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三一 近身剑!
    将祁飞的飞剑与白骷髅的冷焰夺魂幡祭炼到噬魂幡中倒也不急,当务之急是尽快炼化祁飞肉身,驻扎阴神。事不宜迟,此来冥狱是要打磨剑术真气,自然以阳神之身为主,淬炼祁飞肉身的活计,在噬魂幡中进行即可。

    凌冲真身抖了抖袍袖,身在冥狱,一身阳间气息格格不入,等若时刻要与冥狱本源争斗,这还是他自家修为弱小,若是换了玄门各派掌教级数的纯阳高手下到冥土,定会引发冥狱本源反扑镇压,场面惊天动地。因此正道一脉的高手,若非性命攸关,绝不会轻易下到冥土中来。

    凌冲一面抗拒无处不在的冥土本源压制,足下一点,一道剑气圈转周身,已腾身飞起。要磨炼剑锋,最好便是寻上几位对手,大肆厮杀一番。一气冲霄汉,仗剑斩仇雠!冥狱之中最不缺的就是各位鬼王鬼将,足可痛快大杀一场。

    剑气横空,略一偏折,已发现一处鬼城,当即疾掠而去。上一次前来冥土,有旱魃分身傍身,如鱼得水,只要不是遇上玄阴级数的老魔,自可横行无阻。还特意炼化了几位鬼王与之进补。但那旱魃分身被方有德打劫了去,这一次没了这张王牌,换上了大成的晦明童子,倒也不差仿佛。

    冥土之民是由阴魂混以冥土之气化生而成,彼此之间可以通过吞噬对方提升修为。可谓是裸的弱肉强食,冥土之中阴气无尽,孕育了无数强横之辈,其中不乏玄阴老魔,只是大多在冥狱下几层,一意苦修,潜藏不出。前几层冥土之中依凌冲所见,修为最高者不过法相级数,还轻易难寻。

    大多数冥土之民生来浑浑噩噩,需经漫长岁月,方能开启灵智,再一点点修炼而上。凌冲寻到的这处鬼城只有百来只鬼物,说是还差不多。冥狱之中,并无甚么礼义廉耻之分,鬼物之间相互厮杀吞噬,无法无天,难分善恶,因此凌冲杀之也没甚么负担,尽可出剑!

    那处方圆不大,凌冲挺身而入,不等他动手,已有两只鬼物嚎叫扑上。凌冲以真身入冥狱,一身阳气醒目之极,犹如暗夜举火,一目了然,鬼物对于阳间生灵最是喜爱,只要能夺取其阳气,就能纯化自身阴气,使修为更上层楼

    阴阳之道,最是玄妙。纯阳、玄阴之境各走极端,一个要排尽阴渣,一个要炼尽阳气,但孤阳不生、孤阴不长,玄魔两道修炼之时,还须对立的真气用来纯化自身真气,达到阴阳平衡的效果。

    冥狱之中哪来的阳气?历代皆不乏阴气修炼精纯,忽然走火,被阴火烧身而死的鬼物。那些鬼物一死,就是形神俱灭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有凌冲这个大号阳气柱在,怎不令一干鬼物疯狂?

    凌冲不知其中缘由,但见鬼物对他“热情”过了头,也觉奇怪,手上剑气可不慢,轻轻一挥,两只鬼物呆了一呆,已被剑气腰斩,尸横就地。这两个一死,登时惊动了中的一干鬼物,一双双鬼眼死死盯在凌冲面上,不知谁发了一声鬼吼,数十只鬼物齐齐扑上!

    凌冲剑心通灵,早有准备,后足微退,前足横插,便是这一步之差,就有数只鬼物来势太猛,越过了“同僚”,反而显得甚是突出。凌冲手中现出一柄长剑,纯以真气铸造,舍弃了一应特性,只留下锋锐、坚韧之性,回归剑术之本源。剑光乍起,剑光森寒,先前几头鬼物头颅应手而落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冥狱鬼物与阳间生灵一般,未修成金丹元婴,灵肉不能分离,肉身一死,元神便即无幸。凌冲一剑得手,绝不停留,长剑圈转,自鬼物空隙中杀了进去。他如一个寻常武夫一般,不用纵横飞行之术,只进、退、横、切几招步法,配以劈砍抹削等基本剑招,见人杀人、见鬼杀鬼。

    他的剑术已是人间绝顶,纵使只用简单招数,也非是一群小小鬼物所能抵挡。剑光连闪,鬼号不绝,不过片刻之间,已有十几只鬼物尸横就地。余下鬼物见势不妙,当即一哄而散。凌冲略感可惜,手中并无趁手的剑器,不然会杀得更为爽利。真气变化虽能模拟剑器锋锐之处,但攻坚之处到底大有不同。不禁又想起那一道舍给宿苍子的还幽寒水来,有心再铸一剑,但冥狱中万物皆是阴性,不合他用,打定主意回转阳间,立刻寻觅铸剑的宝材。

    凌冲不出数息,连杀鬼物,登时震慑一方。中一座最齐整的屋中蓦的发出一声嘶吼,一头高有九尺的鬼物撞破屋墙,手持一口大刀,直劈过来。刀锋挂动阴风,竟是一位不弱好手。

    凌冲剑术响应若斯,那边刀锋方起,此处剑刃已扬,自不可思议之角度切出,后发先至,一剑刺入那鬼物脖颈处。那鬼物气息浓烈,居然是金丹级数的鬼将。只是凌冲毫不在意,上一次死在他手中的鬼王都有几个,何况区区鬼将?再者他如今道行虽未突破,凭了一手精妙剑术,也不怕区区金丹了。

    长剑是由他真气铸就,一经入体,种种质感立时反馈在道心之中,只刺入了三寸距离便无以为继,这只鬼物走的是锤炼肉身之道,皮糙肉厚,倒也甚是耐打。但剑修最是欢喜这等之辈,等若是个活靶子,越是肉身强横,面对来去无影的飞剑袭杀,应变反而较精修神通的气修要来的滞后些。

    但眼下凌冲走的也是近身搏杀的路子,等若主动放弃了剑修飞剑来去的优势,遇上这等鬼物,就要以快打慢。不等剑招用老,手腕翻转,长剑一绷一扬,自鬼物脖颈中掠出,带起一溜血肉残渣。那鬼将吃痛,反而激起无边凶性,大刀内翻,往他头上劈来。

    凌冲不理不睬,身剑连形,化为一道虚影,围绕金丹鬼物狠狠劈斩。霎时间连劈一十八剑,招招击中要害。快!快!快!这十八剑非是剑气雷音的高深剑术,只借手、肘、肩等一身之力,运用剑锋,乃是一种上乘的内家剑术。这十八剑凌冲施来只觉酣畅淋漓,恍惚之间似乎回到了少年时代,在家中独自揣摩剑法,每有所得,乐不可支的那种境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