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五五 方有德算计 叶向天元身
    凌冲狐疑道:“既然那株先天之物如此神奇,方兄为何不取?”莫要忘了,对面这位方有德,可是积年老魔,天下头号魔头,所说之言,十成中最多信他一成。先天之物既是用“株”形容,自是一株草木或是别的东西。无论是甚么东西,以噬魂老人的性子,岂会轻易放过?

    果然方有德一笑说道:“那株先天之物周遭险难重重,自身乃是一处先天大阵之阵眼,就算长生之辈想要染指,也根本无从下手。”凌冲道:“方兄都取不到手,告诉小弟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方有德呵呵一笑,“我取不到只是神通不够,算计不精。自有高手计算精妙,在我之上,你去求他,自能手到擒来。”眼角往太玄峰上瞥了一眼,意有所指。凌冲怎不知他指的正是那位号称“算无遗策”的太玄掌教,摇头道:“那株先天之物若真对我有用,师尊早就指点。既然他老人家未提此事,必有因由,我也不必多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方有德颔首道:“不错不错,一念之间斩杀贪念,又能不骄不躁,闻之宝物再前,能按捺的住心思。你的道心修为火候已到,可上参更高境界了。当年我便听闻洞虚剑诀不全,如今你只怕是历代太玄弟子中,这门剑诀修为最高的人物了,郭纯阳有未指点你该如何修持下去?”

    凌冲道:“师尊命我从学太清门推算之法,自行推演洞虚剑诀之后的法门。”方有德盘算片刻,说道:“眼下也唯有此法了。太清门的符之术包罗万有,乃是玄门正宗,看得出来你炼罡之时将三十六天罡攒炼的净尽,又在金丹中融入一枚虚空种子,转修太清符术倒也相得益彰。只是我传你的噬魂劫法可莫要荒废,我噬魂一脉的道统便着落在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凌冲听他语气中颇有托孤之意,问道:“难不成方兄身上噬魂劫法的隐疾又犯了,要再转世重修么?”方有德笑骂道:“放屁!你小子死了,我都不会死!”长吁一口气,淡淡说道:“说来也没甚么,只不过我前世噬魂劫法修为太深,深入骨髓,我也以此为傲。但今生宿慧苏醒,自然要力争长生,免去再度沉沦。这才修行佛法,想求证一尊佛门金身。但楞伽寺的佛法霸道非常,我每开启一识,便将我噬魂劫法的修为解消一分,我若想靠佛法成就长生之道,唯有将噬魂劫法的修为全数化去。”

    方有德前世噬魂老人手创噬魂劫法,天下间对此法的理解自无人能与之媲美,噬魂老人修炼此法惯了,本想借助佛法之力,将噬魂法门的弊端解决,谁知佛法虽能转化魔性,却对噬魂劫法不肯放过,每修炼出一道佛光正力,自身宿世所带的噬魂劫法修为就要被化去一分。

    这与方有德本愿相违背,但欲再证长生,转修佛法是最快之捷径,轻易放弃不得。他这几年的心思不在弥补噬魂劫法的破绽之上,而是苦苦思索如何在佛法修为精进之时,保住魔道的法力。

    凌冲方来之时,见到的佛法浮屠与噬魂魂海的异象,便是佛魔两道修为日常冲突,相互解消。若是方有德定了心思,彻底转修佛门法术,必要彻底舍弃噬魂劫法的修为,而普天之下,唯有凌冲得了正本噬魂劫法,自然就是噬魂道正宗传人了。

    修行之事,凌冲自家还在头疼,对噬魂老人这等魔道巨擘,噬魂祖师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是沉默以对。方有德道:“你来寻我便是为了解决阴神阳神冲突。要么似我一般,兼修佛法,要么冒险去求取那株先天神物。我将那株先天神物的下落告知郭纯阳,由他决断罢!我此生要求正果,尚有一场大劫未过,此是我历生业力招感,躲避不得。过得去便是金身无量,过不去就形神俱灭,再无转世之望。”

    凌冲听他语含悲凉,似有无尽之意,说道:“方兄却来算计我了。虽然阴神化身不在,但也知噬魂之道,人心鬼蜮。你的劫数难过,皆因累世作恶害人,但你对我有传法之恩,纵然不说,待你劫数临头,我必会全力以赴,助你一臂。至于结果如何,总是尽人事罢了!”

