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六零一 各有后手
    薛蟒插言道:“既然有大鬼祖投靠,为何不令其来助我等一臂之力?”长景道人似笑非笑道:“诸大鬼祖心思诡诈,掌教唯恐有诈,将之禁锢搜魂,之后又将其玄阴元神送给了老夫,你想瞧一瞧那位鬼祖现下是何模样么?”

    薛蟒心头一寒,魔道行事悖逆天理,肆无忌惮,那位鬼祖亦是走投无路才要投靠天尸教,不想脱离了冥狱却仍是逃不出天尸掌教的魔掌。尤其长景道人在天尸教中是出名的阴毒狠辣,鬼祖落在他受,不问可知下场必是极为凄惨的。

    长景道人望了奈何桥一眼,将袍袖一抖,现出两道光华,落地化为两位真君,皆是尸气遍体,面容狠厉,却是天尸教中恶尸、毒尸两位元婴真君。他两个兀自摸不清头脑,正在四处张望。

    长景道人阴阴柔柔道:“此处是地府阴曹,前面便是奈何桥。待会我与薛蟒会拦住黑白无常两个,尔等便依先前吩咐,驾驭了我这杆太阴鬼祖幡,前去枉死城盗取一卷生死簿。那生死簿的所在你们已烂熟于心,此事是掌教亲自吩咐下来,万不可稍有差池,不然你们想死都难!”

    薛蟒听闻“太阴鬼祖幡”之名,不由得望向长景道人手中那杆小幡,却见除了魔气升腾,别无异状。恶尸毒尸两个委委屈屈答应一声,他二人也是憋屈,本是元婴修为,算是一方强者,坐镇一域。哪知在长生老祖面前,与蝼蚁相差有限,被捏圆捏扁,偏偏丝毫反抗不得。两人被带来阴府,是受了天尸掌教之命,前去夺取一卷生死簿。至于前因后果一概不知,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长景道人将手中太阴鬼祖幡递给了恶尸道人,说道:“操御此宝的口诀我已传了,尔等有此宝护身,当可无恙。地府中向来不许长生级数修士进入,怕其肆无忌惮摄走生魂,扰乱轮回。但对长生之下的修士,却不甚防备。老道与薛蟒绝过不去这道奈何桥,就要靠尔等将那生死簿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恶尸道人战战兢兢接过太阴鬼祖幡,往上喷了一口真气,果然那小幡滴溜溜一转,化为三丈高下,幡中隐隐有鬼物咆哮之声,满是不甘癫狂之意。长景道人面现得意之色,此宝费了他许多心力,想要将之演化为一件法宝,总缺少一道玄阴级数的生魂。天尸掌教便是瞧破这一点,以那位大鬼祖真身为酬,诱使其出山,一探地府的虚实。

    长景道人也是静极思动,正好来见识一番传说中的幽冥鬼府究竟是何模样,等恶尸与毒尸两个将太阴鬼祖幡祭起,化为一团乌云,蓦地呵呵笑道:“走罢,且去瞧瞧传说中的黑白无常,究竟是甚么货色!”当先一步,跨上奈何桥!

    薛蟒紧随其后,二人缓步上桥,先前几步并无异状,等到奈何桥中之时,一位白衣无常蓦地现身,十指如钩,往长景道人头顶抓来。长景道人不躲不闪,玄尸头顶浮起一朵幽幽黑莲,莲瓣飘散之间,已将这一抓轻轻挡下。这一手以本身尸气演化黑莲,来的并无丝毫烟火气息,瞧去竟是比正道还要来的正道。薛蟒见了,艳羡非常,长景道人身兼正一道与天尸教两派之长,神通手段层出不穷,加之是硕果仅存的长老,地位只在掌教之下,一应修行所需天地宝材得了无数,着实祭炼了许多上佳法器。不似他自家为了祭炼九具旱魃分身,几乎将身家耗尽,还被人暗算,将主尸夺去,变得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薛蟒紧随其后,张口吐出一道本命真火,色泽幽暗,向白无常烧去。此火是这具旱魃所生本命真火,虽不比主尸的焚天破狱魔火霸道,但也不可小觑。火作一线,却是觑准了白无常手中哭丧棒,想要将之烧断。

    白无常理也不理,哭丧棒依旧往长景道人左肩落去,忽有一道黑影窜出,大手一拍,竟将旱魃真火生生拍散!薛蟒心头一凛,这具旱魃并玄阴级数纵使肉申请强悍,只要不入玄阴,便不算上乘,全靠他的玄阴元神支撑,但被黑无常轻描淡写一掌拍散,着实令人惊奇。

    长景道人百忙之中喝了一声:“黑白无常专勾神魂,莫要遁出元神,只以僵尸肉身之力与之缠斗便是!”薛蟒当即打消了以玄阴元神取胜的念头,老老实实御使旱魃真火,又靠着旱魃之身与黑无常斗法。

    两尊玄阴老祖与黑白无常斗法正疾,恶尸与毒尸两个藏身太阴鬼祖幡中,不敢怠慢,恶尸道人一掐法诀,那魔幡所化乌云当即遁上奈何桥,不管不顾,往枉死城冲去。白无常目中神光一闪,伸手欲抓,却被长景老道一声低笑,一掌拦住。就这般竟是轻轻易易过了奈何桥,恶尸与毒尸两个不敢耽搁,忙向枉死城飞去。原本这杆太阴鬼祖幡炼入了一位大鬼祖的元神,就要立地演化法宝,是被天尸掌教以一道符印封禁,不令其升华,因此还算不得是玄阴级数。黑白无常只奉命拦截长生级数的老祖,对法宝之物倒是不加管束。

    夜乞老祖与鬼铃、伽薄三个亦在奈何桥上遭遇了黑白无常,不过他三个并无一个知晓地府底细,只想凭着蛮力打通奈何桥,就此遇上了苦战。原本夜乞老祖自矜身份,只命鬼铃与伽薄两个上桥与黑白无常放对,自家想要趁机溜去,谁知黑白无常受地府本源操控,居然另行演化了一对新的无常出来,这一下以四对三,纵然夜乞老祖魔威滔天,也陷入了苦战之中。

    苦斗了良久,夜乞老祖终归是魔道巨擘,智慧不凡,蓦地脑中一亮,叫道:“伽薄!快将你手下鬼王俱都遣出来,赶往枉死城!”伽薄老祖怒吼连声,以肉身之力硬抗黑无常的哭丧棒,要硬夺下来,正打的高兴,闻言不解道:“我等都过不去,何况是底下的孩儿们?放他们出来岂不是送死么!”他倒是将鬼城炼成法宝,随身携带,城中尚有几位鬼王,只是这等打生打死之处,令鬼王出来不是给人送菜么?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:rdww4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