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三六 捉对厮杀
    晦明童子忽然咦了一声,说道:“小心些,又有两位元婴鬼王接近,敌意极重,怕是为你而来!”凌冲大肆杀戮,炼化鬼物阴魂,早知所破七八处鬼蜮归于一位阴骨鬼王掌管,算来也该倾巢出动,寻他晦气了。申虚面色一动,忽道:“看来你在此杀戮鬼物练剑,惊动了阴骨那厮,他已然来了!不过不打紧,你既然入我九幽派门下,阴骨那厮也奈何不得。莫要自乱阵脚,一会皆由我来对付便是。”

    九幽黄泉门势大,号令一出,九层冥土一干小小鬼王莫敢不从,也正可借机卖凌冲一个好。极远之外,两尊元婴鬼王并肩而立,正是阴骨与长凄两大鬼王。申虚揽下凌冲之事,特意放出气机之势,遥见凌冲两个。

    长凄鬼王冷哼一声,对申虚自是无甚好观感,冷笑道:“那申虚便是九幽门遣来的说客么?他身边那小子想来就是诛杀你手下鬼将之辈,瞧这架势,怕已是沆瀣一气。不知阴骨道友该当如何?”此是诛心之言,就是要看看阴骨鬼王对上申虚究竟如何自处,是摇摆不定,还是毅然决然动手。等若是逼他献上投名状。

    阴骨鬼王眼眶中鬼火连闪,猛然道:“我既然已投靠鬼铃老祖,自然要与九幽门决裂。申虚那厮怕是幕后主使,杀我手下鬼将,当然不能放过!”一声低吼,使了一个法天象地的神通,身形陡然胀大,转眼便是数十丈高下。其身躯之中并无肉质,皆是白骨拼成,骨刺刺天,狰狞可怖!

    长凄鬼王大惊失色:“这厮好强横的修为,不声不响,居然修炼到了这等境界,离法相大成,也不过一步之遥了!好好!我能将其说动投靠,鬼铃老祖势必欢喜!”本拟阴骨鬼王不过是元婴级数,算不得甚么高端战力。但这尊法相一出,足以表明这厮隐藏了真实法力,一只脚已踏入法相境中,有了鬼铃老祖调教,再打磨几年,怕不是立成法相老祖?

    冥狱之中,法相之上的修为,足可镇压一方,鬼铃老祖得了这般强力麾下,定然大喜,对长凄鬼王的赏赐也不会怠慢了。阴骨鬼王做事果决,决心投靠鬼铃老祖,便不吝展现全部法力,实力越高,便越受重用,权柄也就越大。这是十分浅显的道理。

    阴骨鬼王现了法相,跨步之间,闪越数千里之遥,五指箕张,一只手掌有一亩方圆,向凌冲二人狠狠按落!一动之间,申虚已然察觉,大骂:“这厮却是找死了!”头顶现出一面小小旗幡,迎风一抖,有三丈方圆,只听一声鬼吼,吼散四面阴云,一尊长大鬼王现身,高有十丈,血口獠牙,凶相毕露,手持一柄长刀,横空一截,将阴骨鬼王挡下。

    这面旗幡唤作万鬼化神幡,妙用无穷,与万鬼阴池有几分相似,能吸摄一干鬼物,炼化其阴魂真气,转而铸炼为新的鬼王,算是一桩身外化身之外。此旗是申虚自长老处辛苦求来,那尊鬼王祭炼了数百年,前后吞噬不知多少鬼物,自生灵智,亦是堪比法相境的傀儡。

    两尊大鬼王登时激烈交手,阴骨鬼王专修肉身,一拳一脚震荡虚空,他不炼法宝,将遍身骨刺当做利剑长枪,纵横来去。万鬼化神幡中化身的魔神灵肉合一,倒似是一位正统的魔修,只是灵智由无数冥土之民的阴魂攒炼而成,受九幽门中那位长老操控。

    阴骨鬼王法相数十丈,万鬼化神幡魔神身长只有十丈,望去差距极大,偏偏两尊魔神居然战了个旗鼓相当。凌冲远远望见,倒也有些叹为观止,两尊硕大鬼物互拼拳脚长刀,便如阳间俗世寻常武夫般,你来我去,但一招一式之间,皆蕴含极大威力,若他不小心闯了进去,立刻就要被拳风刀罡搅碎,连魂魄也逃不出来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这面万鬼化神幡正是申虚的底气所在,满拟此幡一出,魔神登场,阴骨鬼王立刻就要俯首贴身,生杀予夺,谁知那厮居然也有后手。他自然也瞧见了长凄鬼王,识得是鬼铃老祖麾下谋士。当即认定阴骨鬼王定是铁了心投靠鬼铃老祖,怒从心起。九幽门手段向来残暴,不肯归附便唯有诛杀!一拍顶门,元神遁出,手持万鬼化神幡,操控魔神。元婴之身则飞掠而去,如急火燎原,扬手便是团团阴雷,往长凄鬼王炸去!

    九幽黄泉门功法极多,但根本教义皆是取自九曲黄泉冥土,万鬼化神幡取万鬼灵身以为己用,算是炼制身外化身的顶尖法门。申虚修炼的则是另一道法诀,由至高典籍《黄泉秘典》中化生而出,乃是凝练黄泉之主的不二法门。只是他资质不成,比不得赫连锋、严亢之辈,又分心外务,只能凝练出一尊阴河法身,炼化了一条阴河在其中。

    阴河法身一出,无数冥水阴雷滚滚而来。长凄鬼王大怒,法身暴涨,狠狠一抖,无数阴魂从法身中蜂拥而出,蝗群一般,连冥土中昏黄天壁都遮满了,这些阴魂是他历年收炼而来,炼成魔头,对敌护身皆有妙用。无穷魔头乱钻乱窜,磨牙吮血,被冥水阴雷炸的翻翻滚滚。修为弱的,当即魂飞魄散。修为稍强的,略一运炼,又自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这两位鬼王各以神通法力对敌,才是魔道练气士动手的标准范本。凌冲大乐,瞧瞧这边,望望那边,倒也有趣。两方的厮杀瞬时进入白热状态,各出狠手,恨不能置对手于死地。阴骨鬼王与万鬼化神幡魔神缠斗不休,进退趋避之间,倒也法度森然,欺负那尊魔神法力运转之间总不如他来的行云流水,倒也尽能支持得住。

    百忙中见凌冲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,登时大怒:“这厮定是与申虚勾搭,连杀我手下鬼将,先结果了再说!”灵识催引,冥狱阴气汇聚,顷刻间演化一柄狭长飞刀,寒意森森,径往凌冲颈上绕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