌月;另一方面,她为人妻子,应该以丈夫为尊,怎能坏了秦家大事?

    一时间,柳轻衣就这样沉默着,思考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但是,秦冰并不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在长久的尴尬和沉默之后,秦冰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有些困了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冰走上二楼,打开了自己房间的房门:“你住我的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言罢,秦冰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冰儿,进屋要换鞋吗?”柳轻衣站在门口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这一夜,母女二人时隔多年,再次睡到了同一张床上,只不过,她们背对着背,谁都没有睡意,却都假装自己睡着了。

    女儿多想去拥抱母亲,但她知道她不能,因为那样只会害了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也很想去拥抱女儿,但她不敢,因为她对女儿满心愧疚。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黑龙学院的操场上,迎来了无比热闹的一天。

    也不知校方从哪里搬出来的大理石,竟是在操场上铺出了一座四十米乘四十米的大擂台。

    一年级的学员几乎都来了,二年级的学员几乎都来了,就连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年级学员,也来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擂台四周围了一圈人,都在兴致勃勃的等待着看好戏。

    除了学员之外,就连导师也来了五六个,虞静怡和雄山海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他们是有专门座位的,负责做这场擂台对决的公证人。

    擂台对决是由大量的学员统一意见后,提交到教务处,并被校方认可的重大项目,就算是说成黑龙学院的特别庆会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虽然这擂台对决,只是学员争斗的升级版罢了,但校方认为,这有助于增加学员竞争力。

    对渴望人才的黑龙学院而言,学员竞争力是非常重要的。

    毕竟,有竞争,才有进步嘛。

    言归正传,三班的学员们差不多都到齐了,就差南知秋、秦冰、陆机鸣等寥寥几人没来了。

    突然,南知秋迈着大步,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关琳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们的主角总算是粉墨登场了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走到三班人群中,笑着说道:“这搞的还挺隆重。”

    只见,牛龙已是摊了摊手:“所以说,我们必须要赢,否则的话,这脸可就丢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笑了笑:“听说昨天你们商量了很长时间,确定好出战顺序了吗?”

    擂台对决的规则很放松,出战顺序完全可以由自己选择,但每一场比武,一旦选定某人,就不能更换了。

    双方把写上名字的纸条递到公证人那里,然后由公证人宣布上场的两人。

    所以,出战顺序变得尤为重要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田忌赛马,只要你能抓住对方的心理,派出合理的人出战,理论上,是可以在整体实力偏弱的情况下,以弱胜强的。

    面对南知秋的问题,关琳说道:“我们商议的结果是,根据接下来的情况,随机应变,每一小场比武开始之前,再敲定出战者。”

    温素柔紧跟着说道:“这不但是一场武力博弈,更是一场智力博弈,对方肯定会让蒙山越负责派遣出战人员,所以,我们昨天决定了让我们的智囊吴用负责安排出场顺序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南知秋点了点头,“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南知秋扭头四处看了看,已是疑惑的发现,老婆竟然缺席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翠微山上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嗯哼哼……哼哼嗯哼哼……”南凌月走在下山的小路上,像个小老太太一般背着双手,摇头晃脑的哼着自己编的曲子。

    她这走路的姿势,是跟南云崖学的,看上去有些可爱,又有些滑稽。

    她已经好几天没有下山了,今天准备下山买五毛钱的零食,解解馋。

    就在南凌月即将走到山脚下的时候,突然,迎面走来了两个男人,看样子,是一个老年人和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因为很少在山上遇到外人,所以南凌月对那两人格外的好奇,不免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看你在往山下走,请问你是从山上下来的吗?”老人对着南凌月露出了慈祥的微笑,问道。

    南凌月天真无邪的点了点头:“嗯,你们是要上山看风景吗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,对了,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南凌月,老伯伯您呢?”

    老人的双眼微微眯起,脸上泛着浓浓的笑意,回答道:“我叫秦穆公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