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六八 第一次
    贺百川怔然了一会,将这些杂念打杀,一心开始操控炉火炼剑。在凌冲感应之中,九火照天炉内部空间广大无伦,乃是其中禁制的妙用。五团五金矿石在内部各自悬浮,受地火之力精粹精炼。地火之力在九火照天炉禁制中游走一圈,杂质尽去,只剩精纯之极的热火力量,以他估算,就算四阶十六重禁制圆满的法器遇上,也要被毁去禁制,熔炼成一团废铁。

    五团矿石被真火之力狠狠煅烧,加上贺百川宗师级别的精微操控,不出几个呼吸,其中杂质与不合用之物便化为飞灰,自火炉的九孔七窍中散逸出来。只剩下五团圆坨坨的纯净五金之物,虚虚转动不定。

    贺百川更不怠慢,嘿了一声,心念操控之下,五团五金之物霎时合一,熔炼做了一团!这一团五金之物有婴儿拳头大小,内中五种金属翻翻滚滚,五色光芒闪耀不定,又过了盏茶功夫,五金之气相合,竟是化为黑黝黝的颜色,再也瞧不出原本的五色光华。这一团浑圆寂寥,莫可名状之物在炉中缓缓拉长,渐渐成了一柄小剑的模样。

    贺百川嘿了一声,法诀一放一收,炉盖大开,这柄五金小剑立时受了激引,自炉中激射而出,落在他手中。祭炼这柄飞剑前后耗时极短,但最为难得的是这五团五金之物最虽然大小不一,却能完美熔炼在一处,无有半分损耗,显出贺百川登峰造极的眼光和手腕。

    贺百川把玩了一下小剑,反手递给凌冲。凌冲双手接过,仔细打量,见剑长只三寸,通体乌黑,绝无光芒,两侧开锋,小小一柄飞剑,拿在手中,居然十分压手。要知凌冲修成金丹,双臂一振,便有数万斤的力道,还觉微沉,足见此剑用料之足,若是以真气催动起来,重量倍增,威力想来也会更大。

    凌冲试着将太玄真气灌注剑身之中,小剑登时发出一声清越激鸣,信手一挥,小剑中剑气挥洒,层层如瀑,竟微有五金之色闪耀,剑光转折之间,似蕴有无穷秘奥。贺百川看的老眼都要瞪出来,这柄小剑在他而言不过是练手之神作书吧,主要为了令凌冲感受炉火进退、五金相融、剑胚成形的手段而已,但落在凌冲手中,随手一劈,便有如此威势,这小子究竟是怎么修炼的?难道洞虚烛明剑诀当真有别人不知的隐秘?

    贺百川摇了摇头,将这些胡思乱想驱逐出去,故意淡淡说道:“此剑也算不上甚么神兵利器,不过在你金丹境界时足以敷用罢了。莫要贪恋,且搓剑成丸收起,再听我讲解铸剑关窍。”

    凌冲点头,试着将太玄真气如潮一般注入剑身,好在此剑初成,脉络尚通,以真气洗练几遍,便即通畅。剑中脉络指的是炼剑之时,依着材质、火候,所成真气运转之通道,越是高明的剑师,所铸飞剑脉络便越四通八达,复杂之极,据传最上乘的飞剑仿人体周身之脉络,一吸一呼之间如有灵性,若能炼到这一步,离开启元灵,成就法宝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贺百川到底是炼器大宗师,这柄五金飞剑脉络十分繁复,但再如何精妙,也比不上人身天生之神妙,被太玄真气一冲,几个呼吸之间便祭炼通透。凌冲喝了一声,伸手一拂,如捋须髯,那五金飞剑顺着其手势,由长变短,缩成一团,竟而化为一枚剑丸,被他张口吞入腹中。

    飞剑与剑丸本质如一,所谓搓剑成丸,将飞剑搓成剑丸,是为了在修士体内蕴养更为方便,有益其游走周身穴窍。至于对敌么,剑丸出手威力集中一点,来去如风,飞剑则横劈竖斩,集于一线,二者可谓各胜擅场,各有优劣。但在轮回世界中,剑修似乎更习惯运用飞剑对敌,而非剑丸。

    凌冲将剑丸吞下,运用真气缓缓运炼,还令其游走穴窍,温养起来。贺百川见他御剑手法精熟,别有秘传,对这位小师侄越发看不透,也越发喜欢。其实凌冲如今的手段,除却洞虚剑诀之外,尚有太清门传承以及魔道噬魂教秘法交杂其中,贺百川多年不出山门,再也想不到凌冲竟敢兼修玄魔两道,加之太清门覆灭万年,风流云散,因此对他的功法来历竟是一门也未看出来。

    贺百川接着将炉中炼剑之道详加讲解,其实凌冲通过方才贺百川一番铸炼,对炉火看顾、地火火候,以及铸炼的手法,皆有极深照见,再加贺百川一番详解,立时有茅塞顿开之感,贺百川可谓倾囊而授,末了说道:“学会唐诗三百首,不会做诗也会吟!如今言传身教都有了,你自家上手练习,反正这殿中也没甚么价值连城的宝材,尽可放手去做,炼废也无妨!”

    凌冲早就跃跃欲试,闻言当即伸手一招,一团火铜原矿飞入九火照天炉中,接着催动御火真诀,勾引地火上升,但他的法力比起贺百川差的太远,只凝练了三条火龙出来,鳞甲都还不全。贺百川却暗暗点头,自家的御火真诀如何难练,他是知晓的,凌冲虽是初学乍练,但头一次凝练三条火龙,已是十分了不起,乃是占了修为深厚的便宜。就算狄谦打入道便随自己修炼御火之法,初成金丹时,也不过只凝练了两条火龙而已,直至数十年打磨道心修为,才能勉强驾驭四条火龙。

    每一条火龙是由地火精粹演化,重如小山,其性桀骜,最难操控,也最费心神,这可比单单提炼地火火力要难得太多,凌冲勉强操控三条火龙,钻入九火照天炉中,依其中禁制布置,往炉中火铜原矿烧去。

    九火照天炉中禁制本是为了更添火力而设,三条火龙在其中游弋,登时转化为无穷真火之力,火铜原矿被其一烧,立时融化成了一滩铜水。凌冲却叹息一声,收手不炼,方才他全幅心神放在操控火力之上,一不小心火力过猛,将火铜原矿灼烧的太过。虽说亦能铸成剑器,但剑中火气太旺,已是不堪大用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