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4章 威胁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另一边,在天雪山山腰处,眼看着秦穆公三人即将到达山脚下,南知秋已是再一次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三位请留步。”南知秋气沉丹田,声音中带着浑厚的真气,大喊道。

    秦穆公的脚步微微一顿,并转身看向了冲来的南知秋。

    看着南知秋那张脸,秦穆公的眉头已是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,南知秋的这张跟南云崖年轻时相似的脸,是秦穆公这辈子最厌恶的脸。

    此时,柳轻衣也转身看到了南知秋,已是微微有些诧异:“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轻衣,怎么了?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嗯,刚才在山顶交过手,这小子不简单,很厉害。”柳轻衣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已经走到了秦穆公面前,并对着秦穆公抱拳行了个礼:“敢问前辈是秦穆公秦老爷子吗?”

    南知秋一句说出,秦穆公三人皆是心头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自认为身份隐藏的很好,没曾想,却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识破了。

    唯有柳轻衣懊恼不已,她觉得,对方很有可能是看到了她的脸,才识破他们三人身份的。

    因此,柳轻衣已是祭出长鞭,对着南知秋冷声说道:“小子,你若是敢把我们的身份抖出去,我定不饶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不会出去乱说的,岳母大人的命令,小婿怎敢不从?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岳母大人,你胡说什么?”柳轻衣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扭头看向了秦云岚:“这位应该就是岳父大人了,小婿见过岳父大人。”

    不等秦云岚说话,南知秋的目光又回到了秦穆公身上,并咧开嘴巴笑了笑,喊了声: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霎时间,这一声‘爷爷’听得秦穆公毛骨悚然,如坐针毡,浑身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,该不会是?”秦穆公的嘴角抽搐着,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。

    “嗯,我姓南,名知秋,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在黑海城陪着我未过门的媳妇秦冰,现在我们一起进入了黑龙学院,我此次前来,是在执行任务。”南知秋像个很实诚的朴素小伙一样,脸上挂着阳光的微笑,很坦率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穆公还没有说什么,柳轻衣却不能忍了,她已是大喊道:“我女儿什么时候成你的未婚妻了?你给我把话说清楚,否则我饶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秦穆公发话了:“轻衣,安静点。”

    !g更/p新最tf快lf上}{

    柳轻衣微微一愣,然后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秦云岚已是疑惑的问道:“父亲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    秦穆公叹了口气,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:“这个小伙子,的确是冰儿的未婚夫,他是南云崖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穆公这样说,柳轻衣和秦云岚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关于秦穆公跟南云崖的事情,秦云岚夫妻二人是听说过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知道真相后,夫妻二人对南知秋的态度立刻变得截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秦云岚深受秦穆公的耳熏目染,对南家一直嗤之以鼻,所以现在,他对南知秋也没有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反而是之前很激动的柳轻衣,现在却开始重新审视起了南知秋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柳轻衣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岳母大人,我叫南知秋。”

    “知秋,冰儿现在过的好不好?她生活的开心吗?”柳轻衣无比急切的问着。

    南知秋笑了笑:“她现在过的很好,在黑龙学院也结识了朋友,过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我就放心了,那孩子性格比较孤僻,在家里很少见到她笑,我这个做母亲的,却……”

    柳轻衣正说着,突然,秦穆公咳了两声,打断了正在交流的两人。

    只见,秦穆公假装笑了笑,说道:“知秋,回去帮我向你爷爷问声好,我们还有点事,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再见。”南知秋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柳轻衣有点恋恋不舍,她想多问一些关于秦冰的事情,但却被秦云岚硬拉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其实,南知秋主动找上秦冰这件事,是秦穆公和秦云岚最不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不想跟南家人有一丝一毫的接触。

    更何况,秦穆公已经跟楚文公商量好,把秦冰许配给楚龙飞了。

    秦家现在需要楚家的支持,否则,京城四大公之位很难保全。

    在走出很远之后,秦穆公已是沉声说道:“岚儿,回头你亲自去一趟黑龙学院,把冰儿带回来,然后我们立刻联系楚家,举办冰儿跟龙飞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秦云岚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父亲,黑龙学院不太好惹啊,如果冰儿不愿意回来,去找教师求助的话,我并没有把握击退那里的教师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就去,黑龙学院的强者现在都在蓬莱阁那边。”

    听着两人的对话,柳轻衣却不敢说什么,她其实知道秦冰不愿意嫁到楚家,但她只是一介女流。

    在大家族中,还保留着古老的家规,男尊女卑的观念根深蒂固,柳轻衣既然嫁到了秦家,那就是秦家的人,她一阶妇孺,在大事上,根本没有任何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南知秋的大喊声突然从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“秦爷爷,刚才我忘记恭喜您了,现在突然想了起来,刚才我在山顶看到了秦爷爷的强横手段,您竟然创造出了比离火真经还要厉害的火焰心法,真是可喜可贺啊。”

    秦穆公的脚步突然停住了,他瞪大了双眼,呆立当场,甚至不敢扭头去看南知秋。

    只听,南知秋已是继续说道:“我父母经常说让我回家看看,但我现在舍不得离开老婆太久,所以打算一直留在黑海城陪秦冰,但秦冰终究是要回家看看的,万一哪一天,她若是回家去看你们,我也就有空回自己家了,到时候,我会喊上我爷爷还有父母,对了,还有我妹妹月儿,一起去京城看望你们,秦爷爷您跟我爷爷是旧友,想必,多年不见,再次重逢肯定会很激动吧。”

    秦穆公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转身看向了南知秋:“冰儿很少回家,她现在正是学习的时候,学业比较重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