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四八 求问师尊(二)
    凌冲急道:“然则弟子‘欲’为家人求寿,难道我堂堂太玄剑派,就没有像样的灵丹妙‘药’么?”郭纯阳摇头:“能延寿的丹‘药’,在哪一家‘门’派皆是镇派之宝,长老掌教都不够分,哪里轮得到你?本‘门’乃是剑派,要几柄上乘飞剑,我舍了面皮去求你四师伯,倒也不难。若要丹‘药’么,‘门’也没有!”

    能延寿几十年或是上百年的丹‘药’倒也罢了,各教掌教长老也瞧不上眼,若是能延寿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丹‘药’,则堪称神丹,各派皆不乏功力深厚,却困顿与道行境界的老怪物,只因命数已尽,不能再上层楼,若有这等神丹在手,说不定就敢冲击纯阳境界。试问这等瑰宝,哪一派又能轻易赐给‘门’下弟子,只为给其家人延寿之用?

    郭纯阳又道:“你这想法,历代练气士都曾想过,我等修道人,又非石头中生出,皆有父母家人。求诸外丹之物,算是最为殊胜之法。但只能自炼丹‘药’,或是‘花’费大价钱,去善于炼丹之辈手中购得。这些丹‘药’因是给凡人服食,‘药’力不大,大多只能延命百年,保的身康体健,临死之前无病无灾罢了。你若有心,可去东海神木岛与龙宫所开坊市之中瞧瞧。”

    凌冲点头,郭纯阳话已说的明白,也只能先去求些寻常丹‘药’,再另想办法,又问道:“弟子一身兼修玄魔两道绝学,元神分化,后患无穷。此次将‘阴’神留在冥狱之中,还见了些不寻常光景。”将在冥狱中所见所闻详说一遍,末了道:“冥狱中本土鬼祖与九幽‘门’这数十年来都大肆扩充势力,可是为了应对百年之后那一场大劫?”

    他对百年之后那场大劫,总是看不通透,想来此事关乎太多机密,早被无数大能算计,天机‘混’沌,岂是他一个小小修士能惦记的?郭纯阳道:“此方世界的来历,你已听向天说过,乃是一块先天之宝的残片演化,其实此事在各派之中早非隐秘,不然少阳剑派那群蠢货也不会早在数千年前便布下后手,图谋天星界,以作退身之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方世界自成轮回,不假外求,自诞生以来,便安稳的很。甚至还演化出这般的‘花’‘花’世界,无边人种,你在天星界中当已发现,比起天星界的人种,我们这方世界生灵修道要更为容易,天生与大道亲和,便是因为接近轮回,受轮回之力洗礼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这般下去倒也没甚么不好,修成长生者若是不耐烦这般囚笼一样的日子,大可脱去身形,去星河中遨游。其余众生就安心在此生老病死。但如今突然天机显现,那块先天之宝轮回盘的其他碎片被人拼凑起来,只剩这最大的一块,自然就要引起无数纷争。”

    晦明童子忽然‘插’嘴道:“此事我也知道,尹济当年就曾算定轮回盘重光之日当在万年之后,届时当年出手将之打碎的诸天大能亦将现身争夺,此是机缘所在,关乎立教之根本,不得不争。但缘何忽然提前了几千年?”

    郭纯阳哈哈一笑,说道:“那老道便不知了,这一方宇宙中那几位生于开天辟地之前的几位先天神魔,相互算计,他们的事岂是我等能算的‘精’准的?尹济祖师当年所算结果,想来只是某一位大佬想让他看到的而已,换言之,天机早已被‘蒙’蔽。”

    晦明童子甚是垂头丧气,尹济祖师飞升之前,曾耗费千年功力,推算身后之事,得窥两件机密。一是太清‘门’将有大难,乃天数所定,挽回不得,因此得以提前布下种种后手。第二便是此方轮回世界,何时返本归源,重新演化先天之宝轮回盘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当年的推算全然无用,晦明童子不由得有些灰心丧气,暗骂尹济那厮没用。凌冲道:“师尊,百年之后各方先天神魔出手,争夺轮回盘,岂不是要毁灭这一方世界,连带亿万生灵也要化为齑粉?”

    郭纯阳摇头:“这你倒是杞人忧天了。先天神魔虽不惧因果,却也不肯多造杀孽。何况我等之辈,在其眼中,不过是微尘之物,全不必在意。他们争的是先天大道,不朽的根本。就算大打出手,也不会伤及这一方世界生灵,至多在轮回盘重光之时,有几分震动,生出几丝异象罢了。但是对我等修道人而言,却是一场无边大祸。”

    晦明童子可不管郭纯阳是一派掌教,不似凌冲有所顾忌,直接发问道:“那又是为何?”郭纯阳瞧他一眼,说道:“先天神魔除却少有几位,天‘性’疏懒,不知躲在何处逍遥。大多早已立下道统,传授‘门’人弟子,他们身高位重,又要体悟先天大道,往往入定便是万年过去。不会在乎琐事。但若轮回盘合璧,得手的那位神魔必要清理其中生灵,重新祭炼法宝禁制。他‘门’下弟子若是瞧见我辈外道之人,说不得要么转投其‘门’户,要么只能当场打杀,岂非是一场大祸?”

    凌冲道:“所以师尊才要举全派之力,祭炼这座太象五元宫?”郭纯阳点头:“此方世界自成轮回,要携家带口闯出去,殊为不易。但百年之后,神魔‘乱’战之时,法力‘波’及,这方世界禁制会打开片刻,便是我等逃生之机。这太象五元宫融合数位长老心力苦功,如今已接近完成,乃是一件遁破大千之宝,亦是我太玄剑派未来的希望所在。”

    郭纯阳言下之意,太玄剑派并不‘欲’投靠得到轮回盘的那位神魔‘门’下,又打不过其弟子传人,唯有一走了之,倒也不失一件上佳之策。他又续道:“我已下令,这数十年来广开‘门’庭,收取弟子,众弟子也可将家眷家小搬来太玄峰同住,日后离去之时,一并携走,也算为本‘门’留下些许根苗。”

    凌冲想了想:“弟子还是先为家人寻到延寿丹‘药’,至于举家迁居太玄之事,还要问过家中长辈。”他出家修道之事,至今还未告知父亲凌真,以那位以儒道正统自居的老父‘性’情,怕是不会理会这等怪力‘乱’神之事,宁可自然终老,再入轮回,也不会依附于太玄‘门’下。此事还要徐徐图之,万万不可‘操’之过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