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6章 算是约定吗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无比的紧张。

    只见,邱轻语一直盯着梁梦雨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这样,简直是急死人了。

    终于,在长久的沉默之后,邱轻语迈开大步,朝着房门处走去,并留下了一句话:“小妞,谢谢南知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梁梦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邱轻语苦笑了一声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你回去考虑一下吧,这份工作会很辛苦,很费神,很忙碌,如果这些你都能忍受的话,明天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言罢,邱轻语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南知秋则看着梁梦雨呆愣的表情,笑着说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谢谢董事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录取了?我被录取了,耶,我成功了,我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梁梦雨兴奋的又蹦又跳,然后一下子扑到了南知秋的怀里: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而在外面的走廊上,邱轻语叫来了秘书,并下达了命令:“找人做个企划,包装一个人,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,让她在全国知名,至于投资,暂定为三个亿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秘书应声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三个亿,是邱轻语看在南知秋的面子上花出去的,也算是还了南知秋的人情。

    “自己用一百万都要借,却把这个人情消费在了一个天真女孩身上,南知秋,你是不明白我这份人情真正的分量呢?还是根本不在乎这些呢?”邱轻语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当南知秋跟梁梦雨一起走出集团大楼时,外面的天已经黑了。

    南知秋看了看时间,已经六点半了。

    只见,梁梦雨正揉着肚子,说道:“饿死我了,南知秋,我请你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还有些事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至少留个号码给我呀,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我日后一定要好好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的脚步顿了一下,扭过头来,笑着说道:“号码就不用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以后怎么找你啊,我们难道不是已经成为朋友了吗?”梁梦雨微微有些失落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迈开大步,向前走去:“以后我们肯定会在某个公共场合碰面的,到时候,别让你的保镖或者经纪人拦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南知秋再不停留,大步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梁梦雨在原地呆愣了片刻之后,终于明白了南知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想让梁梦雨努力工作,早日出名,到那时候,梁梦雨走到哪里都会有消息传出去,南知秋不需要联系方式,就能找到她,但在此之前,没有联系方式,两人就相当于失去联络了。

    “南知秋,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,我一定会完成我的梦想,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……”梁梦雨双手做喇叭状,冲着南知秋消失的地方大喊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,肯定还会再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青云红月集团之后,南知秋朝着凤凰路走去,他打算把刚买的那辆东红汽车开出来,虽然他的脚程比汽车快,但汽车能够载人,能够带东西。

    更何况,南知秋不能天天赶路都靠跳啊,这万一被一些市民看到了,消息传开,南知秋就上新闻头条了。

    在即将到家,路过一家超市时,南知秋停下了脚步,并进入超市,买了一瓶酒。

    家里,大厅中,廖祥做了两道菜,每一道菜的分量都很小,他一边吃着饭,一边叹着气。

    客厅中被打扫的非常干净,尽管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住,他还是每天将家里打扫一遍,期盼着某天大小姐突然回来。

    突然,吃着饭的廖祥听到了推门声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廖祥放下碗筷,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当看到是南知秋时,廖祥的眼神在不经意间划过一抹失落。

    “祥叔,是不是我这张脸,让你失望了?”南知秋笑着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“没有,南先生能回来,我也是非常欢迎的,只是,几日不见大小姐,不知道她在外面过的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走到了餐桌旁,随意的坐下了:“有我在,祥叔放心就是,对了,我买了瓶酒回来,咱们喝点?”

    说着,南知秋就开始倒酒了。

    两人边喝边聊,可以看出,南知秋的归来,还是让廖祥非常开心的。

    晚间七点钟左右,南知秋告别廖祥,开车离开了别墅,朝着黑龙学院附近的闹市区驶去。

    大概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南知秋跟酒楼老板敲定了合同,并一起去银行付了钱。

    酒楼转让一共五十万,剩下的五十万,南知秋存到了自己的手机账户上,方便日后使用。

    之后,他又回了一趟酒楼,召集员工开了个会。

    员工们看着新老板,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安,他们不确定这个新老板的脾性如何,更不确定,新老板会不会把他们开除,给酒楼来个大换血。

    不过开完会,他们就安心了,南知秋跟他们说,是去是留,全部由他们自己决定,如果选择留下,待遇跟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之后,酒楼继续营业了。

    晚间八点,南知秋站在酒楼门口,抽着烟。

    看着缭绕的烟雾缓缓升腾着,南知秋叹了口气:“唉,这一天天的,还挺忙。”

    掐灭烟头,南知秋打开车门坐上去,发动汽车,去往了赵月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赵月的病房中,她正斜靠着背后的墙壁,吃着赵莹莹送来的饭。

    “姐,我刚才把咱弟这个月的生活费打款过去了。”赵莹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还剩下多少钱?”赵月停止吃饭,问道。

    “卡里还有一万五,我身上有几百块,加上家里的零钱,差不多一共一万六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联系一下林医生,问问咱妈的情况,这个月的医药费,差不多也该交了。”赵月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等会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等会了,现在去吧。”

    赵莹莹站起身来:“那姐你好好吃饭,吃完饭记得把这个苹果也吃掉,我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快去吧,你姐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待到赵莹莹离开后,赵月放下了饭盒,并扬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伤。

    几乎每次打款之后,她们两个挣的钱差不多就清零了,赵月需要钱,她告诉自己必须不断的挣钱,挣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,应该能出院了吧。”赵月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咔嚓……

    /首p●发mn

    病房门被推开,南知秋缓步走了进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