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章 我们似乎可以双修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别激动,控制自己的气息稳定下来,因为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,所以出现了我预期之外的结果。”南知秋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预期之外的结果?怎么回事?”秦冰一脸懵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回头会有人跟你说的,不过不用担心,这是超出了预期值的好结果,你先在房间里慢慢感受一下身体的变化,我出去一趟。”南知秋说着,就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一来,南知秋想找温素柔问问清楚,二来,现在秦冰也的确需要一段私人时间用以思考,慢慢消化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秦冰的天资是不错的,她自己又按照刚才记住的规律,运转了一个周身循环,是的,仅仅是一次,她就记住了,而且非常深刻。

    唯一令她不解的是,这一次,她自己运转时,身体里竟然有两股不同的真气在流动,其中一种是南知秋教她的,她记住了,这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,另一种她也能非常流畅的运转,但她脑海里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。

    就仿佛,自己的身体记住了那种规律,而不是大脑记忆的。

    “可能这就是南知秋说的,意料之外的事情吧。”秦冰自语着,轻盈一笑,“的确是超出了预期值的好事呢,但为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,我体内还有其他真气呢?”

    另一边,南知秋走向温素柔的时候,温素柔也不做作,直接就伸手请他在沙发上坐下了。

    而且,温素柔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没想到,你的离火真经跟我的白骨冰心决竟能如此融洽的相处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具体说说吧,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,只不过就是我们两个想到一块去了,但我没你那么大的魄力下定决心,所以也就趁着夜里,秦冰睡着的时候,偷偷输了一些真气进去,想着等她的身体逐渐适应了之后,再教她我的白骨冰心决。”温素柔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温素柔说的输送真气,就真的只是单纯的输送真气而已,这样的效果很小,优点是,不会对温素柔本身的境界造成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原本,温素柔的进展很慢,正在考虑着要不要像南知秋今天这样做,结果南知秋就来了,而且还果断的疏通了秦冰的经络。

    在秦冰的体内,离火真气跟冰心真气完美的融合一处,发生了某种反应,导致原本不多的冰心真气瞬间爆发,甚至达成了一股能够吸取南知秋真气的力量规模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就是现在,南知秋替温素柔省下了消耗,同时,秦冰也学会了离火真经和白骨冰心决两种高级心法。

    “真够巧的啊。”南知秋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温素柔点了点头,同时,她站起身来,并走到了南知秋的面前,低着头,对着南知秋抛了个媚眼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温素柔喜欢的是女人,但温素柔本身长得风情万种,是那种媚到骨子里的类型。

    这一个媚眼,让南知秋都有点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就没有关注更为重要的东西吗?”温素柔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指什么?”

    “离火真气跟冰心真气可以完美融汇在一起,那也就说明,修炼离火真经的你,跟修炼白骨冰心决的我,其实是可以双修的。”说着,温素柔直接坐在了南知秋的腿上,并一把将他推倒在沙发上,整个身体都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温素柔那柔弱无骨的身体,再加上言语中充满诱惑的挑逗,足以令任何男人酥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更何况,温素柔现在还把嘴巴放到了南知秋耳边,轻声细语的说道:“要不要在这里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怕冰生气的话,我倒是没什么意见。”南知秋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说着,南知秋就伸手摸到了温素柔的腰上。

    温素柔微微一愣,然后连忙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yhaq$

    她其实就是想试探一下南知秋是否可以抗拒得了诱惑。

    而南知秋,其实也看出了她的打算,所以将计就计,让她自己收手了。

    “大美女,赶紧从我身上起来吧,这种伎俩对我是没用的。”南知秋躺在沙发上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秦冰走了出来,并刚好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温素柔正岔开腿坐在南知秋的腰上,而且身上穿着的,还是紧身的运动热裤,场面怎一个香艳了得。

    温素柔和南知秋也看到了秦冰,两人已是连忙分开了。

    “冰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秦冰微低着头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温素柔立刻帮忙解释道:“事实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,其实我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出去。”秦冰对温素柔也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啊?”温素柔指着自己,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,“秦冰,刚才只是我跟南知秋开个玩笑而已,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而且这里是我的宿舍,你让我出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好,你不走,我走。”说着,秦冰就走到衣架处,取下了外套。

    温素柔连忙说道:“别别别,我出去,我们出去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温素柔就拉南知秋一起走出了宿舍,而秦冰则在里面嘭的一声狠狠地关住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南知秋,对不起啊。”温素柔撇了撇嘴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扭头看了看房门,然后苦笑了一声:“没事,她现在正在气头上,等她气消了,或许会听我们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眼见为实啊,刚才那样,只怕已经伤了她的心吧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叹了口气:“唉,的确有点不太好办。”

    “南知秋,你猜秦冰现在应该在想些什么?”

    南知秋摇了摇头:“我猜不到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猜,她肯定在想,她是不是戴了绿帽子,但是,又不确定究竟是谁绿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?说实话,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呢,究竟是谁绿了谁。”南知秋无奈的说着,离开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接近了老婆一步,现在又打回原形了,南知秋现在很想静静。

    看着南知秋的背影,温素柔也叹了口气,背靠着墙壁,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然而,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宿舍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,然后是秦冰探出头来,左右看了看:“素柔,南知秋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就好,你进来吧。”说着,秦冰就把温素柔拉进了宿舍,并拿起一个削好的苹果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刚才那段时间,秦冰其实是在客厅里悠闲地削着苹果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没有生气啊?”温素柔恍然大悟,问道。

    秦冰淡然一笑:“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发火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才,怎么?”

    “考验罢了,如果南知秋真的爱我,就算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,他也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这丫头,心眼什么时候变坏了?连我都被吓了一跳,话说,这个考验如果通过了,你是不是就打算接受南知秋了?”

    秦冰摇了摇头:“只是这样的话,太便宜他了,我不会轻易接受任何男人的,只能说,南知秋有机会吧,我始终坚信,爱情是需要两个人都经过巨大的努力,才能走到一起的,轻易得到的爱,是不会被好好珍惜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