    以方有德老脸之厚,也不免有些小尴尬。他方才之言却是算计凌冲,故意显出悲凉之意,凌冲只要怒发冲冠,一时激动,说出鼎力相助之言,他便能顺势将郭纯阳乃至太玄剑派拉下水,那时渡劫的把握也更大了些。却想不到被凌冲一语道破,笑道:“好小子,倒是有些长进,老祖我多年不曾耍这等心机,被你看穿。你也不必放在心上,我渡劫之时,楞伽寺必会倾力来援,毕竟我若能修成金身,也是普渡、普济之辈的一场无量功德。你眼下这点微末修为,还是作壁上观为妙。”

    普渡神僧有大魄力、大胸襟,将楞伽寺佛法尽数传授,为的自然是渡化噬魂老人弃魔入佛,这等大魔头若当真放下屠刀,成就金身,所获功德实是不可思议。楞伽寺素来超然物外,但对这等无量功德,仍是势在必得,纵有劫数临头,也定会前来相助。

    凌冲狡黠一笑,说道:“方兄神通广大,又有楞伽寺做为强援,自是不畏劫数。小弟却是步步惊心,入道以来所结的仇家着实不少,方兄若能在关键之时,施以援手,待小弟修成道果,定会投桃报李。我虽非佛门弟子,也知因果轮回之说。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不知方兄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方有德摇头失笑:“我说你怎会如此好心,却是打的让我护持你修道的主意。那也无妨,你是我唯一的传人,若是死在我前头,老祖的面子须也不好看。不过你那阴神眼下就有一步小小劫难,你自家不知么?”

    凌冲一惊,阴神阳神虽由他元神分化而成,相对而坐自然如一人想,若是分隔太远,便感应不到。当初他分化阴神去金陵时,几乎就没甚么感应,直到阴神回归,才将噬魂劫法成就金丹的感悟传回。如今阴神远在冥狱之中,乃是另一重时空,比之金陵到京师更是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方有德是甚么身份,既说阴神有劫数,自然是真。凌冲当即运用阳神神念细细感应,却半点回音也收不到,发问道:“小弟阴神有何劫难,还请方兄明示!”方有德懒洋洋说道:“说穿了也没甚么。只不过是九幽门中另外有长老瞧上了你阴神分身的资质,横刀夺爱,从那严亢手中夺来当了自家弟子。这一步劫难之后,却是苦尽甘来,眼下多说无益,你还是操心自家事罢。”

    凌冲想了想,果真如方有德所言,空自焦急也无益处,不如顺其自然。这些个老祖一个个算计深远,究竟打的甚么算盘他也瞧不分明,笑道:“还有一事,如今我尚缺一口趁手的飞剑,不知方兄……”

    方有德哈哈大笑,指着凌冲说道:“你一个太玄剑派的弟子,却说自家无有趁手的飞剑?还不如当着郭纯阳面,拆了太玄剑派的招牌来的爽利!飞剑没有,我手中仅剩一件至宝,也不在手边,你若想要,传了你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凌冲见他似笑非笑,心头雪亮,方有德所指的至宝究竟是哪个,笑道:“没有飞剑就算了。方兄那件宝贝也是自家辛苦祭炼得来,小弟怎忍夺人所爱。”方有德似笑非笑道:“你修了噬魂劫法,与那东西自然有缘,待我皈依佛门,你便是不想收,也不得不收了。”打个哈欠,“好在那是多年以后的事了,眼下你小子还是专心推演剑术,不必多想。”

    凌冲辞别方有德,晦明童子喋喋不休,说道:“那厮对你不安好心!”凌冲道:“这个我自然知道,方有德此人不可信任,但有师尊压着,量他也不敢害我。”方有德托庇于太玄剑派,这些年来埋头参悟佛法,鲜惹事端,凌冲可不信这位老魔良心发现,不肯作恶。其言语之间对郭纯阳多有嘲讽挖苦,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发自骨髓中的忌惮,只要有郭纯阳坐镇太玄,方有德便翻不起甚么浪花来。

