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八六 伽薄老祖
    赫连无敌深谋远虑,早就打算在大劫降临之前,肃清冥狱中诸般鬼祖,免得后防不稳,毕竟九幽黄泉门与其他门户不同,修为越高,与黄泉阴河的联系便越紧密,尤其是他这等玄阴级数的老祖,元神早已与冥狱本源相连,倘若强行挣脱,便要从长生境界跌落,这是每一位玄阴老祖皆无法容忍之事。

    九幽门早已暗中经营多年,对诸位鬼祖或分化或打压,连元婴之上的鬼王也不放过,如今赫连无敌也懒得再等,以雷霆手段发神作书吧!五位老祖中最矮小的一位将手一挥,一条大河飞出,将分在他手下的弟子裹住腾空便走,移形换位之下,众人已来至一座高山之上。

    冥土中戊土之气与黄泉之水最生,化生为许多高山大河,只是阴气森森,迥异于阳间物事。凌冲所在队伍不过一二十人,但各个修为精深,起码也在金丹之上,倒是凌冲只有凝真修为,甚是出挑,平白受了不少白眼。凌冲也懒得伪饰,一一回瞪回去,当下就有几人心生不忿,要出手教训,恰有一位脱劫级数的宗师厉声喝道:“我乃伯齐老祖座下墨染,尔等归为老祖统领,与鬼物对阵之时,务要奋勇争先,自有重赏!若是裹足不前,立斩不饶!本座赐尔等一卷阵图,尔等各安其位,只将自身真气注入其中,借阵图而动,自能护住自身无事!”

    将手一扬,一道宝光飞起,其中隐约是一卷图画模样,渐次招展开来,图画之**有二十四处空缺,墨染将手一指,众人身不由自,飞身入了阵图之中,墨染喝道:“还不速将本身法力注入!”众弟子不敢违抗,忙端正心神,将法力狠狠灌注阵图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高下立判。阴祖只传授了数十人黄泉圣法,归属于伯齐老祖麾下修炼黄泉圣法之人只有三个,此三人一经发动,头顶各自现出一条小小浊流,一经注入阵图,立时激起一圈圈蒙蒙光华,远比其他弟子真气修为来的浑厚精纯。

    其余弟子修炼的法门要远逊于黄泉圣法,所贡献的真气竟比不上凌冲等三人所发。凌冲虽只凝真境界,但体内三百六十五滴黄泉真水齐动,真气之强,竟不弱于一旁的几个金丹弟子。

    他也是首次见识到阵图之物,之前曾有耳闻,知晓阵图之物亦是一件法器,但别有一种微妙,以诸般天材地宝,描摹天地大道于其中,与符器倒有几分相似,甚至上古之时便有一脉修士,只修阵图,到了一定火候,再将元神与阵图化合唯一,亦有机会冲击长生境界。

    九幽门底蕴深厚,有阵图一脉传承不足为奇,凌冲表面上十分乖觉,趺坐阵图之中,将本身黄泉真气毫无保留释放开来,实则却从噬魂幡中分出一缕魔念,借由真气之助,在这卷阵图中遨游。反正方有德已然出手,不怕暴露,再者与他一般好奇之辈所在多有,必也会放出元神灵识,探究此宝之妙。

    果然墨染只淡淡瞧了一眼,全不在意。进入阵图的所有弟子都忍不住放出灵识,探查这卷阵图之妙,修为最深者是一位元婴真君,在阵图禁制中肆意游荡。这卷阵图名唤九曲图,乃是仿了伯齐老祖一件随身法宝所炼,威力至大。这些弟子元神乱飞,也无法究明此宝之根本,索性听之任之。但他对凌冲三人修为之精纯,深感惊诧,就连他所练也非是黄泉圣法这等至高法门,不由心生妒意。

    “阴祖太也胡闹,黄泉圣法岂是随意乱传的?就算是伯齐老祖也非是以此法成道。百年以来,总有一两百人在阴祖处修炼此法,但大多受不得凝练金丹时黄泉真水反噬,爆体而亡,也只有区区数人机缘巧合,安然渡过,但此法若要成道,须修聚无量真气,寻常人物根本驾驭不得。那三人眼下看似真气浑厚,远超同侪,但后患无穷,不能交以重任。”

    黄泉圣法修炼之时,最大的关隘却是修士驾驭不得庞大之极的黄泉真气,导致真元逆冲,当场爆体而亡,九幽门中以此法登临大道者,亦是凤毛麟角。凌冲放出噬魂魔念,见墨染果然不曾在意,便胆大起来。噬魂魔念比一般修士的灵识更加隐蔽深沉,借由禁制之力,瞬息之间游遍凌冲真气所过之处,但要往核心禁制中侵染,却被一层隐晦的法力阻挡。凌冲不欲惊动墨染,当即住手。

    九曲图被墨染祭炼的与心神相合,但有异动必会查知,凌冲也不敢甘冒奇险。众弟子入阵之后,墨染心念一动,九曲图一抖,化为一条污浊河流,腾空便走,电射一般投向东去。

    此山东去不远,竟有一座巨大城池盘踞,内中影影绰绰,不知驻扎了多少阴鬼。凌冲身在阵图之内,却不妨碍他查探周边形势,见那座大城法度森严,建造的颇有章法,不似寻常,也是吃了一惊。第九层冥狱素来荒凉,却不知为何一下冒出这许多阴鬼来。

    伯齐老祖早已隐去不见,此来是奉了赫连无敌之命,对盘踞鬼城中的一位鬼祖下手。冥狱广大无边,又有无穷空间隐匿,但九幽门立派悠长,早已将各层鬼祖栖身之地、所修道法境界,查探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鬼城中鬼祖名唤伽薄老祖,乃是十分罕见的以肉身成道者,神通广大,素来鼻孔朝天,不服九幽门管束,连赫连无敌派来招安的使者也给打杀了,伯齐老祖在五位出战的长生老祖中法力最强,又有一件九曲九泉图的法宝在身,被遣来诛杀这位伽薄老祖。

    那座鬼城是伽薄老祖数万年经营的根基所在,伯齐老祖甚是阴险,自身隐去不见,却暗将九曲九泉图放出,化为一条无边大河,显现于鬼城之上。这般大河压顶,城中阴鬼见了,无不惊惧非常,登时犬突狼奔,四散逃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