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七八 黄泉圣法
    据说两位长生老祖一番“道理”讲了三日三夜,最终阴祖收回成命,允许余下弟子各自回归。赫连无敌也颁下严令,若有弟子胆敢将阴祖所传法诀私相授受,除本人杀无赦之外,还要株连九族,以儆效尤。

    此事之后,阴祖便搬出九幽门总坛,另寻去处,但也未离开第九层冥狱。临去之时曾道:“我欲寻衣钵传人,尔等若见到少年可造之材,可引来我看,必有好处赐下!”阴祖神通广大,连赫连无敌带了几件法宝,也只能勉强将之逐走,他既说有好处赐下,门中长老莫不动心,对此赫连无敌无置可否,依旧闭关修行,不再过问。

    阴祖之事已过去百年,有不少长老陆续引荐了许多有为的少年男女,但无一例外,俱都石沉大海,音信全无。魔道之辈,心思凉薄,只要自家有好处,哪管弟子死活?明知阴祖授徒的手段残暴,为了长生老祖的赏赐,仍是不断遣送有资质的弟子过去。

    申虚毁去了一件万鬼化神幡,又走脱了阴骨鬼王,罪在不赦,掌教怪罪下来,绝无好下场,便思忖将“祁飞”引入阴祖门下,能通过阴祖的手段,成为其入室弟子,可说万中无一,他也不指望“祁飞”能有如此逆天之气运。只要“祁飞”到了阴祖手中,绝难回转,大可将一些责任推在其头上,总是一条保命的妙计。先前便是故意引“祁飞”与向峰照面,谁知向峰太过草包,连一剑也接不下,白白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凌冲只觉天旋地转,那口枯井望去不过三丈高下,但却别有乾坤,想是用了缩地成寸的法门,联通另一处世界。待得心思宁定,双足落地,耳中听到无穷水声轰鸣之音,寻声望去,不由呆了一呆!

    九层冥土分别为玄阴地狱、孽镜地狱、铁树地狱、失魂地狱、蚀骨地狱、血肉地狱、阴火地狱、寒冰地狱、无间地狱。其中又由三途河、阴川河、血河、冥河、幽冥河、忘川河、玄霜河、黄泉八条大河相连。第九层冥土之中自然便是黄泉大河,他面前正是一条无边无尽的土黄大河!

    九幽门的黄泉大河已是波澜壮阔,威力无穷,但与面前这一条大河相比,不啻小巫见大巫。面前这一条黄泉大河才是先天而生,得乾坤造化,无边无尽,浩浩汤汤,无始无终,周流与九幽之地,渡阴化幽,成就无量功德。

    九层冥土中无上下四维之别,这一条黄泉自虚空中来,长不知其几许,宽亦不知其几许,可说在足下、头顶、道左、身右,种种变化不一而足。凌冲只贪看了几眼,元神一阵恍惚,脑中似有一个声音呼唤,就想迈步跨入黄泉之中。幸好紫府中噬魂幡狠狠一抖,才将他惊醒。此幡越发神异,居然能自发护主,十分的好用。

    凌冲倒吸一口凉气,忽然想到当年尹济祖师、噬魂老人两位,是否也曾深入冥狱,就在黄泉之前立身驻足,潜思良久,才会创出太清役鬼劾神之道与噬魂七情魔念的法门?可惜身边并无晦明童子伴随左右,无法询问当年尹济祖师之心境了。

    正思忖间,忽然心头一凉,一道惊艳刀光自虚空扑跃而出,刀芒拖曳彗尾,全无花哨变化,一刀直劈,往他眉心斫来!这一道刀意凝练到了极处,满是与敌偕亡、誓分生死的意味,功力境界绝然超脱金丹元婴之上,以凌冲的修为,只能闭目待死而已。他在刀光及体的瞬间,居然还有心思观察刀气的变化,一个念头闪过:“这一刀是以水行真气推动,却逆反先天五行,成了后天锐金之气,刚猛莫垓,纯论刀意,已然超脱九幽门水行道法之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刀刀出无回,凌冲也只能闭目待死,忽然滚滚黄泉之中,飘来一朵小小浪花,凝为一团婴儿拳头小大的水团,后发先至,与堂皇刀气狠狠撞在一处!那一团水气看似柔弱,却无坚不摧,生生将刀芒撞得哗啦啦解体不绝,摇碎满天星光,余势不衰,竟生生穿破虚空,不知去了何处。

    刀芒崩散,凌冲元神才从方才生死顷刻中清醒过来,忙一躬到地,说道:“弟子祁飞,谢过老祖救命之恩!”黄泉滔滔,别无他声,忽然一道玄奥到了极处的意念不知怎的,径直落在凌冲紫府之中,显现出一篇繁复法诀!

    凌冲精修《噬魂真解》,对魂魄元神心得之深,只要噬魂老人与夺魂道人不出,颇有余子碌碌之感,但这道意念来不知其所来,去不知其所去,潇洒自在,举重若轻,轻松到了极点。凌冲面无表情,冷汗却一滴滴留了下来,若是方才那人心存恶意,只怕一个照面自家便魂飞魄散,连元神也留不下来。

    细细翻看那部法诀,登时又吃一惊,那法诀开篇四个大字“黄泉圣法”!传闻中此法乃是九幽黄泉门最高秘典,乃不传之秘,内中所载乃是炼化黄泉真水,凝聚黄泉之主的无上法门,与太玄剑派六大剑诀、星宿魔宗的《星宿魔典》一般地位,唯有掌教与诸位长老得传。

    再往下看去,只瞧了一小半,便可肯定,这部法诀多半当真是那《黄泉圣法》了,内中所授玄奥异常,满是吸纳黄泉真气、冥狱气机以为己用的法门,只是法诀不全,只到元婴境界而止。凌冲不由暗暗苦笑,他的运道着实逆天,洞虚剑诀倒也罢了,残缺不全,连这部《黄泉圣法》也自缺了下半部,好似老天有意开他玩笑一般。

    紫府中忽然响起一道沙哑声音,说道:“我名阴祖,黄泉圣法,十年法相,不然就死!”一十二个字,言简意赅,余声无闻。自然便是那位神秘无匹的阴祖所发。大意是“我号阴祖,传尔《黄泉圣法》之法门,若十年之内不成法相,死!”凌冲略一思索,便明了其意,苦笑一声,也不多言,就在黄泉大河之前盘膝静坐,仔细参悟起这部惊天动地的法门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