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章 恍然若失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翌日,南知秋一觉醒来,只觉得神清气爽,身上的伤已经恢复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昨日的战斗中,南知秋其实才是伤的最重的一个,但同时,他也是恢复最快的一个。

    外功横炼筋骨皮,内功修七经八脉五脏六腑,南知秋内外双修,身体恢复能力本就异于常人。

    伸了个拦腰之后,南知秋一跃而起,笑着说道:“吃雪少女,早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南知秋连忙转身看了看四周,发现褚仙凌已经不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出去遛弯了?”

    自语着,南知秋突然发现,就连原本放在角落处的冰雪双剑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褚仙凌离开了,不迟而别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在南知秋的脑海中升起,他呆呆的看着这空荡荡的山洞,在那已经熄灭的篝火旁,他仿佛还能看到那紧抱双膝,蹲在地上,扬着小脸对他微笑的可爱女孩。

    k◎。~b#

    缓缓地,那道身影开始变淡,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这静得可怕的山洞中,南知秋突然有种恍然若失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捡起自己充满破洞的上衣,穿在身上,又弯腰拿起离恨剑,已是迈开大步,朝着洞口处走去。

    在即将走出去的时候,南知秋脚步停顿了一下,又扭头看了看洞中。

    他仿佛又看到了那柔弱的身影,听到了轻盈的低语声。

    “喂,那个人,你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褚仙凌的声音从洞外传来。

    南知秋以为是幻听,已是自嘲一笑,迈开大步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但是刚走出两步,他就看着洞外那丝带飘飘的白色身影愣住了。

    在茫茫雪地上,褚仙凌的身体笔直站立着,背对着南知秋,三千青丝跟白色衣带一起迎风飘动。

    这道仙子般的背影,南知秋不止见过一次,但从未有过一次,会让南知秋觉得,那份距离感如此遥远。

    就仿佛,沾染凡尘的仙子又重新披上羽衣,乘风而起,站在那九霄云上。

    “你没走?”南知秋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还没有履行对你的承诺。”说着,褚仙凌转过身来,快步朝南知秋走去。

    她的一双美目之中闪烁着晶莹的光,长久的注视着南知秋的眼睛。

    只听,她认真的说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南知秋……我们曾在黑龙学院见过面,我是陆机鸣的室友。”

    褚仙凌轻盈一笑:“南知秋,我只需要知道这个名字就足够了,我会记住你的名字,而且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朋友,我褚仙凌这辈子第一个朋友,或许也是唯一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说着,褚仙凌走到了南知秋面前,并踮起脚尖,对着南知秋的侧脸轻轻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给你的答谢。”褚仙凌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的脸距离南知秋非常近,吐气如兰,南知秋甚至能够感受到那温湿的呼吸,嗅到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“只是答谢吗?”南知秋弯嘴一笑,并对着褚仙凌的耳垂处轻轻的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褚仙凌轻叫了一声,连忙扬手捂住了耳朵,并退开了半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不知道你这么敏感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,看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在道歉。

    褚仙凌脸上升起一抹绯红,她捂着耳朵,小声说道:“我还有事,就此别过,以后龙耳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褚仙凌纵身一跃,飞速离开了,只留下道道白色残影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背影,南知秋豁然开朗的笑了起来,因为他确认过了,褚仙凌还是昨晚的那个褚仙凌,至于刚才的那份距离感,或许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。

    是日晚间,江北青竹镇,血色的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空,漫山遍野的竹林中,南知秋走在青石台阶上,随手摘了一片竹叶,叼在嘴里,欣赏着血色晚霞和青葱竹海。

    “这青竹镇依山傍水,真是个好地方啊,难怪老头子没事就跑过来找宗铁山喝酒。”

    悠哉游哉的,在不知不觉中,南知秋就来到了青竹镇边上。

    他虽然经常听南云崖讲起青竹镇和宗铁山,但这还是第一次亲自前来,更没有亲眼见过兵器大师宗铁山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南知秋看到一名背着箩筐的老者迎面走来,似乎要赶往竹林那边。

    这老者虽已年过七旬,眉发须皆白,但他的身体却格外的高大强壮,比南知秋都要高出半个头,只见,他此时正光着膀子,露出黝黑厚重的肌肉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受到了南知秋的目光,老者也看向了他,并笑着说道:“年轻人,之前没见过你,外地人吧?”

    南知秋点了点头:“恩,我来这里有点事要办,正好,我顺便问一下,老人家你知道兵器大师宗铁山的铁匠铺怎么走吗?”

    听南知秋说是来找宗铁山的,老者已是笑了起来,并伸手指着青竹镇说道:“你顺着这条小路直走大约六百米,就能看到他的铁匠铺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告别南知秋之后,老者捋着自己的胡子,自语道:“这小子看起来怎么有点像云崖兄……看看,我早就说云崖兄长了个大众脸,他还不承认,下次喝酒,老夫要好好笑话他一番。”

    言罢,老者发出了爽朗的大笑声,并迈着矫健的步伐,朝着竹林走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青竹镇铁匠铺中,一个扎着双马尾,大概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女正将一把铁锹递给一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王伯伯,你的铁锹磨好了。”少女活泼的笑着,露出两排大白牙,非常清纯可爱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爷爷磨的还是小云霓你磨的?”王伯伯接过铁锹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云霓立刻用手指点着自己的下巴,沉思了起来,一边思考,她还一边把心里话说了出来:“虽然爷爷总吩咐我跟客人说所有工作都是他亲手完成的,但他明明那么懒,大部分事情都是我做的,再说了,说谎是不好的,云霓不喜欢骗人,应该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这样想着,云霓笑嘻嘻的说道:“王伯伯,是我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大伯我可要好好检查一下磨的手艺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检查吧,我的手艺比我爷爷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你爷爷越来越懒了,你这么勤奋,肯定已经超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伯伯,你也看出我爷爷变懒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刚才自己说的吗?”王伯伯说着,随手掏出十块钱递给云霓,然后大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霓扬手捂住了小嘴,红着脸小声自语道:“我怎么总是把心里话说出来呀。”

    自语着,云霓看到附近正有一个人双臂环抱于胸,依靠着铁匠铺的墙壁对着她笑,似乎是在跟王伯伯一样笑话她。

    云霓撅着小嘴走了过去,并有些生气的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干嘛也笑话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