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零八 计都六劫法
    少阳剑派的剑术算是最接近于纯阳境界的法门,由少阳生老阳,老阳入纯阳。乔淮清的剑术修为比乃弟要强上许多,原本在少阳剑派总坛中闭关,冲击元婴境界。惊闻乃弟竟死于凌冲之手,根本不能忍耐,当即破关而出,下山为乔淮安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这一手少阳剑术一出,阳气滚滚,剑光霍霍,最能克制任何魔道的阴邪功法。只可惜他碰到的是星宿魔宗中也堪称诡异的计都天星法,根本不受少阳之力克制,任他剑气千变,剑光粲然,也奈何不得那一团昏黄真气。

    商奇身在昏黄真气之中,总算临危不乱,脑中灵光闪过,叫道:“瘟疫真气?这是星宿魔宗的计都六劫法!”一团星光闪现而出,一人森然道:“你倒是有些见识!”乔淮清听商奇喝破敌人来历,也自想起门中关于星宿魔宗计都六劫法的记载,这门道法不在之内,历代有缘修炼,又能成就者亦寥寥无几,必须秉承极大劫运而来方可。一旦有足够资格修炼此法的弟子出世,往往意味着应劫而生,人间界或是修道界要有一场极大杀劫。

    少阳剑派来历悠久,根基雄厚,自然曾与修炼计都六劫法的魔宗弟子打过交道,据门中古老典籍所载,计都六劫法分为六部,各具神通,分别为:瘟疫、惑心、刀兵、星坠、陆沉、天崩!看来那厮方才所用是追星、惑心之劫,现下又转成了瘟疫变化,那一团黄气自然是瘟疫瘴气所化,难怪商奇忌惮非常,根本不敢令其靠近半分。

    商奇也十分憋屈,冷不防被一团瘟疫气息扑上了身,他可是知道其中厉害,一旦吸入了点滴,就要化形销骨,连元神也逃不出来,歹毒到了极点。没办法唯有将丙火神镜四方乱照,发出熊熊真火,抗拒瘟疫真气的侵袭。

    来人当有元婴境界,方才那一颗计都星并非真正的星辰,而是以自身真气演化计都六劫法中的坠星变,仿效天星坠落。本来那一击若击的实了,整座皇宫就要被夷为平地,幸好乌老以法相境界催动宫中大阵,硬生生拦了下来。那人真身未露,仅仅用几道神通便将两位金丹高手逼得上蹿下跳,全然落在了下风。

    沙通眼光毒辣,见了那团星光现世,喝道:“原来是星宿魔宗的魔崽子!吃你沙爷爷一道吞海功!”体内真气演化玄鲸吞海功神通,一道深不见底的涡流显现。沙通修成婴儿,这道神通之威力亦水涨船高,十分可观,涡流怒旋之下,那团星光被不断拉扯,往涡流中心落去。

    那一团星流璀璨无比,散发无尽光华,似静夜星辉,静谧而富有神秘之感,正是计都六劫法中坠星变演化。星宿魔宗的计都真君正是将真身隐藏其中,见沙通发威,毫不在意,发出阴冷之声:“原来是东海的蠢物龙鲸,本座应劫而生,今日来取大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明皇帝、太子性命,你胆敢阻拦,一并杀了便是!”

    商奇本在苦苦抵挡瘟疫之气侵袭,忽觉周身一轻,滚滚瘟疫之气化为洪流,竟然舍他而去,一头扎入了玄鲸吞海涡流之中。沙通大叫一声:“不好!”玄鲸吞海涡流吞吸之力极大,两厢配合,根本不及防备。无尽瘟疫之气入体,沙通脸上立刻青一块、紫一块,一会印堂发黑,一会绿光升腾,显是中了剧毒。还好他的本体龙鲸本就庞大,真气雄浑,与计都真君同一境界,瘟疫之气纵然歹毒,尽能禁受得住,只不过一番苦头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凌冲见沙通满脸黑气,片刻功夫已换了不下八种颜色,连眼神都要涣散了,忙道:“晦明,快出手帮他一帮!”晦明童子刚要出手,一股庞然大力起自国师府,倏忽之间如太古山岳凌空,向凌冲压下!晦明叫道:“是日月五行轮!我要护你周全,分心不得,让沙通自求多福罢!”凌冲叫道:“莫要现出真身!”

    晦明童子哼了一声,一道黑白生死之气发出,向上一冲,敌住日月五行轮法力。国师府中,日月五行轮元灵笑道:“这般热闹,岂能不瞧?那小子身上究竟是甚么法宝?难道是惟庸老道那一面诛魔宝镜不成?”当年惟庸道人以一面诛魔宝镜,与郭纯阳联手,硬生生抗住数位玄阴老祖围杀,外界这才知道其不声不响之间,居然以一己之力练就了一件法宝。虽然这十几年来再未见惟庸老道出手,但魔教各派还是忌惮非常。

    日月五行轮也不逼人太甚,仗着自家本源雄厚,远超一般法宝,有心摸透晦明童子弟子,将压力一分一分的增强。但无论他如何试探,对方只用两道玄妙之极的真气将压力化解无形。两件法宝皆是此界中顶尖大能,若不生死拼杀,只是这样不痛不痒的隔空交锋,谁也奈何不得谁。

    沙通也感受到凌冲身上那一股庞然压力,艰难开口说道:“不必管我,这点、小伤,还、难不、倒、我!”狠命运转玄鲸吞海功,瘟疫之气趁着玄鲸吞海功的吸力,散布于他真身之中,此时要再用此法将瘟疫之气一点点拔除出去。果然有效,不过几个呼吸,就有三成瘟疫之气被生生吞入涡流之中禁锢起来,再也逞凶不得。沙通狠狠吐了口气,说话这才伶俐了些,骂道:“魔崽子!这点三脚猫的功夫还奈何不得你家沙通大爷!还有甚么神通尽管使出来便是!”

    计都真君隐身星光之中,一语不发,忽有两道奇光映射,一气照映在沙通目中。沙通立刻头脑昏沉,只想就此睡去,狠狠咬破舌尖,借着一阵剧痛之意,这才清醒了些,知道方有又险些着了那家伙惑心之术的道,心头一片怒意火起,也不顾玄鲸吞海涡流正在拔除瘟疫之气,大叫一声,一步踏前,一掌向那团星光打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