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八七 魔念浸染
    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。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: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。

    九曲九泉图演化无边黄泉之水,如垂天之慕,向下压来,只要压得实了,这一城的鬼物势必尽数飞灰湮灭。城中忽有大喝之声传来:“伯齐老鬼,欺人太甚!”一道身影飞上半空,恶狠狠一拳捣出,拳风所及,方圆千里之内皆起了一阵飓风,狂卷乱飚,拳力逐天而上,生生将九曲九泉图所化浊流大河击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人正是伽薄鬼祖,以肉身成道,近战之术天下无双,现了鬼祖法身,高有数十丈,周身筋肉如铁,阔口獠牙,面生四目,说不尽的狰狞可畏,叫道:“伯齐!你们九幽门太过霸道,只因我不服拘束,就要来将我打杀么!”口中说话,一双鬼手一分,无尽冥土气机涌来,化为一杆大棒,横空便是一挑,又将九曲九泉图挑飞。

    鬼祖之辈更是奸狡无比,一面说话逗引伯齐心神,一面又暗中出手。这一棒之威甚大,九曲九泉图硬生生承受了一棒,内中无数禁制被击的粉碎,险些被打落品级。好在此宝元灵已生,当即出手梳理图中元气,免得遭受重创。

    伽薄鬼祖一击得手,正得意间,忽然一道阴影现于身后,一只大手轻轻摁来,正拍在他真身背上,那大手纯为黄泉真水所化,歹毒无比,善能销骨毁神,滋滋声响中,将他法身腐蚀了一大块!

    伽薄鬼祖怪叫一声,已知是中了伯齐老祖暗算,以九曲九泉图吸引他心神,却将玄阴元神遁出,一击得手。鬼祖不敢回击,一步踏出,已在万里之外,但见一道阴影凝立,一语不发,又伸出一只大手拍来。

    伽薄鬼祖长吸一口气,背上血肉模糊,隐约是一只掌印的形状,但随即血肉蠕动,转瞬之间已生长完好,就似不曾受伤。肉身成圣,灵肉合一,肉身之伟力不可思议,无论受了多重伤势,只要真气足够,一个念头之间便可血肉再生,但黄泉之水,其性甚毒,表现看去无恙,内中却仍有残留之气,不断吞噬腐化其血肉。

    伽薄鬼祖于冥狱成道,生平也不知经历多少大战,受了伯齐老祖一记暗算,仍自怡然不惧,大棒一横,将对手攻势挡住,随即棒随身走,如卷龙蛇,棒影铺天盖地之间,罩向伯齐老祖元神阴影。

    伯齐老祖将手一招,九曲九泉图落在掌中,轻轻一抖,化为一柄长剑,剑尖颤动,千点万点,每一剑皆正中棒影,每一相交,必惊起无穷气浪,两位玄阴老祖交手之间,声势猛恶之极!

    九幽门亦有剑术流传,尤其在伯齐老祖手中施展出来,更是精妙到了极处。凌冲自然不肯错过这般观摩的良机,无奈两位老祖动手,一剑一棒之间,搅动天地,法力波及,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修士所能窥探,只瞧了一眼,就险些双目流血,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耳边墨染声音传来:“众弟子收心运功!”凌冲一凛,忙镇定心神,将黄泉真气毫无保留注入九曲图中,免得露出破绽。果然墨染甚是满意,也将元神显化,投入九曲图中,神宝合一,驾驭宝图,演化无边浊流,一气冲入鬼城之中!

    鬼城中皆是伽薄鬼祖麾下,亦有法力高强者,见两位老祖动手,自忖逃遁必死,不如奋力反抗,还有一线生机,当下便有无数阴鬼施展神通,往九曲图所化大河上击来。

    墨染法力经天劫洗礼,甚是精纯,不在金世宗之下,只不过金世宗精修刀法,他却转为祭炼法宝,这道九曲图在他手中祭炼了几近千年,甚是灵动,所化浊流大河波光绚烂,将无数神通一口吞下,也只打了几个浪花而已。九幽门法术神通天生克制阴鬼之身,浊流大河所经之处,无数阴鬼逃避不及,被生生卷入,经由阵图炼化,打散为精纯真气,反哺了这件法宝。

    凌冲等众弟子托庇其中,这是真正的战阵杀伐,神通法术满天乱飞,非是靠单打独斗便能取胜,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的下场。众弟子在阵图中个个面色惨白,唯有拼命鼓催法力,注入九曲图中,这件法宝多一分威力,他们也多一分安全。

    凌冲自然也不敢怠慢,三百六十五处黄泉真水发动,所供应的真气倒是堪比一位寻常的金丹弟子。大战爆发之后,墨染要专心御使九曲图,诛杀鬼城中鬼物,对众人的防备也松懈了下来,不克时时紧盯。凌冲先前分出的噬魂魔念本就在九曲图中逛荡,内中藩篱一去,登时活跃起来,借墨染调动九曲图真气的当口,瞬息之间已游遍整座阵图,他早有打算,他的噬魂劫法修为不够,还不能沾染高阶法器中的禁制,转而将目标对准二三十个弟子。紫府中噬魂幡抖动不休,分化无穷魔念,条条魔念如电如轰,一弹指间已在所有弟子紫府中潜伏下来,伺机污染其元神。

    这些弟子中不乏金丹、元婴境界的大高手,法力浑厚,但再也想不到竟有噬魂道之人混入阵图中,偷施暗算。连墨染都万料不到凌冲竟精通噬魂劫法,尤其噬魂魔念并未触碰九曲图核心禁制,只沾染了一干九幽弟子,神不知鬼不觉,一时不察,竟被凌冲得手。

    凌冲安然种下噬魂魔念,心头笃定,集中精力输送黄泉法力,偶尔在其中夹带私货,以魔念分神刺探九曲图祭炼之妙。这般法宝祭炼之法,已是上乘器修的手段,不知九幽门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冥狱中各位鬼祖无不将万鬼阴池当做随身至宝,苦苦祭炼,此宝在手,妙用无穷。但偏生伽薄老祖以肉身成道,只一意打磨自家肉身,万鬼阴池视同鸡肋,并不曾祭炼。连这座鬼城中众鬼也不过为了显摆排场,搜罗了些孤魂野鬼,颇有来者不拒的架势。

    但越是如此,越有那修为高深,不肯寄人篱下的鬼王鬼将前来投靠,只求一个自在无拘,谁知今日有此横祸。鬼城**有十几万鬼物,修为在金丹之上者亦有数千,尚有几百元婴鬼王,若能合力一处,未必不能与墨染的九曲图斗上一斗。无奈鬼蜮难测,大难临头,众鬼先想到的唯有各自逃命,乱成一盘散沙。墨染脱劫法相与九曲图合一,浊流连刷,专挑元婴鬼王下手。元婴鬼王单打独斗根本反抗不得,被大河一刷,飘飘荡荡落在其中,不见了踪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