    凌冲一路疾驰,来到当年发现的那处铁矿。那处矿山如今甚是热闹,自被凤兮郡主献给山门之后,贺百川大为重视,派了不少弟子前来,又从九国之中调集能工巧匠,开采矿石,就地冶炼,锻冶出精铁之后,再送往太玄峰上。

    以凌冲现下的眼光,对精铁之物已不大瞧得上,自也难入贺百川的法眼。但此处铁矿胜在蕴藏极厚,足够开采个百年。以精铁铸剑,给初入门的弟子,乃至炼罡境界之下的剑修,也是足够敷用,这几年来太玄剑派新收弟子,几乎人手一口精铁剑器,十分普及。凤兮郡主也因献宝有功,在太玄剑派中地位扶摇而上,才会被郭纯阳命赵乘风带去天星界中碰碰机缘。

    凌冲不欲与这些人照面,就在铁矿数十里外落下剑光,自寻了一处地洞走入。他对地下洞脉分布早已驾轻就熟,渐渐深入地底,七拐八拐之间,鼻尖血腥之气都浓,一条苍然血河横亘身前。

    凌冲气聚丹田,剑发雷音,朗声说道:“小弟求见叶师兄!”声若雷鸣,往复激荡,血河之上涌起道道血浪,扑叠而来。血浪之中隐隐有魔怪身形一闪即逝,似有无数血色凶睛睁开,死死盯在他面上。

    凌冲气定神闲,根本不以为意,只将洞虚真界中一点灵光祭起,化为一道九天神雷,轰然有声,神威盖世九天应元普化神雷一出,煌煌天威,血河中无数血色凶睛被雷光一逼,当即闭目。隐约可见无数巨大身影急匆匆潜下血河,不敢露头。九天神雷正是一切妖孽邪祟之克星,纵使血河凶怪有血河为助,挨上一下,也不是好耍子的。

    凌冲修成金丹之后,初演神通,却并非是剑术,倒更贴近九天应元普化雷符的本源。若是由太清门修士祭起应元普化雷符,所化者亦是一道雷光,或是一团雷云,用以震慑宵小,镇压邪魔。

    凌冲修成金丹之后,呼吸吐纳之间,天地元气滚滚而来,尤其更能沟通九天,时刻收摄天罡之气下来,融入己身。汲取天罡,淬炼形神,乃是上乘修为之法,他的洞虚真界中炼化有九天仙罡,号为天罡之母,有无穷神妙。仗着九天仙罡之性,方能吸引更多的九天罡气来投。

    轮回世界与九天仙阙相隔太远,根本收摄不到丝丝缕缕的九天仙罡,历代练气士修炼之时,只能拼尽全力,搜集其余三十五种罡气,无形中便不得圆满。凌冲也是靠了郭纯阳倒翻九天仙阙,盗取仙罡,才能在炼罡境界上打下圆满道基,演化无穷玄妙。

    可说有三十六重天罡真气支撑,方能将洞虚真界推演到最高境界,日后演化洞天有望。凌冲对此事兀自懵懂,但有一点却成竹在胸,洞虚真界与金丹相融,所修神通威力更加宏大,运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。此时牛刀小试,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凌冲以一道九天雷光神通震退血河妖魔,不旋踵间血河之中一道血光腾起,有人笑道:“师弟神通又有精进,可喜可贺。凌冲大喜,叫道:“是叶师兄么!”也不反抗,任由那道血光将自家摄起,投入血河不见。

    天旋地转之间,已来至一处空间,一株广被万里的巨大灵木扎根血河,枝枝丫丫,树冠之上阴火丛生,却无魔性之意,只有阴寒之气,正是那株太阴火树。叶向天正自盘坐树下,见他到来,微露笑容,伸手相招。

    凌冲当年第一次来此,仗着叶向天之力,走过百里之遥,来至树下。此时之景一如当年,只是没了叶向天翼护,他望着血河之下的无数魔怪,轻轻一笑,周身之间,剑光猝起,隐有剑鸣惊天,大步向前,仗剑而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