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9章 委托任务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说着,南知秋就看到桌面上摆着几叠资料纸,每一叠上面还有详细介绍。

    只见,这里的委托任务,所涉及的领域极为广泛。

    而大类,一共分为三种:文、武、商。

    三大类下又有很多小类。

    文有支教、讲座、培育等各种分支,武有抓恶人、勘察、参加各种赛事等,商的话,那就更繁杂了,足足有十几个小分类。

    南知秋一一看着,突然,他听到武君扬说了一声:“搞定。”

    然后,武君扬就已看向了南知秋,笑着问道:“你想接危险指数高但赚分快的?还是没危险但赚分慢的?”

    “快的。”南知秋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选这个吧,三年前,江湖上号称三大剑豪之一的离恨剑裘天风犯下重罪,远逃他国,了无音讯,但近几日,江北雪山镇接连发生惨案,有人称死者伤口处的剑痕疑似裘天风的离恨剑所为,警方人员也曾多次追踪,甚至看到了凶手,但凶手身法高超,多次围捕都以失败告终,你接下这个任务,十日内,务必赶去雪山镇,缉拿凶手,任务报酬是三百积分。”说着,武君扬将详细的任务资料递给了南知秋。

    南知秋接过来看了看,然后已是弯嘴一笑,放下资料,双目直指武君扬:“委托应该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吧?”

    武君扬点了点头:“但我为了效率,所以从武学大类中,帮你选择了最适合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确定我一定会选武?”南知秋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武君扬喝了一口酒,很随意的说道:“如果连看这个的眼光都没有的话,孟兄也不会让我帮他代为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,不仅仅是眼光吧?离恨剑裘天风,三年前就已经是鬼级巅峰强者,你让一个新生去抓裘天风,而且还如此信誓旦旦,只能说明一件事情,你看穿了我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武君扬大笑了起来:“你的特长是武力,我的特长也是武力,你是一年级,我是三年级,你应该也知道,武学境界中,境界高者看出他人境界,这并不稀奇。”

    他承认了,事实上,南知秋也正是想确认这一点,那就是,武君扬亲口承认,他的武学境界比南知秋高。

    “三百点积分是吗?”南知秋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,十日内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无需十日,七日足矣。”南知秋说着,已是抓起资料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待到南知秋离开后,武君扬已是笑了笑,自言自语道:“这所小破学校运气不错,竟然又招收到了一个不错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而在外面,南知秋收起资料,也兀自笑了起来:“我是三星龙级强者,他能一眼看穿我的境界,也就证明着,他也是龙级,而且至少比我高五星左右,跟老头子一个级别的怪物吗?看来,这黑龙学院,的确是卧虎藏龙,有趣的狠呐。”

    高境界看穿低境界的实力,是要有一定前提的。

    如果两人只是相差一丝,互相不动手的情况下,是看不出彼此境界的。

    像武君扬这样在南知秋没有使用内力的情况下,就一眼看穿他的底细,则百分之百的证明着,武君扬的实力境界,至少超出南知秋五个小阶。

    q看正、版`‘章d节上d_

    没错,五个小阶的差距,是一个绝对的分水岭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是两人交手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,交手时会散发出真气,有时候,低阶者都能感应出高阶者的大概实力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交手,还要看深度如何。

    就比如,南知秋到现在都不知道虞静怡是几星龙级,至于虞静怡能否看穿南知秋的底细,这一点南知秋就更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不过,知道了武君扬的强大,是令南知秋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竞争,才有动力和激情嘛。

    而且,南知秋也确认了自己的想法,那就是,只要有能力,就不愁积分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南知秋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中,跟陆机鸣打过招呼之后,他就自顾自的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关于离恨剑裘天风这个任务,南知秋暂时并没有去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楚龙飞来了,而且,南知秋跟牛龙还有比武之约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地流逝着,虽说现在关琳做了三班的代课老师,但她需要做一个课程计划,所以一连三天,都没有开课。

    必修课中,人文和数学倒是各上了两节,在课堂上,秦冰跟南知秋都看到了楚龙飞,不过对于他咬牙切齿的威胁,南知秋两人都无视了。

    除了必修课外,秦冰一直都在宿舍内练功,她刚刚拥有真气,对此非常好奇,而且,她真的想要变强。

    一眨眼,三天时间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南知秋尝试着约秦冰出去吃饭,没想到秦冰真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,上次我跟温素柔的事情,她已经不生气了?”南知秋这样想着,已是走出了宿舍。

    很快的,温素柔跟秦冰就一起出现在南知秋面前,三人同行,朝着校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冰,偶尔没事的话,就抽空回去看看祥叔。”南知秋走在前面,似是随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秦冰点了点头:“嗯,这几天我正打算回去一趟呢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回去的时候,陪他喝了两杯,他挺想你的,对了,这是你的车钥匙。”

    两人很平淡的聊着,各自内心都在想:原来我们两个也能这样和谐的聊天啊。

    当三人即将走出校门时,突然,楚龙飞带着一大帮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秦冰,南知秋,你们这是要出去约会吗?怎么约会还带着个电灯泡啊?”楚龙飞轻蔑的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温素柔正想发作,南知秋已是对着她摆了摆手,然后,自己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对着楚龙飞轻笑了一声,并扬起右手,点了点自己的眉心和鼻梁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然而,楚龙飞却恨的牙根痒痒,他当然知道南知秋这个动作的意思,当初,两人第一次交锋时,南知秋曾用烟头烫过他的眉心和鼻梁,这被楚龙飞当成这辈子最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你没多久好日子了,给老子等着。”楚龙飞说着,已是伸手揽住旁边一个女生的肩膀,带着人转身离开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