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六四 随我学铸剑罢
    凌冲双手接过,触手微温,全不灼人,仔细打量一番,小剑造形古拙,还未开锋,也无剑柄,与他所见各式飞剑精光耀目的样子绝不相同。贺百川望了狄谦一眼,先前只要他给凌冲演示一番如何操控火候,毕竟铸炼飞剑与炼丹一般,如何看顾火候才是重中之重,谁知狄谦二话不说,居然当即炼了一柄剑器。那小剑远不能称之为飞剑,还要经过打磨、开锋,再用种种灵药洗练,最后还要有修士花费绝大力气,以自身真气温养,打通剑中“脉络”,方能算是入门。

    贺百川指着凌冲手中小剑道:“这还只是粗胚,要想将之祭炼为一柄飞剑,还要以真气梳理其脉络,以灵药洗练其灵性。剑修施展飞剑,看似风光,一剑之出,劈击穹苍,内里却要耗费太多苦功,失之毫厘谬以千里。本门出产的飞剑,用料实在,锋锐绝伦,无论玄魔两道,向来抢手。你手中这柄,虽是练手之神作书吧,祭炼得当,也足可当得三阶法器,算是十分难得。”伸手从凌冲手中将小剑取了回来,顺手塞入袖中。

    凌冲兀自回味方才小剑在手时的种种触感,还有狄谦操控地火的一系列手段,皆是十分高明的手法,与剑术之道似有相通之处。贺百川见他迷迷不悟,又道:“炼剑的手段,与炼制外丹一般,俱为玄门嫡传之道,没有数十年的浸淫,难有成就。我听你师父说,你要去坊市求取延寿丹药,恰好我手边有几柄炼好的飞剑,你替我带去东海坊市出手,所得财货也够你取得丹药。若你非要炼一把飞剑,等你凑齐了所需宝材,我可出手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凌冲霍得抬头,五指凌空一抓,火井中一道黑烟地火飞来,如龙矫矢。他道心入微,洞虚真界中阳神全神贯注,带动这一条火龙滴溜溜乱转。地火之龙在他手中忽忽一转,化为一团火光,比狄谦的如豆火种大上两三倍,凌冲屈指一弹,火光中黑烟杂质飞灰湮灭,只余精纯火力。

    贺百川当即瞪大眼睛,叫道:“你以前学过控火之术?”凌冲所炼火焰精纯程度还挤不上狄谦的手段,但现学现卖,已令人叹为观止。连狄谦目中都露出惊奇之色,师徒两个常年醉心铸剑修行,对门中之事不甚上心。只知凌冲拜师之后,常年不在山上,四处逛荡,十余年修成金丹,这个进境不说惊才绝艳,倒也颇为客观。

    师徒两个只知凌冲修炼了太玄派最为难练的洞虚剑诀,贺百川私下还曾对狄谦言道,不知郭纯阳怎么打算的,居然让关门弟子修炼一部残缺法门,难不成几代祖师都不曾完善的剑诀,在凌冲手中就能化为圆满?

    凌冲心无杂念,他也只是见了狄谦的手段,有感而发,一团地火之力灼灼,但如何铸炼剑胚,却仍一窍不通。他虽未修炼过火行法诀,天下道术万流归宗,不外乎将元气提炼精纯,这却是他早已做的精熟的。他赧然一笑,散去了手上真火之力,说道:“弟子见猎心喜,可惜不曾学过祭炼剑胚的手段,倒是贻笑大方了。”

    贺百川围着他看了又看,似是见了甚么宝贝,试探道:“那这一手控火的手段,你从何处学来?”凌冲道:“左右不过是提炼元气,弟子修炼洞虚剑诀时,算是驾轻就熟,并非从谁学得。”

    贺百川更是开心,大笑道:“好,洞虚剑诀残缺不全,虽然斗剑犀利,难得正果,也不知你师父怎么想的。我看你对炼剑颇感兴趣,不若随我修行,转修器修之法,也不失为一条通天大道。”

    凌冲吓了一跳,苦笑道:“弟子只想学一些祭炼飞剑的手段,洞虚剑诀精微奥妙,便是穷尽一生之力,也难钻研通透,弟子还是专心至诚于此道,多谢师伯提点。”

    贺百川也是动了爱才之念,凌冲御火的手法虽嫌稚嫩,却大有可为,只要好生传授几年,又是一位炼器的大师,任凭他如何劝说,凌冲只是坚辞不受,只说要以剑术入道,将这位红脸老道气的吹胡子瞪眼睛,却全无办法。末了还是凌冲说道:“何处不修行?不若弟子随师伯学习铸剑之法几日,等到日后修炼有成,再来听师伯教诲。”

    贺百川也知凌冲是郭纯阳的关门弟子,定必寄予厚望,虽说洞虚剑诀不全,但那位掌教师弟有神鬼不测之手段,说不定就能将之弥补圆满,也不好强令凌冲改学炼器铸剑之道,但又着实舍不得凌冲一身天赋,太玄剑派这些年来发扬光大,门人众多,但能开炉铸剑,成就一代炼器大师者如凤毛麟角,至今也未遇到一个,连狄谦也不过刚刚入门而已。

    贺百川自家修行的非是太玄六大剑诀,而是一部秘传的火行法诀,有些近似于少阳剑派的法门,靠了这部法诀中的御火之法,才能将地火操控自入。贺百川于剑术之道天赋不多,但于器修之道别有心传,进境神速,如今也已是脱劫级数的修为,只能脱去诸般天劫,便可待诏飞升。也颇急迫寻觅能传承自家器修之道的弟子,除了狄谦之外,收罗有资质天赋的弟子自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说道:“也罢,你就在离火殿中呆上七日,我将毕生炼器之法尽数传授,能领悟多少,要看你自家的造化了!”此话一出,连狄谦都忍不住面现惊诧之色,这位师尊毕生精研器修炼剑之道,亦是此界中宗师一流,纵使自家日夕得其亲炙,所得也不过十之二三,这位小师弟一来,师尊居然就肯倾囊而授,足见对这位师弟是何等的重视。

    狄谦为人木讷,生性刚直,也瞧不惯自家后人借了他的名头,四处飞扬跋扈的模样,但因着太玄守山剑剑谱泄露凡间,被百炼道人将狄家后人一通好杀,到底是血脉相连,总是不好受。自家师徒两个也受了牵累,被掌教与二师伯一通好骂,可谓脸面丢尽。他自知是罪有应得,也不敢怨恨那二位,但对始神作书吧俑者凌冲,自然说不上有甚么好观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