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寒剑天情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在弥漫的雾气中,整整一大缸水瞬间就被蒸发掉了一半。

    然而,剑身上依然散发着灼热的温度,似乎要耗干所有的水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那飘在水中的花瓣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似的,已是快速化开。

    霎时间,水温极速下降,寒气弥漫。

    这也是天雪母莲神奇的地方之一,它似乎总能在人们需要它去做什么的时候,就自主的去完成一切。

    要说天雪母莲没有灵性的话,熟悉它的人,是没人相信的。

    剑身上的超高温在天雪母莲的极寒气息中,瞬间降低到了绝对零度。

    嘭的一声……

    陶瓷打造的水缸直接炸裂,冰屑四溅开来,云霓伸出裹着手套的左手,一把抓起了长剑,右手持锤,非常有技巧的一点点凿掉了剑身上的冰块。

    一把崭新的长剑出世了,并在出世的瞬间,散发出浓烈的阵阵寒流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南知秋呆呆的看着这把散发着淡淡水蓝光泽的长剑,脸上已是绽放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煞气消失,寒气外放,小云霓,你成功了。”南知秋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云霓兴奋的点了点头,高举着长剑,笑着说道:“再叫它离恨剑已经不合适了,你是它的主人,帮它取个新的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绝情而生恨,离恨则生情,再加上是天雪母莲的花瓣为它淬火,使其煞气消融,寒意滋生,就叫它天情吧,寒剑天情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寒剑、天情,好名字,就叫这个吧。”云霓也开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云霓完成的第一把稀世神兵,虽说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稍作改良,原本就比打造一把兵器简单很多,而且还寻求了南知秋的帮助,但是,这仍然是云霓在兵器师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。

    “快,拿给我看看。”南知秋伸出手来,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道厚重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/◇g}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怎么有如此大的水雾,丑丫头,是不是你在家里又调皮了?”一道洪亮深沉的老者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南知秋疑惑的看了过去,隔着数米的雾气,只能看到一道高大的模糊身影。

    “是我爷爷回来了。”云霓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雾气正在逐渐变得稀薄,再加上宗铁山的走近,南知秋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看着对方,不由得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之前找我问路的年轻人吗?”宗铁山问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不由得苦笑了一声:“原来您就是宗前辈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夫以为你只是来铁匠铺观光旅游的,之前也就没有告诉你我的身份,没想到竟是怠慢了客人,还请见谅。”宗铁山很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小云霓已经帮我做好了我想要的东西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,爷爷,我改良出了一把稀世神兵哦。”云霓说话的时候,脸上挂满了自豪。

    “稀世神兵?就是这把剑吗?拿给我看看。”说着,宗铁山对着南知秋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南知秋已是将天情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长剑刚一入手,宗铁山立刻感觉到了此剑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只听,他已是小声自言自语道:“此剑剑柄纤细光滑,一般只有极轻型的快剑才会配备这样的剑柄,但这把剑的分量,很明显已经超出了极轻型快剑的范畴,属于中轻型,难道是铸剑师的特殊爱好?不对,不对,这种结合只会让剑整体的价值降低,没有哪个铸剑师会这样做,丑丫头,说说吧,你究竟对这把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丫头不丑,这位先生刚才都说我很可爱了,至于这把剑,我只是重新帮它淬火了而已。”云霓撇着小嘴,说道。

    “重新淬火竟然能增加接近一倍的重量,你用的是何种材料?”宗铁山微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爷爷,你可要站稳了,我怕说出来吓到你……我用的是,天雪母莲的花瓣,怎么样,厉害吧?”云霓无比自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雪母莲?”宗铁山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剑身,并默默地点了点头,“的确有天雪莲的逼人寒气,淬火时的温度和时机掌握也都恰到好处,这的确是一把好剑。”

    听到宗铁山都给出了这样的评价,南知秋和云霓已是对视了一眼,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紧跟着,就听宗铁山继续说道:“虽然是好剑,却有瑕疵,这位客人,感谢你如此信任我家丑丫头,还如此大方的把天雪母莲花瓣此等稀世珍宝拿出来给她用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笑了笑:“我觉得小云霓挺厉害的,值得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说嘛,爷爷,快夸夸我。”云霓紧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宗铁山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夸你?爷爷怕夸了你,你从此就真的不知天高地厚,什么活都敢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能力的话,接什么活都不怕,这不是爷爷你自己说过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宗铁山反问了一句,然后取下箩筐放在地上,并伸出左臂,横在了南知秋跟云霓的面前。

    只见,他紧跟着扬起了右手中的天情剑,沉声说道:“你们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长剑猛然落下,朝着他自己的左臂劈去。

    南知秋和云霓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只听,南知秋连忙喊道:“前辈小心,此剑锋利异常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当剑刃落下,狠狠地劈在宗铁山手臂上的时候,只听当啷一声,整支剑身已是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反观宗铁山的右手,那里只剩下了一截断掉的剑柄。

    在南知秋和云霓的目瞪口呆之中,宗铁山弯腰捡起了剑刃,并笑着说道:“此剑的剑刃的确改良的很好,但以前的剑柄已经无法支撑剑身的重量了,硬度也跟不上,配件不对等的话,无论多么优良的神兵利器,都注定是残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宗前辈,现在应该怎么弄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重铸一枚剑柄打上去,手工费就不要了,你付二十万材料钱就行,剑的名字告诉我,我们这里可以免费刻字。”

    “天情。”南知秋言简意赅的说道。

    宗铁山点了点头,拿着剑朝里面走去,他在后院周围还有一间特殊的打铁处:“半个小时后给你。”

    铺子里,云霓扭头看着里面,眼神微微有些复杂,她本以为会被夸奖,结果,却受到了巨大的打击,甚至想想都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若不是宗铁山及时赶回来,南知秋就会带着有残缺的剑离开,日后在战斗中,万一遭遇强敌,甚至有可能因为剑柄的韧性不足,导致因剑断而败北身亡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云霓看向了南知秋,轻声说道:“先生,对不起,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里面传来了宗铁山的声音:“丑丫头,过来帮我搭把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