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六零三 鬼王殿中 鲜活肉身
    正在思索,四十九处阵眼中又有一处所供真气陡然增强了三成不止,却是又有一人有所领悟。墨染还未顾上惊叹,居然接二连三又有弟子功力大进,前后一数竟有七八人之多。九幽门的功法乃是先易后难,越向上修炼,越要修聚无边真气,每提升一重境界,还要面对真气暴涨对形神的压力。九幽门历代就有许多出色弟子,不能驾驭暴增的真气,导致走火而亡的。

    那些弟子功力大进,偏生并未跨越一重道行境界,才能安稳无虞,亦是最为可喜的局面。真气暴涨之下,对九曲图而言亦是一记大补。九曲图经过墨染精心祭炼,威能极大,甚至墨染还打算抛弃肉身,将元神投入其中。毕竟与肉身相比,法宝之物更加来的坚固可靠。尤其魔道中人,修炼神魂居多,对自家庐舍更是不甚看中。

    九曲图得了一股粗大之极的真气滋养,轻轻一震,一道新的禁制生成。墨染微微一喜,到了脱劫境界,法力增长甚难,往往修炼经年,也不过增长个一丝一忽而已。七八位弟子修为突破,着实是意外之喜,当下也不客气,将多出的真气一口吞下,在体内运炼了一番,自觉修为略有进境。

    “可惜这些弟子无人能突破一层境界,若是那样,必然爆体而亡,多出的真气被我炼化,说不定还能多祭炼出几重禁制。”墨染咂咂嘴,心头十分可惜。魔道中人,薄情寡恩,弟子修为突破反哺回来,他首先想到的不是感激,竟是感叹无人横死,汲取不到多出的黄泉真气。却不知凌冲也想让众弟子有人突破境界,可惜自家的黄泉圣法也只凝结金丹,无法上攀更高境界,自然不能提升他人的道行了。

    墨染功力大进,连带九曲图也越发神妙,浊流滚滚之间,离枉死城越发近了。但枉死城散发的压力也越发强大。无尽怨念、恨意,化为滚滚洪流,几乎演变为了实质。无形恶念怨气只作用于修士道心之上,魔道修士精于搏杀,讲求损人利己,对道心打磨比不上玄门、佛门弟子,墨染虽已脱去几重天劫,但道心在无边恶念之前,还是稍显脆弱,未出几个呼吸,已是额上见汗,眼前丝丝幻象生出,似有无穷恶鬼,提头断脚,惨嚎厉笑而来。

    墨染当即镇定心神,好在身外尚有一条九曲浊流抵挡,好歹元神又恢复了清明,暗道一声厉害,幸好赫连无敌早已料到此着,赐下了解救之法。墨染取了一张符在手,此符是赫连无敌手书“照心符”符宝,取以魔制魔之意,能以散魂魔光护住修士元神,一个时辰之内任是天魔亲至,也难撼动。

    墨染将此符以真气激引,一团魔光当即映射出来,充斥在九曲图内。一声低低鬼笑过处,元神上似乎被月华照耀,清明了许多,连枉死城所发恶意、怨念也被排除在外,不得侵入。

    九曲图中弟子被魔光一照,心魔尽去,又复龙精虎猛起来。凌冲原本被怨念侵袭,非但不惧,反而惊喜不已。怨念恶意在别人畏入洪水猛兽,但以噬魂劫法炼化之后,却是一记大补。尤其枉死城中昔年聚集的鬼魂太多,除却恶念、怨气之外,尚有绮念、思绪等等,诸般七情六欲,竟是五色杂陈。历经无穷岁月,依旧无边无际,只在这座鬼城之中缠绕酝酿。

    就算墨染脱劫修为,不小心被魔念侵入灵台,也免不了狂性大发,堕落入魔,但噬魂劫法中自有炼化七情六欲的手段。体悟世情百态、人心鬼蜮,将之化为己用,本是噬魂劫法最正宗的修证法门。只是凌冲不愿将噬魂魔念乱洒,侵入人心,没成想无心插柳,倒在枉死城中寻到了最为妥当的修行路数。

    正在炼化魔念怨气不亦乐乎之时,却被照心符魔光上身,将魔念隔绝在外。就如老饕见了美食,却不得下口,别扭到了极点。当下就要暴起发难,打杀了墨染,免他再来碍事,想了想又按捺下来。墨染法力既高,仓促下手未必能成。再者也要瞧瞧赫连无敌图谋的究竟是何宝物,等他到手再发动反噬也不迟。

    墨染有照心魔光护神,胆气大壮,九曲图径自入了枉死城中。那鬼城之中布局一如人世,街道阡陌,四散纵横,皆是以巨石铺就苔痕斑斑。鬼城中恶念更甚,墨染眼见九曲图外一层幽暗魔光被不断侵蚀抵消,渐渐剩下薄薄一层。当即魂飞天外,若照心魔符失效,恶念侵来,可不是好耍子的。狠命催动九曲图,黄泉之水流动不休,径往城中一座鬼王大殿飞去。

    枉死城中央一座大殿,想来是鬼王判官所居,殿门紧闭。墨染到此全无顾忌,黄泉大河化为无边浊浪,狠狠拍在殿门之上,竟是应手而开,全无禁制。墨染轻轻易易入了其内,殿中颇为空旷,阴气森森,本是昏暗一片,吃黄泉水光一照,两厢之中似有许多鬼影,影影绰绰,磨牙吮血,似欲搏人。

    阴府之地过于诡异,连赫连无敌等辈都忌惮非常,不敢轻易涉足,何况墨染一个小小的脱劫之辈?瞥见无穷鬼影爪牙舞爪似欲扑来,也忍不住脊背发寒,两鬓见汗,壮着胆子望去,好半天才松了口气,哪里是甚么鬼影,分明是一排泥塑的偶像,依着判官、牛头、马面、鬼差、小鬼的次序,一溜往下。

    墨染心下一松,忽然想到:“地府中阴差判官无数,皆是活物,要这些塑像何用?”无意间又瞧了一眼,忍不住就要惊吓出声。这一次瞧得清楚,哪里是甚么泥胎木偶,那判官、鬼差个个神气活现,或怒目圆睁、或大口血盆,分明便是一具具真实的肉身在此!

    这些肉身杵在那里,死气沉沉,并无气息或是法力波动,就似石像木雕,似乎其中元神不在,早已走脱。墨染回过神来,略一思索:“是了!轮回破碎,地府封闭,诸大阎罗天子不知所踪,必是将一干判官鬼差的元神也一并带走,只留肉身在此。只是为何奈何桥上仍有黑白无常镇守?”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