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零二 挥斥方遒
    天子坐镇京师,自然龙脉归结,龙气汇聚。京师之中,龙气最为浓郁之地自然莫过于这座广袤皇宫。凌冲与沙通临近之时,周身法力运转就有些滞涩,一步跨入其中,一股大力自冥冥中而来,重山般压在身上,道行境界当即被打落一层,连法术神通威力也要大大缩减。

    凌冲与沙通同时哼了一声,均觉不甚好受。张亦如虽是炼罡境界,但真气质量显是及不上两人,所受限制反而少些。前头带路的老太监步履矫健,亦是精通武功的大高手,只是那点拳脚功夫在练气士面前却不够看,见凌冲两个吃了暗亏,颇有幸灾乐祸之意,转头笑道:“两位道爷却要小心了,这宫中有真龙天子坐镇,若是方外的仙家来了,总有几分不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凌冲紫府之中,晦明童子霍然起身,冷笑道:“不过是区区真龙之气,吹什么大牛?”小手一会,一道符力涌出,登时将真龙之气的压力消减无形。所谓真龙之气,不过是皇帝天子聚集人望,再坐镇龙脉核心之上,以此所得的一点外力而已,并非自家真实修为。看似对练气士压制极大,其实到了长生境界便可无碍,真龙之气再强,也不过是相当于纯阳境界的一条老龙而已,还是一条死物,不会变通。

    有晦明童子在,自然万事无碍。凌冲周身清爽,面上却依旧紧皱眉头,似乎不甚适应。他也懒得去和这老太监计较。沙通却是天地不怕的性子,堂堂东海大妖,居然被个老太监揶揄耻笑,当即大手一挥,一团细小旋涡飞起,在那老太监头顶轻轻一吸。

    那老太监骇然惊叫,只觉毕生苦修的真气如百川归海,尽数流出体外,不见了踪影,登时面如土色。沙通略施小计,收了他的真气修为,骂道:“我把你这老阉货,凭你也敢笑话老子?就算是皇宫大内,老子要弄死你这老阉货也是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凌冲使得沙通使得正是龙鲸一族的天赋妖法玄鲸吞海功,当年还曾传授过他,以此为根基演化出一道吞星符法。这道妖法乃是太古玄鲸一族镇压天地之法,威能无穷,用来吸干区区一个凡人武学高手,着实是大材小用。

    那老太监也是眉眼通挑的人物,自家苦修一辈子的真气就被人轻描淡写废了去,怎不知遇上了高人?顾不得丢人现眼,忙跪倒在地,叩头不止,口中连称该死。沙通根本懒得理会,还是凌冲毕竟笑了笑,伸手一指,那团小小旋涡忽然将老太监一身真气回吐出来。

    那老太监发觉一身真气又失而复得,高兴的又是连连叩头。沙通不去计较凌冲擅自出手,十分惊疑道:“这玄鲸吞海功你修炼的倒是不错!”虽传了凌冲玄鲸吞海功的根本符箓,但这道神通无有龙鲸血脉根本修炼不成。岂不知凌冲施展的已非玄鲸吞海功的原本,而是以太清门符法之道演化过的吞星符法,才能轻描淡写将沙通法力破去。

    这一点连沙通也未瞧破。凌冲笑了笑道:“我等怎么说也是方外之人,这等狗眼之辈略作惩处便是。你也莫要跪着了,还不快些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引路!”那老太监再也不敢多话,一骨碌爬起,点头哈腰的带路,恨不得将脸贴在地上。

    沙通懒得理他,一路追问凌冲为何能破解他的玄鲸吞海功,凌冲只是笑而不答,倒把沙通弄得心痒难搔。皇宫辽阔,二人也不施展神通,老老实实一步一步走去,穿过太和殿、中极殿,足足走了半个时辰,才来至一座养心殿前。此殿乃是作为皇帝书房之用,惠帝垂危,太子平日便在此处批阅朝政。

    那老太监命身旁小太监跑去殿中复命,不一刻一位中年太监走出,尖细嗓音喝道:“太子传两位仙官入殿!”老太监这才恭恭敬敬道:“两位上仙请,太子殿下已在殿内等候。”凌冲点头,沙通冷笑道:“那甚么劳什子太子倒是好大排场,弄得老子好像来朝拜他一般!”凌冲笑道:“罢了罢了,左右不过是见上一面,还是莫要生事。”当先入殿,沙通怒哼一声,就算不满,也不好发作。

    二人入得殿来,见内中一派明黄之色,足有数十丈大小,足下地砖光可鉴人,摆满了硕大的木架,堆满层层典籍,不乏孤本绝本,世间难得一见。当中是一座龙椅,一位身着明黄衮龙袍的中年男子端然稳坐,殿中有数位小太监伺候。

    那男子正是当朝太子,如今身为监国,只要惠帝一死,立可登鼎大宝,因此满面意气风发之态,见了凌冲两个也不起身,笑呵呵道:“来呀,为两位仙卿看座!”惠帝如今年逾古稀,这位太子爷也已入不惑之年,但素来善于保养,气色倒是极好。

    沙通到此,反倒懒得生事,只冷眼旁观,不发一语。便有小太监搬来绣墩,二人也不客气,径自坐了。太子见沙通面沉如水,也不理会,笑问凌冲道:“孤王听张阁老言道,仙卿乃是出身金陵世家,令尊凌真官至礼部侍郎,可是如此?”显是对“世代忠良”的凌冲更感兴趣些。

    张亦如引了二人入宫,便匆匆去寻乃祖。京师被围以来,各方势力胶着,越发凶险,这几日针对太子与诸位阁老的刺杀从未间断,若非张守正命张亦如亲自去接应凌冲,张亦如根本不敢轻离其左右。

    凌冲笑道:“太子所言正是。不过我拜入太玄剑派修道,便是玄门练气之士,与家中无干。今日此来,也是要见一见太子。”太子之言,显是将他两个看作了下属、仙官一类的角色,呼之即来挥之即去。凌冲也不是个好脾气的,也懒得和他废话,言下之意便是我二人来此,是为了考校你这个太子,瞧瞧是否德不配位。

    玄门各派虽不许干涉人间之事,但修道之人收取弟子、道心历练,借离不开万丈红尘,想割裂也割裂不得,因此无穷岁月积淀之下,对人间还是莫大的影响之力。明朝之前的几座王朝便有昏君无道,民不聊生,最后万民请愿,引得玄门派遣高手,诛杀昏君,另立贤明的例子。

    太子闻言,目中不悦之色一闪而过,却还是笑道:“哦?原来如此,不知凌仙卿见了孤王,心中作何想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