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章 故意找茬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面对狒狒的咸猪手,赵月柳眉微皱,已是快速后退了一步,巧妙地避开了那只咸猪手。

    这个名叫狒狒的家伙经常来骚扰赵月,像个狗皮膏药一般,无论赵月把小摊换到哪里,他都能找来,甩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每一次狒狒的举动虽然都被赵月躲开了,但赵月还是很愤怒,然而,她知道自己必须忍耐。

    “吃肉是吧?我去帮你们做。”赵月强行压制着自己的怒意,转身回到了摊位旁,并开始开火炒菜。

    “姐,那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能应付,你千万别多说话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赵月一边炒菜,一边提醒着妹妹。

    而狒狒看完全占不到便宜,已是急的抓耳挠腮,只是饱饱眼福的话,可满足不了他。

    等着酒菜的时候,狒狒开始想起了对策。

    酒菜很快就端了上来,一群小混混立刻情绪高涨的喝着酒,吹着牛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着,眼看着已经将近十点钟了,赵月和赵莹莹却只能焦急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毕竟,那群小混混不好惹,如果惹怒了他们,赵月就别想再继续摆摊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狒狒突然冲着赵月那边喊道:“喂,这是怎么回事?你来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月走过去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只见,狒狒已是端起了半盘菜,指着上面的一只死蚊子说道:“菜里有只蚊子,你不会是没有洗菜吧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,我的菜都是仔细洗过的,现在是夏天,可能是你们吃饭的时候,蚊子落上去的。”赵月连忙解释道。

    嘭……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:“菜里有虫子,那就是你的事情,还在这里找什么其他原因?你想说是我们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他这一声吼叫把赵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狒狒连忙假情假意的凶了手下两句,并扭头对着赵月露出了邪邪的笑容:“美女,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?我看电视上专家说,蚊子是传播病毒的最大元凶,我们刚才若是一不注意,把这病毒吃进去,那事情可就大发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狒狒的笑容,赵月已是完全明白了,对方根本就是在故意找茬。

    只听,旁边的一个年轻人紧跟着说道:“大哥,我们的菜里可能不止这一只蚊子,有可能我们已经不注意吃掉了几只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万一得病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求赔偿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群小混混纷纷站起身来,并贴近了赵月。

    狒狒露出了一道奸计得逞的笑容,说道:“我的兄弟们都这么说了,我也没办法,美女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。”

    赵月被这种架势吓住了,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:“什……什么选择?”

    “要么,你拿两万块钱出来,赔偿我们的损失,这件事就算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……第二个选择呢?”

    “好说,陪我睡一觉,这件事我帮你摆平。”说着,狒狒已是伸手朝着赵月的腰部搂去。

    突然,赵莹莹不知何时来到了赵月背后,并在此时冲了出去,一把将狒狒推的连退了五六步。

    狒狒感觉很没有面子,根本不看对方是谁,就怒声吼道:“小婊子,劲还挺大,兄弟们,给我按住她们。”

    冲在最前方的一人看着赵莹莹,已是笑着说道:“呦,这妞好像也挺正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伸手朝着赵莹莹抓去。

    只见,赵莹莹突然抬起长腿,一脚将那人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漂亮的一击让一众小混混愣了愣,他们没想到对方还是个练家子。

    其实赵莹莹和赵月都不会功夫,但却有一把力气,毕竟经历了虞静怡一年的魔鬼训练,想没有力气都难。

    “练家子?老子打得就是练家子。”狒狒完全怒了,冲过来抄起一条凳子就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莹莹小心。”赵月一把将赵莹莹推开,紧跟着,那凳子的棱角正中赵月的脑门,鲜血顺着她的脸不住的流下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姐……”赵莹莹在呆愣了片刻之后,撕心裂肺的跑回来抱住了赵月的头,她想要捂住伤口帮姐姐止血,但那血却沾满了她的双手,并没有任何一丝要停止流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在附近的道路上,南知秋正缓步朝着此处走来,他手里还拿着赵月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唉,竟然忘了把这个还给她。”南知秋一边走着,一边自语着。

    突然,他听到了赵莹莹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眉头紧紧皱起,南知秋一把扔掉了外套,健步如飞,顷刻间就冲到了事发现场。

    看着赵月满脸鲜血陷入昏迷的模样,南知秋已是迅速蹲下身来,伸出手掌,按在了赵月的后颈部位,同时,手掌一边快速移动,一边飞速变换着姿势,连续按了数个穴道。

    只见那伤口处的血,竟是缓缓变得不再流出了。

    “南大哥,我姐她……我姐她……”赵莹莹哭泣着,因为焦急,连话都说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暂时帮她止住了血,但她之前已经失血过多,现在是休克状态,必须立刻送往医院输血,莹莹,你去拦一辆出租车过来,快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……”赵莹莹连忙站起身来,快步跑到了马路中央,不停地挥着手。

    而在赵月这里,南知秋将她平放在地上之后,自己已是站起身来,扭头看向了狒狒等人。

    “哥们,你要管这件事?”狒狒一脸阴沉的看着南知秋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狒狒其实也知道他这次下手重了,逃跑是没用的,现在必须想个解决办法才行。

    南知秋并不说话,只是缓步朝着狒狒等人走去。

    -},首发。¤{

    “医药费我们出了,一万够不够?如果你同意,这件事就算了了。”狒狒自认为很大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南知秋摇了摇头:“血债……血偿。”

    一个黄毛直接蹦了出来,一脸讽刺的指着南知秋说道:“你他娘的想笑死老子吗?就你那熊样的,还血债血偿?我呸,一万不少了,爱要不要,想打架的话,信不信老子把你打得连你娘都认不出你?”

    南知秋还在向前走着,只见,黄毛的手已经点在了南知秋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突然,南知秋扬起右手,一把抓住了黄毛的手臂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