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章 不能惹的三类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说起褚仙凌,那边的步狂徒已是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龙飞老弟啊,你打算在黑龙学院长期混下去吗?”步狂徒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认真。

    楚龙飞沉默了,陷入了思考之中。

    一开始,楚龙飞进入这黑龙学院,一共就只有两个目的,其一是追秦冰,其二是报复南知秋。

    但是,随着这段时间跟黑龙学院接触下来,楚龙飞越来越发现,这黑龙学院远没有自己曾经想象中那般简单,这里充满了未知的魅力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楚龙飞在黑海城中已经没什么大的追求了,但是,他在黑龙学院中,却想要追求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比如这里的美女和权力。

    楚龙飞不甘心就此败退出去,这也是他今日受此大辱,仍然选择留在这里的原因。

    黑龙学院就是这么一个地方,无论你在外界多么横行霸道,来到这里,是龙你要盘着,是虎你要卧着,不服气?可以,打到你服。

    这里有很多你在外面享受不到的福利,但是,你要有能力赚取积分才行。

    这里有很多张扬跋扈的学生,想不被欺负也很简单,打赢他们。

    这里有很多很多的追求目标,无论是在黑龙学院中争取到一席之地,还是成功毕业,都能使你的人生变得无尽辉煌。

    就连楚龙飞这样的人,都被激发出些许热血了,更何况是其他那些血气方刚的学员?

    面对步狂徒的问题,楚龙飞在长久的思考之后,肯定的回答道:“是的,我打算长期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你必须谨记三件事,在黑龙学院中,有三类学生不能惹。”步狂徒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三类?”楚龙飞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年级的叶南峰、二年级的褚仙凌,以及,整个三年级。”

    楚龙飞愣了愣:“你之前不是还说你统治了整个二年级吗?”

    “是统治了没错,但褚仙凌除外,就像是统治一年级的是一年级一班的萧战,但他却管不了叶南峰一样,无论是叶南峰还是褚仙凌,都无心参与学员间的争斗,但他们的实力绝对是一流的,不一样的人就有不一样的圈子,我们做我们想做的事情就行了,只要不去惹他们,他们也懒得搭理我们。”步狂徒解释道。

    其实,这就像是一年级三班的情况一样,牛龙是三班的老大,却并不是最强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关琳、南知秋还是温素柔,都不惧牛龙,只不过他们志向不同,如果没人故意找茬的话,是不会平白无故发生争斗的。

    黑龙学院中,学生们大概分成两个圈子,一种是牛龙、步狂徒、萧战这类的,他们喜欢被众星捧月的感觉,再加上实力强横,所以在学院中发展势力。

    另一种就是温素柔、南知秋、关琳、叶南峰、褚仙凌这类,他们也很强,但一般在学院中,只做自己的事情,不参与势力斗争。

    比喻成网络游戏的话,步狂徒等人就是公会玩家,南知秋等人就是单机玩家。

    “我大概明白了,你现在在学校吗?”楚龙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在啊,之前不是说了吗,我泡了个女明星,今晚准备待在酒店嗨皮一整夜,老子给她订做了价值五千万的极品蓝钻项链,这个钱可不能白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见色忘义的牲口,那我怎么办?我积分花光了,现在连宿舍都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打开龙耳,联系一下林威龙,他是我的黄金搭档,你就说是我让你找他的,今晚你先在他那里休息一夜,明天直接让他带着你去三班,大杀四方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楚龙飞已是紧紧地握起了拳头,阴沉着脸说道:“牛龙、关琳、南知秋,你们给我等着吧,我要让你们一个个跪在我的面前,舔我的皮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睡梦中的南知秋被手机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他缓缓坐起身来,揉了揉眼睛,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。

    “刘婶?她这个时候打我电话干嘛?难道是老头回山上了?”

    晃了晃脑袋,南知秋的神智清醒了一些,这才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喂,刘婶,早啊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秋,你现在是不是在黑海城啊?”刘寡妇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昨个小月儿下山来买东西的时候跟我说的,你说说你,去了黑海城也不跟你婶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疑惑的问道:“咋了?刘婶你是不是有事找我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女儿刘小花现在就在黑海城上高中呢,她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,我这心里放心不下,但小店这也需要人,我走不开,正好现在知道了你也在黑海城,想让你帮我去看看她,正好你们两个年轻人在大城市里也能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“小花也在黑海城?”

    “嗯,都去那边一年多了,现在在读高二。”刘寡妇说道。

    说起刘小花,南知秋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样一个画面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蹲在地上玩泥巴的小胖丫头,扎着两个小辫子,挂着鼻涕的脸蛋脏兮兮的,每次南知秋路过,都会听到她傻傻的喊一声:“知秋哥哥。”

    从记忆中回过神来,南知秋不由得感叹,这一晃,就是六七年过去了,曾经鼻涕乱甩的小胖丫头都进城读高中了。

    “刘婶,小花在哪所高中读书呢?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,回头我去看看她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电话中立刻传来刘寡妇欣慰的声音:“以前调皮的小知秋现在也长大了啊,比以前懂事多了,小花在黑海一高念书,你能没事的时候去看看她,婶婶就放心多了,说起来,你小时候是真的调皮,我记得有一次你还偷看婶婶洗澡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次是个意外,我只是碰巧路过而已。”南知秋立刻解释道。

    …?b正版=d首(l发qe◎

    刘寡妇大笑了一阵子之后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南知秋看着手机屏幕,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,脸上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南知秋从小一个人待在山上,陪在他身边时间最多的大人就是南云崖跟刘寡妇了,至于父母,好几年也见不到一面,可以说,南知秋身边的亲人就只有南云崖一个罢了,至于刘寡妇,不是亲人,但胜似亲人,她对小时候的南知秋百般照顾,让儿时的南知秋不至于缺少母性的慈爱。

    只不过,对于少年时期的南知秋而言,刘寡妇就是灾难般的人物了,那时候南知秋心性耿直,刘寡妇总是喜欢挑逗他玩,再加上村里人的起哄,每次都令南知秋面红耳赤,觉得很尴尬。

    刚才那偷看洗澡的老梗,不知道被刘寡妇说了多少次,小时候的南知秋会因为这个而生气害羞,但现在,再听到这种玩笑,南知秋竟是觉得其中带着些许温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