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7章 武君扬收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大厅中,武君扬笑着说道:“既然话都说开了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,莹莹,你愿意拜我为师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我不知道啊。”赵莹莹歪头看着武君扬,一脸天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秦冰的劝说,只是让赵莹莹答应了留下来陪武君扬聊聊,却没有答应一定拜师。

    赵莹莹给出的这份回答,让武君扬颇感无奈:“你怎么会不知道呢?愿意就是愿意,不愿意就是不愿意,如果你不愿意,我也不会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该愿意还是不愿意嘛……”赵莹莹微低下头,嘟着嘴巴,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如此可爱中又带着点委屈的回答,搞的武君扬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姐和秦冰都已经同意了,但一个人的命运,应该由自己决定,所以,你应该自己考虑考虑。”武君扬苦口婆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赵莹莹思考了片刻之后,缓缓抬起头来,问道:“那我拜你为师的话,你能教我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剑道。”武君扬微微一笑,转身走到一旁的冰箱处,拿出一瓶饮料,又走回来,递到了赵莹莹手里。

    “剑道?是什么?”赵莹莹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吧,先喝点水,容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继就坐之后,武君扬已是面含君子之笑,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,幽幽道来:“在我这里,剑分为三种层次,剑术、剑法和剑道,只会剑术的人,是在玩剑;只会剑法之人,是在练剑;而修行剑道之人,则是在悟剑。”

    “玩剑,练剑,悟剑……”赵莹莹重复着这三个词,她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类知识,但她觉得,她听得很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武林中,大多数自诩用剑高手之人,只不过是在玩剑罢了,只有极少数人,能够领悟出属于自己的剑法,这种人,一般都号称剑法大家,剑法登峰造极者,可人剑合一,返璞归真,达到无招胜有招,无剑胜有剑的境界……”武君扬详细的解说道。

    赵莹莹听得很认真,并提出了自己的疑惑:“剑法登峰造极,就已经可以做到无剑胜有剑了吗?我看电视上的武侠片里,无剑胜有剑的高人就已经是天下第一了,可你刚才说,剑法之后,不是还有剑道吗?”

    武君扬淡然一笑:“没错,还有剑道,剑道比你认知中的那些用剑高手,都要强大得多,他们可以御真气凝剑刃,杀人于无形无血,只可惜,达到悟剑地步的人,少之又少,近百年来,中华武林中,已知的剑道强者,只有三人。”

    “三人,都是谁呀?”

    “五泰斗之一的江南武神燕皇,同样是五泰斗之一的中原剑圣封老瞎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才两个呀,还有一个呢?”赵莹莹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武君扬弯起嘴角,淡淡一笑:“远在天边近在眼前。”

    赵莹莹为之一愣,立刻扭头左右看了看:“眼前?哪呢?该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》lbm

    赵莹莹看向了武君扬,并扬手捂住了惊讶的小嘴巴。

    只见,武君扬缓缓站起身来,背负双手,走到了窗边:“我与剑圣封兄乃是忘年知交,早年间,就曾互相切磋武艺,探讨至高剑道的奥秘,他去世前,将一生所悟尽皆传授于我,虽然,我收益颇多,在剑道上迈出了更大的一步,但,已经有好多年,没人陪我探讨剑道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还有个武神的吗?”

    武君扬摇了摇头:“武神就算了,我与他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

    赵莹莹撇了撇嘴:“都是剑道,有什么不一样呀。”

    武君扬无奈:“待你拜我为师后,参悟了剑道,见识过江湖,就会逐渐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武君扬转过身来,看着赵莹莹,问道:“现在你考虑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考虑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答案是?”

    “愿意呀,毕竟我姐都同意了嘛。”赵莹莹嘟着小嘴巴说道。

    武君扬再次无奈,他总感觉,赵莹莹好像是很不情愿,而是被人逼迫的一样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赵莹莹突然站起身来,并拿出紫雨倾城剑,对着自己的手腕划去。

    武君扬大惊,手指一弹,击出一道真气,打落了赵莹莹手中长剑。

    “莹莹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莹莹被吓了一跳,呆呆的看着武君扬:“你干嘛呀?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要割腕吗?”武君扬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赵莹莹弯腰捡起了长剑:“对呀,拜师不是应该洒血为盟的吗?”

    看着赵莹莹一脸认真,理直气壮的样子,武君扬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字念歃,歃血为盟,第四声,而且,歃血为盟并不是师徒间应该做的。”武君扬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拜师应该怎么拜?”

    “拜师礼,一般以叩首,敬茶居多,但我这里没那么多规矩,你喊我一声师父,便是我的徒儿,喊一辈子师父,便是我一生的徒儿。”武君扬背负双手,一身白色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,他的表情很认真,也很严肃。

    在他的脸上,赵莹莹仿佛看到了曾经从未见过的东西,那就像是一道光芒般,似乎在指引着她什么……

    赵莹莹对着武君扬微微低头,恭敬地喊了一声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在教务处最高层,校长办公室中,龙渊正静静的坐在茶几旁,品着一杯略有些粗浓的铁观音。

    这茶很苦,很便宜,但龙渊一直喜欢喝这个。

    房门被敲响,龙渊随口说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推门而入,笑着说道:“前辈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也不客气,径直走到了龙渊面前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龙渊不再说话,只是一直低头喝着茶,沉思着什么。

    南知秋则默默地看着他,并没有开口打扰。

    良久,龙渊叹了口气,苦笑着说道:“云崖兄有时会与我说起你,他说你父亲那小子不成器,你是南家这一代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笑而不语,他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总不能跟着说他父亲不成器吧?

    “知秋,你跟我说实话,有没有埋怨过你的父母?”龙渊问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:“小时候有过,但长大后,我表示理解,他们向往自由,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道路,并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龙渊笑了笑:“你能有这般好的心态,老夫倍感欣慰啊,云崖兄说的没错,你够资格成为他的接班人,能否让我看一看你全力施为下的离火真气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