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二九 炼化祁飞
    张守正只得些许财帛美人,到也在朝野意料之中。这位两朝元老为人勤恳,刚正不阿,一手提拔了许多门生弟子,就算军方大将之中也有后生晚辈,可谓权倾朝野。此次惠帝昏厥,大部分朝政杂务皆有这位老人一肩承担,又能当机立断,招揽各方勤王之师,终于击退叛军。

    首辅之职已是人臣之极,再往上只有异姓封王,但自古以来无论何朝何代,异姓王爷大多无有善终,就算太子有意,张守正也必会推辞不受,反不如直接赐下金银布帛。但张守正封无可封,膝下却还有儿孙家人,依着惯例,总要封荫子孙,至少张亦如一个骠骑将军是跑不掉的,但太子不知如何想法,居然连这点官职也吝于赐下。这道圣旨一出,朝野之中就有些议论,说是惠帝一死,太子登基,就要革新朝政,连带前朝元老也要遭殃,张守正便是首当其冲。

    朝野之上议论纷纷,张守正却安之若素,依旧主持朝政,一面部署兵力,对靖王节节进逼,一面安抚民生。大明千年基业,民丰物阜,繁盛之极。但经历靖王之变,战火蔓延,壮丁稀缺,田地荒芜,加之灾民四散,各地饿殍处处,甚至有了人食人的惨剧。

    张守正为首的内阁能臣们,颁布一系列措施,使民生得以休养生息,用的是黄老无为而治之旨。叶向天果然在张府中盘桓数日,传授张亦如上乘道法。张亦如亦已到了炼罡绝顶之境,下一步要着手凝练金丹。这些时日跟随祖父身旁,一面护卫,一面得其亲炙治国之道,对道心磨砺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先天庚金剑诀,不求多加变化,只在剑气凌厉上下功夫。比之洞虚剑诀包罗万有,灵光千变的要旨更专注于剑意精纯之道。叶向天的根本道诀虽是正反五行混元灭道真法,但以法相大宗师级数眼光瞧来,指点弟子修行还是绰绰有余。且字字珠玑,不过只言片语便将张亦如如今修行境界、桎梏,点的通透。

    张亦如得了乃师面授机宜,对自家修行之路了然于心,自是不慌不忙,依旧静心打磨剑气,静待机缘到来。这便是名门大派,有师徒传承的好处,修行到了哪一步境界,该当如何盘磨心境,如何打熬根基,有无数先贤经验,自然稳固之极。换做一般的散修,怕不早已迫不及待,尝试凝丹,结果要么功亏一篑,要么缺少最为关键的一闪灵光,就算结成金丹,也只得下般品相,白费了一番苦功,连带日后修行之途也自荆棘重重。

    叶向天传授了大道精要,末了吩咐他道:“如今靖王之乱初定,你祖父暂且无事,你再在他身边半年即可。半载之后,即刻回山,我还有用你之处。”张亦如躬身受命。叶向天又与张守正密谈了几次,内容不得而知,只是张守正在审议朝政时越发勤恳,几乎到了事无巨细,躬身而为之境。张守正已是古稀之年,如此操劳之下,身体每况愈下,儿孙苦劝不听,也只能由他。十日之后,叶向天携了沙通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九层冥狱第二层孽镜地狱之中,一道清光如水,现出虚空世界,一人自其中步出,周身剑意凌厉,正是凌冲。他是以真身降临冥狱,一身太玄剑意属于纯阳一侧,登时有无边玄阴之气狠狠压来。

    正道修士修炼纯阳大道,天生与冥狱气息相克,深入冥土,就要受到冥土气息压制,十成修为发挥不出五成。因此正道修士若非迫不得已,或是有异宝护身,绝不敢轻易涉足冥狱之地。

    凌冲来此就是为了打磨真气,换言之是来寻衅滋事的,当然要以太玄真气修为示鬼,只觉滚滚阴邪气息压迫而来,原本灵识外放,可达数里范围,吃冥土气息一压,急剧收缩为数十丈方圆,且还在不断收缩之中。

    晦明童子本体是一张晦明生死符,贯通阴阳,轮转生死,亦能炼化阴气以为己用,倒还无妨,见凌冲满面严霜,死死抵抗冥狱气息的压制,忍不住幸灾乐祸道:“上一次是你阴神为主,冥狱气息对噬魂劫法无损有益,你才能如鱼得水。如今你的太玄真气一出,冥狱本源气息视你为仇雠,如蚊群见血,群来扰袭,等若你随时随地都要应付无数敌人的刺杀攻击,倒是对你磨炼真气大有好处。但也要小心,本来你境界不高,还要分心在抵御冥界气息上,遇到块头大一点的鬼王鬼将,就吃不消了。”

    凌冲心神沉入洞虚真界,调御太玄真气周流化转,抵抗冥界气息压制,短短时光,一身剑意反见精纯,闻言笑道:“晦明不必担心,我自晓得。如今还不急去磨炼剑锋,尚有一件大事要办。”腾身御剑而走。

    冥土中不定,八极不分,触目皆是昏黄之色,沉闷之极。凌冲非是头一遭来此,早有定计,也不在意,驾驭见光疾走。在阳间用上剑气雷音的招数,一息之间便能去得数百里,但在冥狱深受压制,一剑闪烁之间,也不过区区数十里,真气消耗反是阳间的数倍之多。

    好在他身处荒野,非是群鬼聚集之地,偶尔碰上几只厉鬼,都是小角色,不必理会。寻了一处小山落下,眼下先有一件大事要办,便是炼化祁飞元神,夺其庐舍。凌冲阳神之神盘坐,阴神化身怀抱噬魂幡自其眉心走出,到了冥狱之中,阴神之神反倒如鱼得水,说不出的滋润。

    阳神阴神,一体两面,心意相通,倒也不必费神交流。阳神之神护法,阴神之神将噬魂幡插在地上,步入其中。噬魂幡中自成天地,已颇具气象,一团魔气之中,祁飞被牢牢困锁,他被七情魔念侵入,神志不清,深入魔境而不自知,兀自徒劳挣扎而已。

    凌冲本想将其元神以噬魂劫法炼化,算是为虎作伥,如今却改了主意,祁飞的元神留之无用,若说其剑术天赋,在凌冲面前也算不得甚么,倒不如一举粉碎,一了百了,只留其肉身。

    魔气之中,祁飞兀自挣扎不休,面上喜怒哀乐之色轮转不定,不可自拔。凌冲阴神之神心境冷酷之极,绝少怜悯之意,不由分说,将手一指,七情魔念发动,犹如一只魔掌,深深刺入祁飞紫府,狠狠一抓,将其元神扯了出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