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八二 忽来恶客
    地煞七十二,魔教中每一门功法合用哪一种煞气,皆是无数前辈以性命、经验总结,但纵使名门大派出身,要寻到合用的煞气,也非是易事。毕竟许多地煞阴脉只在冥狱之中,才有最精纯的储备。要撕裂空间,直达冥土,非是那么容易。而且上好的阴煞地脉早已被各大鬼王瓜分,只看当年凌冲修炼玄霜阴煞时,还要算计两大鬼王火并,才能将阴煞井安稳到手便知。

    黄泉圣法不必修炼煞气,却是意外之喜,丹田中成就一粒本命真水之后,尚有下一步的修法。黄泉大河中除却真水之力,尚有先天戊土精气蕴含其中,黄泉圣法凝煞境的功夫便是精炼戊土之气,与本命真水合练。

    黄泉之水本就是囊括戊土与真水之气,再由冥狱本源气机升华,才别有一番妙用。那一条黄泉大河中戊土精气翻翻滚滚,取之不竭,不虞匮乏。凌冲按着心法所示,缓缓吸纳,不多时周身便又多了一团土黄色气机,古朴厚重,似能包容万物,渗入周身穴窍,直达丹田,与本命真水相合,登时生出另一种妙用来。

    丹田中一滴土黄色水滴幽幽悬浮,每一旋转皆吞吸极多外界气机。这粒水滴如今才算是真正的黄泉之水,虽是后天之物,但其性妖异,按着黄泉圣法所载,这一粒黄泉真水有真正黄泉六七分威力,能洗净修士神魂,使之忘却本来面目,就似在轮回路上走了一遭。

    一粒本命黄泉真水厚重的难以想象,其中蕴含真气之多,是同级凝真境界气修的数十倍。本命真水初成,便散发出一股信信凶威,竟将原本盘踞在丹田中的一粒金丹硬生生排挤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这粒金丹是“祁飞”生前所练,祁飞此人生性阴狠,却无甚大运,只在早年误打误撞,灭了一处小小修行门户,得其镇派剑诀,却也只到金丹而至。他用了几十年功夫,将所学融会贯通,成就金丹,又凭借天资修成了剑气雷音的手段,这才敢纵横天下。

    但他在凌冲手下屡次吃瘪,再加上进无路,这才答允严亢的招揽,想要从九幽门中学得上乘道术,倘若他能拜入严亢门下,就算学不到黄泉圣法这等镇派秘典,至少也能学到比他原来的剑诀高明甚多的神通,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被凌冲杀得魂飞魄散,还顶了他的人皮混入九幽门中。

    祁飞所修金丹本质不高,只有三品的品相,尤其又是剑修之道,不求厚重只论精纯,才会被一粒本命黄泉真水逼挤的十分落魄。当初凌冲炼化祁飞的魂识,本想将金丹一并化去,转念一想,却留了下来。噬魂幡并不缺一粒小小金丹的给养,留下此丹又能坐实他“祁飞”的真正身份,这一记后手果然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凌冲心念一动,那一粒金丹蓦地爆散开来!玄魔两道弟子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会自毁金丹。毕竟一粒金丹是神魂寄托,元气相抱而成,不知费了多少苦功,要经多少烧炼,一旦毁去便是道基无存,再无回旋之余地。设非御敌必死,要借着金丹之力死地求生,凌冲毁去金丹的手段十分暴戾,毕竟是别人之物,也不可惜,但在外人瞧来,却要气的顿足捶胸了。

    金丹爆开,自有无数真气随之暴动起来。祁飞的金丹中以剑气为主,夹杂些许阴煞之气,凌冲尤有余暇细细分辨,当初祁飞凝煞时并未寻到上乘阴脉,修炼的煞气也稍嫌驳杂,彼时看似无碍,但道行越精进,越会受制于此。毕竟修炼之道,根基为重,就算是噬魂劫法能掠夺旁人精气元神以为己用,毕竟也要自家元神稳固,不然真气逆冲、诸神反噬之下,必定走火入魔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金丹一去,丹田中真气登时紊乱起来,就算是三品金丹,所蕴含之真气也非同小可,若不加细心梳理,极易损毁丹田。凌冲毫不犹豫,一瞬之间已选定了几缕合用的真气气机,黄泉真水微微一荡,登时将爆散的真气镇压下来,略一回旋,将合用真气炼入自身。

    凌冲本是端坐练气,忽然张口一声长啸,一道玄色气流喷将出来,比箭还疾,化为一道数丈长短的剑气直扑天外!冥狱中并无天地之分,足下也只是无穷戊土之气凝结,头顶亦是昏黄一片,那剑气由金丹中废气凝结,倒也凝练非常,直冲起数百丈之遥,方才渐渐消弭,散于冥狱之中。

    凌冲一口气喷尽废气,登时觉得神清气爽,丹田中再无挂碍,本命真水占据了核心之地,又得了一记大补,幽幽旋转之间,更见精纯。他以大毅力散去金丹,为的是脱出当年祁飞之藩篱,再攀高峰。

    忽听有人轻笑一声:“好!倒是有几分胆色!”黄泉滔滔,全无外客,这一声突兀之极,凌冲当即一跃而起,心念动处,周身腾起一股真水之力,既然修炼了黄泉圣法,对敌上阵自然是御使黄泉之力,尤其此处临近黄泉,更有无穷加持,一分法力足能激发五分的神通。他虽初入凝真,但凭了黄泉圣法真气浑厚的特质,就算金丹之辈,也未必无有一拼之力!

    就见一道浓稠到了极处的血光起自幽深不可知之地,比电还急,向他所立之处投来。凌冲一见,心头便是一惊,这道血光再也熟识不过,当年太玄重光之时便曾亲见,正是先天血神道人法力演化。当初其被郭纯阳与惟庸道人联手,斩了苦修的六大血河化身,负伤遁走,至今无踪,想不到却在此地相遇。

    说来也对,血河黄泉本是一源,皆由冥狱中发源,虽说其性不同,但血神道人若要修复伤势,再也没有比九层冥土更合适之处了。凌冲见了先天血神所化一道血河,冷汗直冒,他紫府中一杆噬魂幡内可是被方有德炼化了一面聚血魔旗进去。此旗乃是血河本源所化,就算残破不堪,也足有两三成血河之力,说不定与先天血神之间就有甚么联系,若被先天血神发现,顺手一击,他可抵御不得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