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二一 轮回世界
    叶向天面不改色,说道:“鄙门封山,乃是为了恢复元气,如今元气尽复,二师伯百炼道人得道长生,有三位纯阳老祖镇压门户气运,已是一流大派之底蕴。仙童寄望凌师弟重立太清门户,此事掌教恩师已然应允,机缘将至,仙童稍安勿躁便是。”

    晦明童子笑嘻嘻道:“看不出你小子五大三粗,话说的倒是不错。罢了,我也不说郭纯阳那厮坏话了。”坐在凌冲肩上,探头探脑往城外望去。

    叶向天笑了笑,续道:“师弟也曾去过天星地星两界,可知此方世界与其比较,有何异常?”凌冲心知戏肉来了,沉吟道:“我是借空桑上人洞府挪移虚空方能去得在天星界。传闻此界与彼界相隔亿万之遥,就算长生级数要飞渡,也要数十年功夫。彼界有一座极天宫,乃是少阳剑派下院。又有数位玄阴级数的天魔老祖,在天星界时倒不觉得,回到此界之中,才发觉此方世界修道有成之辈要大大多于彼方世界,就算普通凡人,也要比天星界生灵更加适合修道些。”

    天星界有四大派,四位纯阳老祖,其中还要算上极天宫这个外来户。四大派共辖天星界亿万人族生灵。但比起此界来,似乎天星界能修成道果者少之又少,千万年以来,几乎是靠着四位纯阳老祖拼死相争,才能在无穷天魔窥伺之下,庇护亿万生灵。

    反观此方世界,不提佛门,玄魔两道哪一派不是有数位长生老祖镇压?只是大多避世潜修,声名不显罢了,就算普通人族,也更加适合修道,只要资质足够,定力坚凝,炼成天罡地煞也非难事。再者此方世界中也无天魔之患,若非在天星界见识到了无数天魔残暴血腥之处,凌冲几乎要以为天魔一物不过是传说罢了,非得等自家修到脱劫境界,才会见识。

    将这两点说出,顿了一顿,又道:“当年恩师为我倒反九天仙阙,我才知此界成为轮回世界,不知有何渊源,师兄可知?”叶向天微笑道:“你能想到这些,足见慧根深厚。此界的确有些异处,乃是因为此界的来历有些不大寻常。天星地星两界气流自布,元机他化,乃是自然生就,唯独轮回世界,却是由一件法宝的残片,演化而成。”

    凌冲眉头大皱,“一件法宝的碎片,竟能演化这一方轮回世界么?”他修道十余年,可谓走南闯北,东海戏蛟,太玄拜师,北冥炼罡,大明靖乱,深知此方世界之广大,今生今世若不修成纯阳,未必就能游历得遍,如今叶向天说如此广大一方世界,居然只是一件法宝的残片所化,难怪凌冲会觉十分荒诞了。

    叶向天缓缓道:“此事太过匪夷所思,难怪你生出怀疑之意。那件法宝并非是你瞧见过的庚金神剑、诛魔宝镜之流,而是孕育于天地未开之时,得了一丝大道运数,甚至生来便有数个天星界、地星界那般大小,更兼威能无穷,一份残片能演化无边,也没甚么稀奇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开辟之后,这等先天而生之宝要么生出了自我意识,遁散无踪,要么寻到一位大神通者,得其庇护。余下几件有数宝物,不愿依附于人,许多大神通之辈为了其等归属,便大打出手。那一战之惨烈,历经数万念头,连纯阳玄阴这等长生级数都只是炮灰而已,尚有境界更在其上的无上老祖参与,几乎打的天崩地裂,战至最后,就连佛道魔三教祖师爷也被卷了进来,因果牵缠,绵延不断,打到后来死伤太过惨重,便有一位大能挺身而出,历经数百年说合,才算平息了这场风波。”

    “彼时那件法宝在斗法余波中已被击的粉碎,最大的一块便化为这方世界之根基。无尽岁月过去,到了今时今日,此宝机缘成熟,数中当合璧归一,再演玄妙。这些年来散落于宇宙星河中的法宝残片相互呼唤,皆向最大的一片涌来”

    凌冲颔首道:“师兄之言,是说这些年此方世界种种异变,乃是这件根本法宝要返本归元,相互吸引所引发的?”叶向天点头:“正是如此。我辈修士,说到底皆是靠这件法宝演化的世界生存,汲取灵气。世界本源动荡,灵气潮汐自然张驰无序,种种心魔魔头便易侵入。此时是轮回世界最为脆弱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此宝在破碎之前,乃是大道所生,秉承无边气运,掌管莽莽宇宙乾坤,所有生灵生死轮回之事,可说来头大到了极点,才会被那许多大能注目。宇宙星河中有无数天魔族群,终年游荡,好勇斗狠,寻觅血食,但都不敢靠近这件轮回之宝,稍有沾惹,会被引入轮回,身遭不测。”

    凌冲万没想到,这件法宝来头如此之大,轮回之说乃是佛门根本教义之一,自然得闻,但能主掌天地宇宙间所有生灵的生死轮回,这件法宝全盛之时,威力必定广大无边。就算只剩一块碎片,也能演化一方灿烂世界,有亿万生灵赖之以存。

    “我辈练气士餐霞食气,为的便是超脱生死轮回,得享长生。轮回之事莫说是你,就算掌教恩师那般神通,也不敢轻易插手,你也莫要去想,为兄告诉你此方世界之秘,是要你好生思索,接下来修道之途当如何去走。洞虚烛明剑诀在本门当代弟子中,唯你境界最高,他人也指点不了甚么,唯靠你自家修持。这一点你要谨记在心。”

    凌冲忙道:“师兄教训的是,师弟谨记。”叶向天微笑道:“你也不必这般谨小慎微,我辈剑修不说是无法无天,但也要胸存一口不平之气,仁义礼智那是儒家的说辞,慈悲为怀却是佛门的言语,不必去管,玄门修士,一是任其本心,二是自然而然。”

    凌冲想了想,又问:“争夺此宝残片的几方势力可有甚么手段施展?”这件轮回之宝既然如此重要,各种大能定必早已出手布局,说不定玄魔两道中就有潜伏的细作,伺机动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