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四零 袭扰
    阴骨鬼王心切疗伤,只用两成功力,本拟一招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小辈打死,谁知那剑气居然坚韧非常,中了几下狠手,剑气眼看溃散,转眼又自凝聚起来,十分难缠。愤怒非常,忍不住用上了四成力道,拳砸掌劈之间,已接近金丹级数一击之威力。

    凌冲的局面登时吃紧,数次险些被阴骨鬼王大手捉住,只要狠狠一捏,剑气爆碎,也难免身死下场,幸好他修成了剑气雷音的手段,间不容发之际,堪堪躲过。晦明童子叫道:“就算这厮受了重伤,真要全力以赴,一只手也就碾死你了。你真不要我出力保护你么?”原来凌冲寻阴骨鬼王动手,事前吩咐晦明童子不可以法力护持他肉身元神,打的是破釜沉舟的主意,不成金丹誓不还。

    之前几次斗法,有晦明童子翼护,有惊无险,但有了依仗,道心上不免松懈,凌冲事后苦思,决定不令晦明插手,置之死地而后生,说道:“自是如此,我意已决,不成金丹,便死在阴骨鬼王手上,你为我收尸便是!”专心御剑。

    晦明童子虽是法宝,凌冲境界低微,但真正吩咐下来,却不敢违逆,只能干着急,生怕凌冲一着不慎,被阴骨鬼王捉到,葬身鬼手。阴骨鬼王掌指纵横,不想再干耗下去,双腿断去之处有阴气滋养,正要断肢再生,他捏拳一震,拳影合一,缓缓递出。

    这一拳力道内敛,全无异象,但拳风摆动之间,山石洞窟忽有阴风震啸,层层山石内壁化为齑粉,扑簌簌落下,足见其中劲力之强。这一拳如山崩、似海啸,就是以高强法力催动,碾压凌冲这等低等境界的“小虫子”。

    晦明童子惊叫:“接不得!”凌冲却已御剑而上,飞蛾投火一般!一拳一剑相碰,全无声息,凌冲所化剑气却猝然倒飞出去,直直穿破山洞,不知到了何方!阴骨鬼王抬步欲追,想了想又自盘坐下来,双手捏诀,汲取无处不在的阴气疗伤。与那只小虫子相比,自然是自家伤势更重要些,只要伤势尽复,一百只小虫子也能一气捏死了。

    凌冲剑气被一拳砸飞,在山洞之外翻翻滚滚百丈才堪堪止住,现出身形,哇的一声吐了一大口鲜血,气息委顿。晦明童子埋怨道:“那一拳分明是以力破巧的路数,为何要硬接!”

    凌冲嘿嘿低笑,也不去擦拭嘴上血迹,只道:“晦明且借我些元气疗伤!”冥狱之中,先天排斥阳气,“祁飞”化身能如鱼得水,他的真身却处处受克,连修炼所需的阳气也没有,只有求助晦明童子。

    晦明生死符乃是贯穿阴阳之宝,与寻常法宝不同,能自行吐纳天地元气,内中自然有九天罡气留存,凌冲所需之量,不过九牛一毛,忙引了一道元气注入其体内。

    凌冲瞑目端坐,顾不得阴骨鬼王冲出来杀他,专心致志将元气引入丹田洞虚真界之中,调和伤势。他早有定计,将洞虚真界挡在身前,硬挨那一拳,说来玄妙,洞虚真界中有一颗虚空种子,算是一处洞天,佛家称为小千世界之雏形,原本就能将他真身收入其中,那一拳劲力全数涌入洞虚真界中,力道震荡,绵延不休,在真界中肆虐,几乎将几道剑光种子生生碾碎。

    晦明童子真气打入,至精至纯,如山泉清冽,消弭洞虚真界破损之处,慢慢将残余拳力化解。幸好虚空种子神妙,阴骨鬼王一拳之下,等若是一处小洞天承受了力量,分布均匀,看似沉重,其实还在凌冲承受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果然富贵险中求,就是拼死承受了这一拳后,洞虚真界又自凝缩了三千里,如今只有三千里方圆。空间坍缩,内中原本甚是稀薄的太玄真气,登时变得浓郁起来,几道剑光种子也自稳固,免去破碎之忧。但凌冲却发出一声叹息,晦明童子道:“我知你打算,既然方才那一拳你扛了下来,就有几分指望。还是等伤势复原罢。”

    凌冲点头。三日之间,那一座阴山阴气缭绕不散,成了一圈浓厚阴云,笼盖四野。却是阴骨鬼王吸摄而来,用以炼化疗伤。三日时光,他的双腿不过长出了一小截骨肉。这么短的时间非要修补两条小腿,倒也办得到,就是根基不稳,新生的血肉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阴骨鬼王甚有大志,静得下心来,以无名法诀之法,缓缓修复躯体。两条短腿之上,无数暗金色符文游走不休,疏通真气骨肉。他又将随身携带的万鬼阴池放出,化为一丈方圆,有此物之助,就能聚敛阴气,取之不竭。

    阴骨鬼王行事小心,万鬼阴池常年携带在身,不肯摘下,果然派上用场。阴池之中旋流激涌,无穷惨叫鬼号之声传来,却是他将鬼城中几十万鬼兵尽数打入阴池,重炼为精纯阴气。万鬼阴池能炼化诸鬼,化为为修为更高的鬼使之流,但逆向行之,也能将成形的鬼物打散,还原为滚滚阴气。

    这些鬼物皆是鬼王私有,用来撑撑场面。鬼王修为越高,炼出的鬼将修为也就越高,鬼铃老祖那等级别,就算脱劫、待诏级数的手下也有几个,行事方便。但阴骨鬼王本源受损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将自家手下全数“回炉”,以奉己身一人,这也是冥狱鬼物之思,弱肉强食,谁也置喙不得。

    阴骨鬼王端坐万鬼阴池之中,无穷黑烟滚动,浸润其身。这些黑烟被暗金色符文吞噬,演化细密血肉,一点一点修复双腿。阴骨鬼王虎落平阳,本想投靠了鬼铃老祖,算是背靠大树,却被申虚暗算,这个跟头栽的不小,鬼眼乱转,寻思伤好之后如何去寻申虚的晦气。

    九幽门势大,但只杀申虚一个,倒也非是难事,大不了逃到鬼铃老祖麾下,以求庇护,此仇非报不可。正苦思间,又有凛冽剑气飞入洞中,电光辉耀,狠狠一划,护身鬼气立时被剖成两半!

    阴骨鬼王双手齐出,势若奔雷,想要将剑气夹住。那剑气正是凌冲所化,发出一连串电光,噼啪作响。冥狱鬼物最惧阳气神雷之物,阴骨鬼王吓了一跳,先天反应忙缩手不迭,却慢了一步,被电光舐在掌上,轰出两处伤口,鬼烟黑气缭绕。

    那电光是九天应元普化剑符化生,受制于凌冲道行境界,只能做到如此。却将阴骨鬼王狠狠激怒,大叫一声:“小辈找死!今日必要杀你!”心念一动,万鬼阴池中本已将鬼兵鬼卒化尽,忽然一震,又有数十只鬼物跃出。却是阴骨鬼王操控法力,重新铸炼了新的鬼物出来,借其等之力封锁空间,不令凌冲逃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