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四九 十年成元婴!
    郭纯阳不置可否,忽道:“我还有事吩咐你。,。”凌冲凛然受教。郭纯阳道:“此事本来不必你出头,但你是我‘门’下弟子,不能光顾自家修持,总要为师‘门’做事。大劫将至,各派各有打算。似本‘门’与少阳剑派是铁了心要脱离出去,自求逍遥。也有‘门’户甘于现状,不肯举派搬迁。你可听过七派论道,三宗比剑之事?”

    凌冲回道:“似乎听叶师兄提过,内中详情弟子不知。”郭纯阳道:“此是千年之前,七派老祖论定,每隔百年,选派‘门’中后起之秀,大家在一起论道。其实修道之人,虽说清心寡‘欲’,但对同修之辈,向来是不大感冒的。论个甚么道?‘鸡’同鸭讲而已。末了还不是要看谁的拳头硬,谁的剑锋利?”

    正道之中,素有这般传统。各派弟子若只知修行,闭‘门’造车,难免囿于见识,成就不大。千年前七派老祖定计,每隔百年,选派‘门’中后起之秀,坐而论道。可以文比,亦可武比。文比便是两派弟子各抒己见,阐述对大道认识,但口说无凭,往往到了最后大家还是要干上一架,比谁的拳头硬。无论修道练气之士,平日如何餐霞饮‘露’,潇洒来去,狭路相逢,也要似凡间‘混’‘混’般,分个生死高下。

    郭纯阳道:“七派论道之外,我太玄、少阳与七玄三家还觉不过瘾,另搞了个三宗比剑,其实就是剑修好斗好胜,大家平日互相瞧不顺眼,趁机报一报‘私’仇罢了。最近的一届论道大会就在十年之后,但百年大劫着实令各派老祖措手不及。本来不‘欲’再办,各顾各的,谁知好巧不巧,前几日忽有一件法宝出世,照耀云衢四方,七派皆被惊动,你大师伯前去一探,那件法宝居然是一件难得的‘洞’天法宝,自成天地,内中空间比这太象五元宫大了不少,足克容纳千万生灵在其中居住。”

    凌冲惊道:“轮回盘重光在即,各派正愁如何逃出这一方天地,这一件‘洞’天法宝出世,怕是要争个头破血流了。”‘洞’天法宝素来珍贵之极,内蕴乾坤,修士得来手中,好生祭炼,便是一处绝佳‘洞’天,更可恃之遨游星河,不惧外扰。由此当此多事之秋,一件无主的‘洞’天法宝出世,可想而知会引来多少觊觎之意。

    郭纯阳点头道:“七派长老有鉴于此,先联手将那件法宝收了,镇压在一处绝密之地。再一商议,索‘性’就趁七派论道之会时,按着各派弟子名次排辈,决定那件法宝归属。哪一派弟子能力压群雄,哪一派便可将那法宝收入囊中!”

    “本来太象五元宫在手,为师也懒得去争甚么。但你几位师伯说,我太玄剑派强横一世,临去之前,总不能是示之以弱,还是要争一争的。若能将那件法宝到手,两件‘洞’天法宝合璧,就算到了九天星河之中,面对各大教派,本派也不至堕了威风。各派长老约定,争夺此宝,只能用各派元婴境界的弟子出战,境界高一层、低一层,皆是不可,此还关乎那件法宝一个隐秘,日后你自知。本‘门’眼下有望成就元婴者,唯有你与乘风,但乘风远在天星界,解不了近渴,再者他所修剑诀哪比得上‘洞’虚剑诀之犀利?因此思来想去,唯有靠你出战才可。”

    凌冲苦笑道:“弟子修成金丹才几日,根基都还未打牢,师尊就要弟子在十年之内破丹成婴么?”他入道不过十八年,修成真人,已算‘精’进神速,郭纯阳之意,竟是要他在十年之内再破一层关隘,修成婴儿,好去参加七派法会,争夺那件‘洞’天法宝。

    金丹与元婴,虽只差一层境界,却是天差地别。修成婴儿,魂魄一体,再无溃散之虞,更能夺舍转世,纵使法体毁伤也不畏惧。只看当年杨天琪金丹境时,被断去一臂,险些毁了道途,但若是他修成婴儿,就算四肢齐断,也全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金丹境界是一处分水岭,标志练气士进入新的一层境界,三魂七魄凝练化为元神,与元气相抱成丹。元气真气时时滋润‘肉’身元神,延年益寿,法力神通亦有大幅‘精’进。至于元婴则又是一重境界,元神外延,摄天地元气以为己用,可离体而存,所谓“朝游北海暮苍梧”,瞬息万里。恰似练气士抛却‘肉’身,元神新生,因此称为元婴。

    到了元婴境界,神通广大,举手投足,裹挟天地之威,与金丹不可同日而语。但要瓜熟蒂落,温养婴儿,总要‘花’个数十年上百年功夫,方能结成圣胎,但十年之内修成真君,并非无有速成之法,但无一例外,总会道基不稳,只图一时风光,再也不能进窥更上乘境界。

    郭纯阳笑骂道:“为师还能害你不成?我说十年成元婴,便是十年成元婴!剑修之道,本为勇猛‘精’进,无一颗披荆斩棘的剑心,又练个屁剑!”晦明童子撇撇嘴,说道:“我传他太清‘门’度算云测之法,只能推演‘洞’虚剑诀的后续法诀,可不能弥补他的道基亏空。”言下之意,郭纯阳这老小子牛皮吹得太狠,十年能修成元婴不假,就算太清‘门’也并无能补足道基之术。

    郭纯阳仰天打个哈哈,悠然道:“为师自有妙法。你的‘洞’虚剑诀实为本‘门’第一等的法诀,只是修炼条件太过苛刻,历代祖师推演不全而已。但你得空桑道人垂青,赐下一颗虚空种子,正合此剑诀‘精’义。如今你的金丹似有还无,看似归于元始一点,实则自蕴乾坤。要温养圣胎,只能仿效那天地初开,‘阴’阳敦化之事!”

    几句话似雷霆迸发,振聋发聩,惊得凌冲一跳。按着原版所传的‘洞’虚剑诀,该是在‘洞’虚真界中融入各‘色’不同之根本剑光,待到这些根本剑光禁制齐齐突破,方能成就金丹。但凌冲修行被空桑上人横‘插’一手,强摁了一枚虚空种子进来,无论何等剑光,皆要返本归元,演化诸般天地异象,凌冲才会因势利导,选取到冥狱中借鬼神练剑,好歹将‘洞’虚真界磨炼的‘精’纯无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