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四三 练气丹成(三)
    太玄学剑至今,倏忽将近二十载,世事变迁,今日方得修成金丹,凌冲如今心事实不足为外人道也,金丹初成,身心皆有不同变化,他将阳神沉入洞虚真界之中,细细感悟。洞虚真界依旧是一团光华乱闪,但阳神入内,却别有一番新奇感受。

    之前阳神也曾在洞虚真界中驻扎,对其中物事自是了若指掌,一干剑光种子返本归源,演化种种异象,但修成金丹之后,无论应元雷符所化雷云,还是玄武星神剑光所化玄武七宿,尽数隐匿不见。洞虚真界中变为一片混沌,恍若天地未开之时,这等混沌之状,唯有太玄真气充斥其中,精纯之极,凌冲也有几分迷茫,洞虚烛明剑诀不甚完整,历代祖师只推演到元婴境界即止,余下境界还要靠他自家摸索。

    尤其他的洞虚真界还熔炼了一枚虚空种子,发生不可测度之变化,更是令人捉摸不透。阳神发动念头,瞬息布满真界之中,不免露出古怪之色。如今的洞虚真界,甚是奇特,内中方圆说有万里也成,说是仅存虚空一点也成,正是至大无间,至小无痕。

    凌冲猜是虚空种子之妙用,且放在一边不管,好在洞虚剑诀中曾有记载,修成金丹之后,先前祭炼的诸般根本剑光种子皆被同化,转为以太玄真气为根基之剑光,仍可催动,只是隐去不见而已。

    到了金丹境界,洞虚剑诀才显现出大威力,但凡修炼过的剑术,皆能摄入其中,演化根本剑光,以太玄真气催动。凌冲到此时才知,为何洞虚剑诀炼罡之时,非要三十六天罡修全才算圆满,原来如此,唯有遍修三十六天罡,才能将诸般剑术法诀一网打尽,只要是纯阳一系的法门,皆能运用自如。

    凌冲记起洞虚剑诀中这段记载,心神遍照诸天,果然察觉有真界中有几处光景隐隐散发不同剑意,取自不同传承,心念一动,身前雷音滚滚,一道雷光剑气飞出,正是九天应元普化雷符之妙用。

    “看来洞虚剑诀所言不虚,修成金丹之后,真气浑炼一体,再无分别,反而将诸般剑术精要保留,剑光化去,却可随时动用。尤其洞虚真界虚实一体,更能容纳无边法力,我的道途也更宽了些。”

    为了试演金丹级数的修为到底增长如何,索性将几道根本剑气尽数放了出来,但见周身雷光如海,玄武御水,五金精气切割不定,凌冲试演了半日,收回法力。修成金丹之后,剑气的威力固然有所增长,也未到翻天覆地的程度,但真气凝结化为金丹,却令他对真气、剑气的操控掌握更上层楼,剑气周转飞旋之间,曲折流转,莫不如意,比先前圆融何止十倍?如此一来,同样一缕剑气,炼罡境界有一分的威力,到了金丹境界,却能发挥出十分,威力自然大上许多。尤其修成金丹之后,真气凝练之极,自生金丹界域,在一定范围之内,排斥其他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原本他修成金丹之后,身上阳间气息更重,受冥狱本源压制更强,但金丹界域一开,太玄真气游走不定,在身周开辟一处小小空间,将冥狱气息稍稍隔开,倒不至于太过辛苦。

    所谓冥狱本源气息,并非是冥狱自身有甚意识,不过是阴气充斥,自然而然排斥一切带有阳间气机的人物,而且越往深层冥狱,这股排斥也就越重。凌冲身在第二层冥狱,受压制不重,到也还支持的住。若是再往下几层,就算修成法相境,也抵挡不了无尽阴气的排斥挤压,要么被生生鼓爆,要么被闻息而来的冥狱生灵围攻致死。历代阳间修士,就算修成纯阳,也极少敢深入冥狱,便是为此。

    凌冲修成金丹,此行已算圆满。阴骨鬼王战战兢兢望着,大气也不敢出。那童子一身纯阳级数的法力,一个小指头便将自己捏死了,根本不敢有所异动。凌冲试演完法力,足踏冥狱大地,望着阴骨鬼王若有所思,忽然说道:“阴骨鬼王,我的来历你也不必知道,我问你答,若是答案令我满意,说不定还会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阴骨鬼王忙道:“是是!但请上仙发问!”他也不傻,这小子虽只是小小金丹,但身旁一位纯阳老祖可是货真价实,若不捉住这仅有的保命之机,可就太傻了。冥狱鬼王可没甚么廉耻道德之说,背后捅刀,暗算同僚早已是家常便饭,此刻为了保命,就算将自家老底全数揭了也说不得了。

    凌冲道:“我听闻鬼铃老祖与九幽门这数十年来皆有动作,招纳各层冥狱鬼王,可有此事?”阴骨鬼王点头道:“却有此事。鬼铃老祖倒也罢了,九幽门的法术本就是役使诸般鬼王,向来瞧不起我等冥狱出身的鬼物,但这几十年来忽然改了性子,变得礼贤下士,凡有投靠的鬼王,非但不曾种下甚么禁制,反而多有封赏。我等野修鬼王私下都传说,九幽门怕是要图谋大事,才纠结诸般鬼王,充当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鬼铃老祖自家势力不小,但也受九幽门压制,好在他盘踞第四层冥土,与九幽门本宗相隔甚远,才容得他逍遥了这许多年,如今九幽门大举扩张,登时感受到了压力,传言其已与不少玄阴鬼祖串连一处,想要抗拒九幽门扩张。小的思忖数年,还是决心投靠鬼铃老祖,到底同是鬼修出身,远比九幽门靠谱些。”吧啦吧啦,也不必凌冲大刑伺候,将自家所知尽数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凌冲又详加盘问,阴骨鬼王果然有问必答,绝无隐瞒,反正凌冲所问皆是冥狱中人尽皆知之事,也隐瞒不得。凌冲问了半晌,大致将九幽门与鬼铃老祖之间的争斗拼凑了起来,长呼一口气,暗暗惊诧:“九幽门数十年来忽然大举联络冥狱鬼王,扩张势力,颇有吞并冥狱之野心,看来也是为了百年之后那一场天地大劫做准备。鬼铃老祖等玄阴鬼祖也非是傻子,必然也知劫数一来,若无准备,迟早要化飞灰,两家动手博弈乃是生死存亡之机,绝然退让不得。”

    便在此时,阴神祁飞又传来缕缕信息,凌冲本尊接在脑中,略一分析,愈加证实自家猜测,便有了回转阳间山门之意,“眼下诸乱纷杂,怕是要回去门中,叩问掌教师尊了。反正我已修成金丹,修行之事也要向恩师讨教。冥狱中有阴神坐镇,倒是能够多打探些消息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