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一三 计都法相
    京师之外,百万叛军倾巢而出,围住天京城忘情厮杀。~随~梦~小~说~~suimeng~la靖王再也忍耐不住,从大营中出来,亲自上阵督战。他如今已是四十有余,自幼便抱定了造反之决心,虽然志大才疏,搞了几十年,还弄得天下皆知,幸好惠帝昏庸,令其作大,终究有今日之事。

    靖王一路打来,沿途军备废弛,劫掠甚易,无惊无险的兵临城下。谁知惠帝好死不死,偏偏在此时晕厥,被太子掌握大权,启用一干能臣武将,依托京师公使,居然硬生生拖住大军数月之久。

    今日先有计都星君降祸,又有几位魔道金丹高手齐出,如今大内之中已是一片大乱,太子与张守正等人死活尚且不知。靖王顿时激动起来,错过了今日,再无良机杀入京师,就在城外阵中拄剑而立,嘶声大喝道:“尔等将士听令!但凡攻入京师者,尽皆官升三级!有诛杀朝中三品之上大臣者,另赏黄金万两!但有怕死懈战者,株连九族!”

    他也算是凡间武学高手,丹田震动,滚滚声浪发出。叛军众人顿时发出震天呐喊之声,百万叛军大部是沿途收罗来的壮丁,未经训练,滥竽充数,但经历数月厮杀,已算百战之师,可以一用。自来阵中主帅皆会许诺金银珠宝、美女官职,刺激手下兵士奋勇厮杀,再者到了如今之势,惠帝一方全无力挽狂澜之策,叛军军心渐稳,已不复当日首鼠两端之态,当即呐喊冲杀,无数叛军潮涌一般冲向京师城墙!

    京师一方守军压力剧增,刀光剑影之中,无数尸体如雨落下城头,残肢断臂铺了一地,直是一幅修罗地狱景象。大内之中,文渊阁内,张守正满面焦急之色,先前还有大将前来禀告军情,但被计都星君等人一闹,与外城再没了联络。对张亦如道:“这般下去非是良策,你且去瞧瞧大内之中究竟如何了!”

    张亦如领命而去,半晌方回,说道:“是魔道几派联手,有高手杀入大内,想要刺帝,现下已被玄门高手拦住,只是厮杀之下,尚未分出胜负。祖父若有紧急军情,孩儿可代为传秉。”他好歹也是炼罡高手,用上剑遁之术,在玄魔高手环伺之中,只要小心些也可来去自由。

    张守正叹道:“世间之事,人道之事,却要一干神通之辈、方外之人来干涉,非是苍生之福!罢了罢了!唯有尽人事听天命而已!亦如,你带这柄尚方宝剑去外城,寻到徐玉、蓝风两个,命他们死守外城,就算战至一兵一卒,亦不可有半点退缩。再去皇宫之外禁卫大营之中,调禁卫尽出,交由徐蓝两位将军统帅!”

    张亦如领命而去。那柄尚方宝剑还是当年惠帝钦赐给张守正,命其总理政事,如今终于派上用场。徐玉与蓝风两个乃是当世名将,统领大军对抗叛军,只可惜先前惠帝对二人不甚重用,乃至失却了战机,惠帝倒下之后,张守正趁机大力提拔,总算稳住京中战事,今日对敌也唯有靠这两位将军了。

    张守正叹道:“我已请太子以传国玉玺,发出诏书,诏令各地文武大臣前来勤王,算来最近的一路这几日就要到达,就怕远水解不了近渴。你且去罢!”张守正未雨绸缪,密令京畿周边各藩镇前来勤王,以京师城防之厚,总能坚持半载以上,谁知今日祸不单行,魔道之辈悍然出手,靖王得知大内被毁,哪里还不会尽起大军来攻?因此才有时不我待之叹。

    张亦如匆忙而去,避过玄魔两道高手耳目,直达外城,却只寻见徐玉将军一人,原来蓝风见守军抵挡不住,亲率麾下千名刀斧手,往前线督战去了,徐玉接了张守正之命,苦笑道:“请小张大人回禀张阁老,末将与蓝风早已决心以此身殉国,但眼下战事吃紧,若是太子无恙,可否请上城来,中军将士若能亲见太子,当可一鼓作气,击退靖王叛军。”张亦如皱眉道:“此事我会上复祖父,请将军稍待!”又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大内中,凌冲悟通刚柔之变,用星宿法相将一只天星神掌耍的滴溜溜直转。计都星君原本不甚在意这只“小虫子”,见其剑术居然能临阵升华,这份天赋可是不甚常见,忽然感应到城外杀伐之声大作,笑道:“好了,也到时候了!”星光乍闪,一人自虚空跨出,遍体星辉,有一丈高下,只是面目看不分明,如烟云山岚,时刻变幻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计都星君,一身皆是满满的灾劫不详之意,令人望之生畏。修道人最惧的便是天劫临身,劫数当头,过得去天高海阔,过不去再入轮回。罗睺计都可谓妖星之首,一经出现,必有大灾大劫相伴,若非情不得已,在场之人无论正邪,绝不肯与之有甚瓜葛。

    计都星君一出,将手一招,瘟疫、惑心、天星神掌三道神通回归法体,周身气息暴涨,似乎就要突破一重境界。沙通没了瘟疫之毒牵制,摇了摇头,狠狠吐了一口气,见计都星君如此,惊道:“不好!这厮是要借助此地兵祸之气,修成法相!快些阻止他!”

    商奇等人还兀自摸不到头脑,沙通已然飞身而起,双拳打爆空气,往计都星君法身击去!元婴级数高手倾力一击,震天撼地,一道白线随他双拳爆散开来,声势猛恶到了极处!

    计都星君伸出一只星光组成的手掌,轻描淡写将沙通双拳封住,一震之间,沙通一个偌大身形竟被甩出百丈开外,好巧不巧将一座小小宫殿压塌,尘土飞扬之间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凌冲闪身到了沙通之处,袍袖一挥,将瓦砾推至一旁,只见沙通仰面朝上,口角溢血,两只大眼咕噜噜乱转,身上骨头断了数十根,好在未曾伤及元神,当即送了口气,伸手一指,玄武星力转化壬癸神水,自沙通七窍中钻入,滋养其肉身。沙通吐了口气,骂道:“那厮分明就要修成法相,却要我们来顶缸,难道玄门正道高手都死绝了吗!”凌冲摇头苦笑:“沙兄莫要动气,静养为宜。”

    想看更劲爆的内容,请用微信搜索公众号a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阅读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