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2章 秦穆公的底牌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秦穆公一个戳手不及。

    在千钧一发之际,他堪堪侧身躲开了枪尖,但枪刃还是划破了他胸前的衣服,并在叶南峰手中一抖,枪刃拍在秦穆公身上,将他震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嗖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白龙枪在叶南峰手中旋转着,连续耍了几下,周围立刻生出一阵风旋,将除了秦穆公之外的竞争者全部逼退开来。

    (k更…)新@g最v=快s上}vb_

    “交出天雪母莲,饶你不死。”叶南峰持枪而立,傲然说道。

    秦穆公低头看了看自己胸膛处的衣服破洞,已是微微皱了下眉头:“白龙枪法,你是叶问天的儿子?”

    另一边,褚仙凌也看到了这边的战斗,已是低声自语道:“是叶南峰那小子,他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南知秋也认出了那套枪法:“枪神的白龙枪法,而且这小子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。”

    甚至其他竞争者中,也有很多认出了叶南峰的枪法,甚至根据他的口气,猜出了他就是叶问天的小儿子叶南峰。

    而叶南峰这边,他听着周围的猜测声,已是无比失落的低下了头:“冷大哥还真没说错,我根本不擅长伪装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叶南峰一把扯下了蒙面的白布,扔在了地上:“唉,我要这蒙面布有何用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叶南峰……”其他竞争者说着,竟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无论是枪神之子这个名号,还是刚才叶南峰展现出来的锋芒,都已经证明了他强大的实力。

    看其他竞争者都退开了,秦穆公已是笑着说道:“小伙子,看样子老夫反而要感谢你帮我赶走那群苍蝇了。”

    叶南峰不屑一笑:“见了我,你现在不应该觉得很倒霉,很绝望吗?”

    言罢,叶南峰大步上前,手中长枪宛若青龙出海一般,直指秦穆公。

    两人瞬间战成一团,打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要论真正实力,秦穆公比叶南峰厉害多了,但还是因为秦穆公不用真气,所以只能跟叶南峰斗个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“战局,逐渐变得复杂了。”南知秋沉声自语道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更复杂的情况发生了。

    只见,叶南峰久攻不下,他已是一跃而起,双手持着白龙枪正中央,真气覆盖枪身,飞速甩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道道气刃落下,炸起大片飞雪,遮挡住了众人视线。

    没人看到,一黑衣蒙面男子从人群中冲了出去,同时,残雪枪露出锋芒,直指漫天飞雪中的秦穆公。

    秦穆公感受到了剧烈的危机感,已是非常果断的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残雪枪追了上来,直指秦穆公的腹部丹田位置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秦穆公双手并出,稳稳地夹住了残雪枪,然后使出全力,将之甩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冷言枫紧跟着欺身而上,双拳并出,对着秦穆公发起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冷言枫是五星龙级强者,而且这个时候火力全开,远远不是叶南峰能比的。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秦穆公一个疏忽,被冷言枫一拳击中了胸膛,倒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他飞出雪雾覆盖层时,所有人都看到,他还没有落地,叶南峰就紧跟着冲了出来,与此同时,白龙枪刺出,正好扎中秦穆公腰间那存放着天雪母莲的玉瓶,然后一枪将玉瓶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雪母莲……”秦穆公伸手抓了一下,却并未抓住。

    霎时间,秦穆公怒火中烧,始皇内经疯狂的运转起来,七星龙级境界的磅礴真气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真气又被收了起来,他终究是不敢暴露身份。

    而他刚才的那一声大喊,一下子引起了轰动。

    “天雪母莲,那个瓶子里装的是天雪母莲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阵呐喊声,大量的高手纷纷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反观那装着天雪母莲的玉瓶,它高高抛起又落下,由于瓶底处被叶南峰扎了个窟窿,所以里面的液体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液体晶莹剔透,在阳光下折射着七彩之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那是天雪母莲的花茎被真气中和化作的液体,是天雪母莲分解出来的三宝之一。

    天雪子母莲,每一株都可以分解成三种东西。

    其中,质量最轻,体积最小的球形花芯,其实是最为珍贵的精华核心所在,然后是数量较多的花瓣,之后就是这花茎所化之水。

    虽然花茎水是最差的,但这是天雪母莲啊,哪怕是一滴花茎水,都万金难求。

    叶南峰听到了众人疯狂的呐喊声,他扭头看了看冲向自己的那群人,已是当机立断,仰头张开了嘴巴。

    因为他原本就在玉瓶正下方,所以那些花茎水全部落进了他的口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看在秦穆公眼里,令他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玉瓶被人夺走,没准还能再抢回来,但叶南峰现在选择了直接喝到肚子里,那么,就算是现在杀掉叶南峰,挖开他的肚子,也不可能把花茎水提取出来了。

    反观叶南峰,他不但喝了花茎水,还一跃而起,打算连瓶子里的花芯和花瓣也一并拿走。

    秦穆公,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除了始皇内经之外,秦穆公还有一个底牌,而且这个底牌的威力,远胜过始皇内经,并且,江湖人没几个人能够认出他这个底牌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秦穆公依然死死藏着这份底牌,直到现在,他才在紧急情况下,施展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想的是,反正周围也没有人认出他,更不可能有人认出他现在的手段,用一次,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只见,秦穆公的浑身上下突然散发出滚滚热浪,他紧握右拳,灼热的真气汇聚于一处,隔空一拳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火红色的拳影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狠狠地轰在了叶南峰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速度,根本不是叶南峰能够反应过来的,那力量,也不是叶南峰的真气能够抵御的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叶南峰倒飞出去,口中鲜血狂涌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不是秦穆公看他是枪神的儿子而留了手,只怕,他已经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然而,秦穆公并不知道的是,他失算了,这里有人认出了他,而且,还对这一闪而逝的狂暴火焰力量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隐藏在暗处的南知秋。

    “秦穆公怎么会有离火真气?不对,不对,那不是离火真气,那股力量比我的离火真气更加狂暴,更加强大,甚至,连老头子的离火真气,在品质上,都不如秦穆公刚才的手段,按理说,在火焰相关的心法中,离火真经应该是最灼热最狂暴的才对呀,更何况,秦家的始皇内经从本质上就跟火焰无关,难道说……”南知秋自语着,已是瞪大了双眼,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