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章 红消香断有谁怜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南知秋本以为秦冰会说:私下里也不行。

    但这次,秦冰什么都没说,只是很听话的喝着汤。

    看秦冰喝的津津有味,南知秋竟是突然觉得很有成就感,这比之前打败某个武林高手时,还要有成就感得多,开心得多。

    南知秋在想,假如有一天,他能带着秦冰到部队里,在战友面前自豪的说一声:这是我女人,我媳妇。

    而秦冰能在那个时候笑着点点头的话,南知秋甚至觉得,自己不枉此生了。

    爱情,或许就是双方都为拥有彼此而自豪,并幸福着吧。

    只可惜,遗憾的是,南知秋知道自己在这么想,却依然不怎么能看透秦冰的心。

    因为想着事情,所以房间里陷入了沉默,只有南知秋舀汤时汤匙碰到饭盒的声音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秦冰伸出小手摆了摆:“好了好了,我喝饱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抽出一张纸巾,擦了擦嘴角。

    南知秋将饭盒放到了床头柜上,表情逐渐变得认真了起来:“下午的课,你接到通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冰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打算怎么熬过去?”

    这次秦冰摇了摇头:“还不知道呢,素柔说,虞静怡的正式课程很难熬,尤其是对新生而言,简直就是魔鬼训练,如果是正常情况还好说,但我现在身子有些虚弱,怕是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看jc正}r版-v章¤e节上_n*b

    “唉,要不就别去了,一节课只扣十分而已,你现在跟温素柔住一个房间,省下了宿舍开销,扣十分是可以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想过,但虞静怡一个学期有五十节课,我不可能逃一个学期吧?她的课,我总是要去面对的,早点参加早点适应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想去上课?”南知秋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想去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唉,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。”南知秋说着,已是变得一本正经起来,“老婆,你应该知道内功心法吧?”

    秦冰微微皱了下眉头,脸上划过一抹淡淡的悲伤:“知道,我们秦家就有传世心法《始皇内经》,只不过,传男不传女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题,勾起了秦冰脑海中那些不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秦家传承数千年,家风古老迂腐,一直还是重男轻女的心态,秦家的本族女子,大多数都是势力间联姻的牺牲品,说句不好听的,她们被当成物品一样看待,从生下来那一刻起,就是为了换取家族利益的消费品。

    秦冰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她姑姑,也就是她父亲的亲妹妹,秦穆公的亲女儿秦云涟。

    虽然姑姑出嫁时,秦冰还年幼,但她对那一幕记忆犹新,那是秦冰第一次从性情活泼的姑姑脸上看到悲伤,那时候,血红色的嫁衣,显得格外刺眼。

    当秦冰问及廖祥,姑姑为什么不开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廖祥无奈的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这世间又有哪个女子会愿意嫁给一个未曾谋面之人。”

    那之后,秦冰再也没有见过姑姑,直到她长大后才知道,姑姑嫁过去之后,丈夫对她一点都不好,她终日郁郁寡欢,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,没人愿意去考虑姑姑的意愿,没有人可怜她,她的满腹苦水,也不知该向谁述说。

    正所谓,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

    或许,秦冰对指腹为婚的厌恶和拼死抵抗,也跟这件事有一定的关系吧。

    现实中,南知秋从秦冰的脸上看到了说不尽的凄凉和哀伤。

    他知道,可能是自己的话题让秦冰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。

    只听,南知秋已是笑着说道:“所谓内功心法,最珍贵的地方就在于,它可以让平凡人变得不再平凡,往大的方面说,可以延年益寿,祛病除灾,往小了说,它可以修养身心,增强经脉,调五脏六腑,提血气神精,总而言是,就是益处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嗯,然后呢?”秦冰的注意力被南知秋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,南知秋已是自信一笑,缓缓扬起右手,在他的掌心处,正有一层淡红色的气旋缓慢流动着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觉得很神奇?”南知秋问道。

    秦冰点了点头:“嗯,我还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离火真气,我们南家,世代相传着一种内功心法,其名为《离火真经》,说实话你可能不爱听,但离火真经的价值,是绝对高于秦家始皇内经的,现在我想把它传授给你。”南知秋说道。

    秦冰微微一愣:“那个,我能学的会吗?”

    南知秋无奈的笑了笑:“当然能学会,内功心法还有个好处就在于,修炼起来很轻松,不会像外功横炼一般把人累个半死,而且内功心法效果也很显著,唯一的入门需求,就是悟性和天资,不过你不用担心,你那么聪明,悟性一定不差,不说练至大成,只要你练完第一层,就会有本质上的飞跃提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珍贵的功法,你真的愿意教我?”

    “我既然说了,就肯定愿意了。”

    秦冰点了点头,但是随即,她又想到了什么,一张小脸上充满了警惕性:“南知秋,你不会是想用这个来从我身上换取什么东西吧?”

    秦冰深受被当成货物的毒害,所以她有时候,会很害怕别人对她好,担心别人是想用好东西从她那里获取什么,毕竟,货物商品之类的东西,本就是等价交换的。

    面对秦冰的问题,南知秋摇了摇头:“我还没卑鄙到那种程度上,的确,我想让你做我南知秋的女人,但,绝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秦冰白了南知秋一眼,表示很不信任南知秋,但她嘴上却还是说道:“那好吧,看在你诚心诚意的份上,本小姐就大发慈悲的,接受你这份好意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秦冰故意做出的高傲脸庞,南知秋不由得愣了愣。

    秦冰得不到回应,已是看了看南知秋,并说道:“你怎么了?发什么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,跟之前不太一样了,是因为这里的生活,让你逐渐放开了封闭的心吗?”南知秋说着说着,突然伸手捂住了嘴,并暗道,“我去,情不自禁的把心里活动说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秦冰的脸庞缓缓靠近了南知秋,并看着他的双眼,疑惑的问道:“你,一直在窥探我的心吗?”

    两个人的脸庞靠的非常近,甚至,南知秋能够感受到秦冰说话时,来自口中的温热气流和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他们四目相对,能够清楚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自己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无意之中靠近了南知秋的秦冰这才反应过来,可她早已陷入了这份暧昧的距离之中,她的小脸逐渐变得红润起来,呼吸更是越发的急促了,甚至,莫名有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