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章 穿衣也需解衣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南知秋抱着褚仙凌,入手处,感觉到的是她的柔若无骨和轻盈。

    而在褚仙凌苍白的小脸上,纤细的柳叶眉还微微皱着,似乎,就连在昏迷时,她都无法放松身心。

    “累坏了吧?我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南知秋说着,将褚仙凌的整个身体抱起来,并在收起断掉的离恨剑之后,缓步朝着山腰处走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叶南峰弯腰捡起长枪,脸上挂着满满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只见他转身看着南知秋的背影,扬声大喊道:“等她醒来后,帮我告诉她,下一次,我一定要击败她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的脚步一顿,苦笑了一声之后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双剑胜在左右两路的进攻,中路防守会差很多,这一点几乎大部分高手都知道,你却因为看出了这一点就沾沾自喜,并觉得胜券在握,死攻褚仙凌的中路,结果不但葬送了优势,还被她以单手剑轻松反制,叶南峰,你的白龙枪法的确练得很好,甚至不亚于冰雪双剑,但如果你一直都如此天真的话,就算是再打一百次一千次,结局也不会改变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的这段话,批得叶南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直到南知秋抱着褚仙凌淡出他的视线,他才幡然醒悟,连忙朝着冷言枫跑去,并将他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冷大哥,我带你去疗伤。”叶南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了,南峰,你想真正的打赢阿凌吗?”冷言枫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,当然想,冷大哥愿意教我吗?”

    冷言枫笑了笑,说道:“功夫不看强弱,关键在于打功夫的人,你太过依赖这套你爹传授于你的白龙枪法了,功夫中缺少你自己的东西,缺乏随机应变的能力,走吧,我们先下山,等我的伤势痊愈,我陪你过两招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对了,刚才那个人究竟是何许人也?竟然能够击败冷大哥你。”

    冷言枫摇了摇头:“我也看不透他的身份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年轻人,将来的成就,必然远超于我,甚至远超江南燕陆叶褚四大家族中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连武神燕皇的儿子,号称江南第一天才的燕少阳也比不过他吗?”叶南峰又问道。

    冷言枫沉默了片刻:“我跟燕少阳没有交过手,等我下次试试,再告诉你答案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雪山山脚下,一个小山窝中,南知秋将昏迷中的褚仙凌平放在了一块平滑的大石头上。

    之后,南知秋缓缓蹲下身来,伸手轻轻的扒开了褚仙凌肩膀处的衣服。

    在她雪白项颈旁的香肩处,正有一道血红色的伤口张开着,那血口很深很宽,差一点就伤到锁骨了。

    由于褚仙凌的皮肤如雪似玉,所以那血口显得格外扎眼。

    “血已经不再流出了,应该是她自己封住了穴道吧,但这伤口,还是要处理一下的。”南知秋说着,已是站起身来,走出了山洞。

    他先是跑出数百米取了些树枝,然后又做了一个大雪球,一起带回了山洞中。

    从雪球上取下一把雪,南知秋重新回到褚仙凌身边,手中离火真气流转,使雪溶化,并变成温水。

    南知秋想帮褚仙凌好好的清理一下伤口,但她肩上的伤口很长,那飘逸的白色衣衫有些碍事。

    “先说好,并不是我南知秋想看你的身体啊,我只是好心帮你处理伤口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南知秋伸手帮褚仙凌褪去了上衣。

    f,/&

    南知秋咽了口口水,开始用温水混合真气,帮褚仙凌擦拭起了伤口,但实际上,他的眼神从未在伤口处停留过。

    “嘤……”昏迷中的褚仙凌似乎感受到了疼痛,发出了轻微的嘤咛之声。

    南知秋被吓了一跳,视线连忙从那傲人的地方移开,仔细擦拭起了伤口。

    当发现褚仙凌并未真正醒来时,南知秋长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肩部的伤口很快就处理好了,南知秋站起身来,看向了她的腿部。

    这一刻,褚仙凌的完美身材被南知秋一览无余,那血红色的伤疤并未使她的美丽减少,反而更添几分柔美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如此尤物,没有哪个男人见了会不动心的。

    褚仙凌号称黑龙学院第一美女,并不是没有原因的,似乎,江南第一美女也是她,只不过很多人都只闻其名,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小小的欣赏了半个小时之后,南知秋一拍脑袋,自语道:“我去,差点忘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走到褚仙凌的腿部旁边,撕开褚仙凌的裤子,帮她将腿部的伤口也一并清洗了一番。

    她的腿很长,很白,很饱满,宛若莲藕般光滑,吹弹可破。

    终于,当南知秋帮褚仙凌将伤口全部处理好之后,他已是站起身来,走到一旁,用树枝搭了个火堆。

    然后,南知秋脱掉上衣,背对着褚仙凌坐在地上,开始处理自己的伤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。

    缓缓地,褚仙凌睁开了迷蒙的双眼,并一下子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好疼……”她轻呼了一声,并扬手捂住了自己的肩膀。

    而伴随着她坐起身来,盖在身上的衣衫掉落在地,褚仙凌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衣服被人脱掉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背对着她的南知秋开口了:“别乱动,我已经帮你简单处理了伤口,等你的真气恢复一些后,就可以自己调养了。”

    褚仙凌循着声音看去,在火光的映衬下,她看到的是南知秋那宽厚挺拔、遍布伤疤的脊背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眸,褚仙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已是抓起衣衫盖住了自己的胸口,并向后退了退,厉声质问道:“你……你刚才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只是帮你处理了伤口而已,不信你自己检查一下。”南知秋扭过头来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褚仙凌小声说着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,但是突然,她又抬起头来,脸蛋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,冲着南知秋大喊道,“你,扭过头去,不许看我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都看过一遍了,再看一遍也无妨吧?”南知秋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褚仙凌眨了眨大眼睛,歪头想了想,觉得好像是这么个理,也就不再去管南知秋。

    但是,她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,可思来想去,又找不出南知秋话中的毛病。

    用衣服护着自己的身体,褚仙凌红着脸说道:“那个,你还是转过头去吧,我要穿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突然站了起来,顺杆子就想往上爬:“你的衣服是我脱的,按理说,应该由我来帮你穿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对了?你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,穿衣也需解衣人,没毛病吧?”

    褚仙凌愣愣的点了点头:“好像是没毛病……”

    看褚仙凌在自己的调戏中一愣一呆的,南知秋瞬间觉得,她可爱极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