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8章 魔兵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面对裘天风的全力一剑,南知秋突然咧开嘴角,露出了一抹‘和善的笑容’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说着,南知秋的离火真气瞬间覆盖整个刀身,并将之高高举起,横在上空,准备阻挡裘天风这一剑。

    只见,当携带着紫色光芒的离恨剑劈在斩马刀之上时,竟是直接贯穿了南知秋的离火真气,进而一击将斩马刀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,武器的质量,差距太大了。

    破坏掉南知秋的武器后,裘天风那血红色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喜悦之色。

    反观南知秋,他只是手腕一翻,反手握刀,将断掉的斩马刀插入了雪地中,紧跟着,他的双手飞速变换着姿势,并朝裘天风发起了狂风暴雨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,武器会失去作用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说着,双臂齐出,宛若双龙出海一般,左拳出击砸中了裘天风持剑的手腕,右掌出击拍在了裘天风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裘天风吃痛,却强忍着痛苦,挥了一剑。

    但这一剑就像是本能反应一般,根本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。

    南知秋轻松躲开,紧跟着就是一膝高高扬起,砸中裘天风的下巴,再接一记肘击,狠狠地撞在裘天风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裘天风被打的浑身剧痛,嘴中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惨叫声夹杂着怒吼声,裘天风开始疯狂的舞动离恨剑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已经乱套的剑招,根本无法对南知秋造成任何的威胁。

    寸劲……

    南知秋一指命中了裘天风的胸膛中央位置,这一击,让裘天风的身体直接变得僵硬。

    紧跟着,南知秋伸出双手,左右开攻,狠狠地拍在了裘天风的脑袋两侧,将他瞬间打懵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只见,南知秋用双手抓住了裘天风的双耳,然后猛然转身,一个过肩摔将之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裘天风的双耳被撕裂,留下了大量鲜血,但他还是快速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南知秋一个帅气的飞身大脚正中裘天风的胸膛,将他一下子踹飞出二十多米远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裘天风发出了疯狂的怒吼声,只见他再一次翻身站起,手中离恨剑连闪,挥舞出一道道剑气,炸的漫天飞雪。

    南知秋一步步朝裘天风走去,并一把抓住断刀,身法如风,顷刻间就冲到了裘天风身前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带着豁口的断刀刀刃拦腰斩在裘天风身上,将他的腰身斩断了一半,刀刃卡在他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终于,裘天风停下了疯狂挥剑的动作,他机械式的低头看了看那把入肉三分的宽刃大刀,手中的离恨剑脱落,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败了,裘天风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冷声说着,缓缓松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裘天风最后看了南知秋一眼,在那眼神中,满是不甘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死了,扑通一声倒在雪地上,一命归天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南知秋长吐了一口气,然后缓缓蹲下身来,看着裘天风死不瞑目的双眼,南知秋伸出手来,帮他闭合了眼睛。

    所谓死者为大,无论裘天风生前做过多少恶事,死后,还是让他安息为好。

    缓缓地,南知秋扭头看向了斜插在地上的离恨剑,他伸手将之拔起,近距离仔细看了看。

    gq首}&“发m:y

    此时此刻,离恨剑上已经没有了裘天风的真气,但这把剑依然散发着浓浓的煞气。

    “离恨剑裘天风,你以恨驭剑,虽的确创造出了杀人于无形的离恨剑法,并打造出了此等神兵利器,但是你太依赖于武器和剑法了,更何况,你年少时的血海深仇已报,恨意随之消减,原本应该逍遥一生,亦或者归隐山林,但你因恨成魔,恨意消减后,开始变得贪婪、嗔怒,并对剑和武学无比痴迷,然而,变质后的恨,已经无法让离恨剑法登峰造极了吧?”

    世间有文、武两种能力,当有人在任何一个领域达到一定境界时,其本身就已携带着庞大能量了。

    用得好了,造福世人,然而,一旦心生歹念,文者祸国殃民,武者血洗一方。

    对这种人性的巨大变化,江湖上通俗的称之为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何为魔?这世间本无真正的魔,传闻中的魔,其实是心生魔念的人。

    当一个人心中的善念和良知被黑暗吞没,魔念在心中滋生的那一刻,他的人性将会被泯灭,变成魔性,这样的人,就是人们口中所谓的魔。

    裘天风就是魔,他是剑魔,是杀人魔,他因恨成痴,并在无尽的**和贪婪侵蚀下,拥有了魔性。

    而现在,裘天风已死,但他这把离恨剑却还活着。

    这把剑杀戮无数,剑刃之上散发着浓浓的煞气,离恨剑已经不能被称之为神兵利器了,它应该被唤作魔兵。

    缓缓地,南知秋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,两指之上更是覆盖着深厚的离火真气。

    只见他左手持剑,右手两指已是高高扬起,朝着离恨剑的剑刃打去。

    没错,他要毁掉这把魔兵。

    但是突然,一阵暴风雪袭来,在那狂猛的风雪中,离恨剑剑身嗡嗡作响,似是在悲鸣,又似在哀求着什么。

    南知秋的手指在即将触碰到离恨剑的前一刻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武器本无善恶之分,你虽随着你的主人屠戮一方,血流成河,但你本身是无辜的。”言罢,南知秋弯腰从裘天风的腰间拾起了剑鞘,将离恨剑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把绝代兵器,南知秋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去将之毁掉。

    离恨剑入鞘之后,煞气和戾气立刻被尘封,一丝一毫都不会泄露出来。

    将离恨剑挂在腰间,南知秋扛起裘天风的尸体,迈开大步,朝着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山脚下,有信号的地方,南知秋拿出手机,联系了陈中亭。

    一听说南知秋已经解决掉了裘天风,陈中亭已是骑着小电驴,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知秋将裘天风的尸体仍在地上,说道:“小陈,你骑电瓶车过来,怎么把这具尸体带回去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已经通知了其他同志,他们很快就会开着车赶来。”一边说着,陈中亭一边走过来,确认了一下裘天风的尸体。

    良久,陈中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:“这个杀人魔终于被制裁了,雪山镇惨死的百姓们也可以安息了,知秋兄弟,多谢了,你是我们的英雄。”

    “分内之事,不足挂齿。”南知秋谦虚的说道。

    陈中亭笑了笑: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真的多谢了啊,对了,他的离恨剑呢?”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南知秋取下了离恨剑,伸过去让陈中亭看了看。

    陈中亭则非常自然的伸出手来,准备接过离恨剑,并又一次开始道谢:“谢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