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二三 狄谦炼剑
    贺百川顿了一顿,说道:“练剑之人,莫不希冀有一口好剑在手。若能寻到一口上佳剑器,不但能辅助修行,临敌之时战力亦能提升个几成,可谓好处多多。但世上飞剑多如牛毛,好剑却少,再者飞剑不是越锋利越好,而是要与所修功法配合的相得益彰,方能收事半功倍之效。不然你明明修炼的水行剑诀,贪图飞剑锋利,非要用一柄火行飞剑,属性相克,岂不是胡闹么!”

    “洞虚剑诀精微奥妙,但入手太难,连那位创始祖师也未能推演净尽,掌教师弟将此法传你,想来有他的考量。这部剑诀不全,须你自家补益完善,也不必我来置喙。原本你身为掌教关门弟子,门中赐下一柄上佳剑器也是应当,但一来洞虚剑诀走的是演化洞天的路数,自生世界,不必依赖外物。二来掌教不是赐了你一道先天庚金之气么?世上再无比之更好的炼剑宝材,只要将其祭炼通透,自是一柄绝好飞剑了。”

    洋洋洒洒说了半天,却是一毛不拔,不肯拿出像样的飞剑,凌冲暗自腹诽,面上笑道:“既然如此,弟子便斗胆,请师伯传授祭炼剑器的心得经验,日后自家祭炼,也可省却无数功夫。”

    贺百川沉吟道:“祭炼飞剑的功夫传你倒也不是不可,但炼器之道博大精深,亦是通天大道,不在剑道、气道之下。就算你只想要精通祭炼飞剑之道,没有百年的苦功,根本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    凌冲暗暗点头,此言倒是老成持重之意,非是有意搪塞。祭炼飞剑也好、法器也罢,皆是器修之道,亦能修成长生。炼器之道博大精深,就算凌冲于剑道天生悟性超群,区区十八年凝结金丹,但祭炼飞剑,却绝不能一蹴而就,若分心炼器,势必影响其剑道修为进展。

    可惜贺百川千算万算,却不知凌冲被郭纯阳与噬魂老人联手算计,元神分化为阴神阳神,各自修持,互不相扰。尤其噬魂道的法门,本来就是魂修与器修相合,精妙无比。凌冲从弃道人手中夺取噬魂幡,亲自祭炼,将抢来的魔道法器去芜存菁,尽数炼入其中。由此他炼器的手段突飞猛进,虽比不过贺百川这等炼器宗师,但与狄谦相比,已然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炼器也好,斗法也罢,归根到底拼的是谁人修为更强,道行更高,凌冲以金丹真人境界,祭炼噬魂幡的手段,再来学太玄嫡传炼剑手法,自是高屋建瓴,精进神速,当下笑道:“师伯照拂之意,弟子深知。只是弟子对本门炼剑的手段,仰慕已久,好容易有此良机,还请师伯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贺百川冷笑道:“修道之辈,十个有九个不撞南墙不回头!良言难劝该死的鬼,你要学传你便是!”将手一扬,摄取了火井中一缕地火之力,凝成一只凰鸟模样,喝道:“去把狄谦叫来!”那凰鸟如有灵性,展翅一摇,飞出大殿,不旋踵间,一位面容木讷的汉子走了进来,向贺百川见礼,正是狄谦。

    贺百川怒气冲冲,一指凌冲道:“你这师弟要学咱们爷们的炼剑手段,你且来演示一番如何操控地心真火之力,叫他瞧瞧!”狄谦木讷非常,瞧了凌冲一眼,默然点头。凌冲叫了一声师兄,狄谦颔首算是回礼,他素知这位师兄秉性深沉,不善言辞,更加惜字如金,也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狄谦做事干脆,二话不说,五指虚引,狠狠一抓!轰的一声,火井中地火受他法诀牵引,一道火柱窜起,有数丈方圆,点点火星喷溅,又夹杂着滚滚黑烟,火毒肆虐,热浪逼人。狄谦师徒两个常年引火铸剑,对火毒高热恍如不觉,凌冲有洞虚真界在手,金丹灼灼,也自不怕这点区区地火,双足生根一般,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狄谦招引地火,见凌冲纹丝不动,对火毒似无所觉,目光闪过一抹异色,一掌摊开,无穷地火渐次凝结,化为一朵如豆火苗,但其中所蕴火力却十足惊人。狄谦收摄地火,去除其中杂质,提炼为精纯火力,这一份手段手法精妙非常,已臻至极高境界,凌冲瞧在眼中,也要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狄谦更不怠慢,火力提炼精纯,心念一动,殿中凭空起了一阵狂风,正有一堆精铁矿藏被席卷而起,往他手中投来。凌冲粗粗一扫,那堆精铁足有万斤,到了狄谦手中却如无物。

    凌冲也非吴下阿蒙,识得狄谦是要借火力,将宝材提炼精纯,精铁之物精炼之后便是铁精,虽比不上千年寒铁等材料,也算极为难得的宝材,以之铸剑,倒也过得去眼。

    万斤精铁万川归海一般,一发投入那一朵如豆火苗之中,大殿之上响起滋滋之声,就似滚铁投入寒水,却无一丝水雾。按例万斤精铁之物,已算不少,但被地火精炼之后,杂质全无,仅剩一粒水滴般大小。凌冲真气运上双目,盯在那“水滴”之上,见其中皆是铁精之物,精纯到了极点,被如豆火苗细细舔过,每时每刻皆有杂质被炼化一空。

    一粒“水滴”,融汇万斤精铁菁华,大小如意,此是仙家炼物之妙用,给凌冲瞧得双目放光,这般炼器的手段与噬魂道所传相比,另辟蹊径,难得是堂堂正正,彰显玄门正道之气。

    狄谦目中露出沉醉之色,全心投入炼剑之中,待得铁精杂质去除殆尽,手捏法诀,轻轻一喝,心念相合之处,那滴铁精忽然招展开来,如一滴黑墨在宣纸上缓缓晕开。凌冲双目瞬也不瞬,瞧得入了神。铁精在狄谦心念之下,渐渐展开,形成一柄小剑之状,其蓦的张口喷出一道真气,落在剑胚之上,铁精剑胚受真气激引,发出一声清越鸣响。

    剑胚既成,炼剑算是成功了一多半,狄谦手中地火火苗似也耗尽了火力,被他一捏,便即熄灭,只剩一柄小剑悬浮空中。狄谦伸手一招,那小剑落在掌中,递给凌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