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8章 返璞归真忘心忘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面对那七道无比凌厉的枪锋寒芒,南知秋双脚微抬,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连续移动了六下,同时,身体随着步法有规律的移动着。

    南家绝学,火猿六步。

    哧……

    鲜血四溅开来,一滴滴血珠落下,砸在了雪地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,冷言枫的残雪枪尖正对着南知秋的心脏,被迫停在了前方三寸处。

    而那锋利的枪刃正被南知秋用左手紧紧地抓着,鲜血是从南知秋的手上流出来的,枪刃切开了他的皮肤和血肉,却被手部骨骼死死卡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一招,我接下了。”南知秋缓缓松开左手,弯嘴一笑,说道。

    冷言枫收枪退开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南知秋的左手,不知不觉间,冷言枫眼中流露出了一丝钦佩和尊重。

    刚才冷言枫那一招落花七伤,是无法一下子躲开的,因为那速度太快了,如果进行大幅度的闪避,最多只能躲开一枪,之后的六枪,足以将南知秋刺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所以,南知秋才使用了躲避幅度最小,但是瞬间速度最快的火猿六步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也只是勉强躲开了六道枪影,最后那朝向心脏的致命一击,南知秋只能被迫用血肉之躯去抵挡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耳边的一缕头发突然断开并缓缓落下、腰身一侧的衣服裂开并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口、左右双臂的臂弯处鲜血染红了衣服、双腿的膝盖部位裤子上出现了两个破洞。

    落花七伤,除了最后一枪被南知秋用左手抓住,没有触及心脏,其他六枪则全部刺中了大概部位,不过都没有造成致命伤。

    南知秋的火猿六步也只是勉强躲开,却没有完全躲开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第三招是什么?”南知秋咧开嘴巴,脸上挂着畅快淋漓的笑意,看着冷言枫。

    没错,现在的南知秋,真正兴奋了起来,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现在这种危机感了。

    高手追求强大的实力,为的并不是一览众山小、高处不胜寒,而是当遇到某个同样强大的对手时,能够酣畅淋漓的打一架,享受棋逢对手的快感。

    现在,此时此刻,对于南知秋而言,那残雪枪的锋芒,让他体会到了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!正j版p(首t#发#f.

    看着南知秋脸上的笑容,冷言枫已是沉声说道:“原本,我以为不用使出这第三招的,而且,我也不想使出这一招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愿意用?是因为气势太过惊人?还是杀伤力太大?”

    冷言枫摇了摇头:“这一招平淡无奇,没有任何威势可言,但也从未有任何一人在这一招面前活下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今天我就活下来给你看看。”南知秋说着,竟是主动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,冷言枫突然闭起了双眼,紧跟着,他轻描淡写的递出了那朴实无华的一枪。

    他的全身上下以及长枪之上,都没有任何真气溢出,这一枪,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下刺击,就像是冷言枫儿时第一次触摸长枪,第一次尝试着练习时,刺出的那一枪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枪的杀伤力,甚至远超落花七伤。

    武林中一直都有无招胜有招一说,无论是剑法刀法或者枪法,最高的境界,其实是返璞归真,忘心忘我。

    现在冷言枫击出的这一枪,正是在忘心忘我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突然拔出了离恨剑,一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剑尖跟枪锋相撞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响声,离恨剑竟是咔嚓一声断裂开来。

    噗哧……

    残雪枪余势不减,瞬间穿透南知秋的胸膛,带血的枪锋从南知秋的后背处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冷言枫才缓缓睁开了双眼,并带着些许遗憾的说道:“唉,我本不想杀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说着说着,冷言枫愣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,南知秋满嘴是血的脸上竟依然挂着狂笑,虽被重伤,却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一毫的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一架,打得很爽。”南知秋朗声说着,离火真气狂涌而出,并顺着双臂,汇聚到了他的双手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他双手抬起,分左右两边,朝着残雪枪的枪身拍下。

    寸劲——天崩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金属抖动的悲鸣声响起,是大片的离火真气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同时,冷言枫无比惊讶的看到,残雪枪竟然从中间出现了裂痕,然后甭然断开。

    南知秋却根本不给冷言枫惋惜的时间,直接就是一拳轰了过去。

    冷言枫抬起拳头跟南知秋对了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次,南知秋站在原地,纹丝不动,冷言枫却被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一把抓住插在身上的半截枪杆,将残雪枪从身上拔了出来,鲜血狂涌而出,他却丝毫不在乎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枪原本是能杀死他的,但他在最后一刻身体偏移了一些,长枪虽刺穿了他的左胸,却并未伤到心脏。

    一把将带血的枪杆甩在地上,南知秋咧嘴笑着,快步朝冷言枫扑去:“刚才我接了你三招,接下来,该你接我三百招了,不,是三千招。”

    看着南知秋那战争狂人般的模样,冷言枫低下头来,最后看了一眼手中的半截枪杆,他已是一把将之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然后,冷言枫也笑了,并迈开大步,冲向了南知秋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瞬间的针锋相对,其结果,对冷言枫以往的认知造成了巨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表面看起来,那只是冷言枫刺了南知秋一枪,却被南知秋打碎了武器而已。

    但其实,那真正的意义则是,传说中返璞归真、忘心忘我的至高境界,败给了一名浴血奋战的狂暴战士。

    原本,这是冷言枫不能接受的,毕竟为了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,冷言枫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心血,现在却被南知秋以直截了当的强大力量破掉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冷言枫被南知秋那不顾一切,只为酣畅淋漓一战的精神触动了。

    在那份狂笑声中,冷言枫似乎听到南知秋在说:什么无招胜有招,什么返璞归真的心境、什么忘心忘我的感悟,都他妈统统是在扯蛋,战斗只要有一往无前的气势和狂猛的力量就够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南知秋,就是在展现着他的力量和气势,在用他的血肉之躯,展现着什么叫做,战士的本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