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五十年前的约定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邱轻语暂且不提,毕竟她是黑龙学院毕业生,但温素柔一个一年级生,竟然也是鬼级,而且她还留两次级了。

    黑龙学院虽说是十年制的,但正常毕业的话,只需要上三年就行,当然了,如果没有足够好的成绩,想升级是很难的,很多人十年都在一年级待着,最终只能被强制劝退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人,是自愿留级的。

    现在南知秋的疑惑就是,温素柔究竟是因为能力不足而被强制留级,还是自愿留级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的话,堂堂鬼级强者都被强制留级,那么,黑龙学院内部,究竟有多么恐怖?

    这个学院,究竟是人才的聚集地,还是怪物的集中营呢?

    不过看黑龙学院的招生条件,貌似随便一个人都能入学。

    “可能,里面也有正常人吧。”南知秋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管他呢,明日开学,到时候,一切的谜团都会解开。”

    之后,南知秋洗了个澡,又推开秦冰的门调戏了她几句,就去睡觉了。

    不过南知秋还是很守规矩的,并没有私自踏进秦冰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每天有美人相伴,还能随便调戏,这日子,美滋滋。”南知秋乐呵呵的躺在床上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把调戏秦冰当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是日晚间,距离黑海城千里之遥的华国四大名楼之一的蓬莱阁顶,一个年过七旬却依然神采奕奕的老人正迎风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狂风拍打着他身上的布衣青衫,抚动他花白的长发和胡须。

    突然,他微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,笑了笑: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,附近的建筑顶上正有一道黑色人影一跃而起,乘着风,跨越上百米的距离,稳稳地落在了蓬莱阁顶上。

    =

    此人也是名老人,也已年过七旬,但他穿着一身黑色衣衫,再加上没有留胡须,头发也是纯黑色的,所以显得年轻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云崖老兄,久违了。”黑衣老者抱拳说道,一时间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们还年少轻狂时,曾一起仗剑走天下,豪情万丈,何其快哉,一转眼,再一次相逢时,已是老态龙钟之人了。

    “龙弟,可还记得五十年前的约定吗?”南云崖转身看着对方,笑问道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无奈一笑:“当然记得,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手中拎着的一壶玉露老酒扔了过去:“没想到,你会真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南云崖接过酒,打开盖子喝了一口,酒劲直往鼻子里窜:“啊……好酒,不愧为存放了八十年的烈酒,够劲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喝一瓶酒,可能会搭上性命,值吗?”黑衣老者微微皱着眉头,略有些伤感的问道。

    南云崖已是大笑了起来,紧跟着又猛灌了两大口烈酒,擦着嘴巴,感受着狂猛的风,南云崖说道:“那个地方,六十年才出现一次,人这一生,不过百年而已,错过这次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,所以说,就算是不为了那个赌,我也是要去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南云崖竟是将这赌赢的八十年烈酒扔向了黑衣老者。

    这瓶酒,是在黑衣老者的父亲结婚时,埋下的酒,想要存到黑衣老者结婚时打开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二十多岁的时候,就跟南云崖认识了,听闻此酒的存在后,南云崖就一直对之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有一天,他们结伴来到这里,聊到那个江湖传说时,南云崖正好跟黑衣老者打了个赌,赌的就是,下一个六十年,那个地方重启时,南云崖本人敢不敢进去,而赌注,就是那瓶酒。

    现在,南云崖来了,而这瓶老酒,也已存放了八十年,试问,天下还有第二瓶吗?

    “怎么不喝?怕什么,我请你的,喝吧。”南云崖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黑衣老者扬起酒壶,喝了一口,然后,他低头看着酒壶,说道:“你的孙子南知秋,去我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龙学院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臭小子,我早就应该猜到他去了黑海城之后,肯定对你那小破学校产生好奇心,也好,你那小破学校里,还是有点好东西学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南云崖背负双手,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色:“时辰快到了,我也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崖老兄,近千年来,进入那个地方的强者大能无数,但却无一人活着回来,其实,你不去,也没人会怪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龙弟啊,你怎么年纪大了,就变啰嗦了?而且,我对自己这把老骨头还是很有信心的,就此别过。”言罢,南云崖乘风跃起,朝着远处的海面飘去。

    “云崖老兄,我会在这里等你七日,希望你,功成而回。”黑衣老者扬声大喊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个地方,只现世七日,七日之内,如果南云崖没有回来,那就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南云崖的身影逐渐远去,黑衣老者缓缓抬头,望向了星辰大海:“我又何尝不想与兄长同往?但我与闲云野鹤的兄长不同,我所背负的东西,太多,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蹭的一下,南知秋坐起身来,从睡梦中惊醒,只见他微低着头,扶着眼睛,自言自语道:“为什么我会梦到儿时跟老头子学功夫的情景,又为什么,如此开心的回忆,心中竟会生出几分伤感?”

    突然,外面传来声音,打断了南知秋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南知秋,你要睡到什么时候?还不快下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南先生,可以用早餐了。”

    南知秋微微一愣,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竟然发现,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南知秋生平第一次睡到这个点才起床,他一般都是六七点就起床了,从无例外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有想太多,毕竟只是睡了个懒觉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就来。”南知秋回应着客厅里的两人,快速穿好衣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客厅餐桌上,秦冰瞪了南知秋一眼,说道:“开学第一天就睡懒觉,害我要跟你一块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做了个梦,一不小心睡过头了,要不,我让你亲一下,消消气?”南知秋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你,快点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问题来了,我是先去死,还是先吃饭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