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五百一 太子召见
    萧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当年萧家大难,还是一位忠心老仆以自己的骨肉将他替换了出来,之后便流落江湖,受尽白眼与屈辱,才养成了一副阴狠毒辣的性子。无意中得了一部星宿魔宗残经,以为自家就此飞上枝头成了凤凰。谁知见了莫孤月,再到星宿魔宗本宗之中,见识了一番本宗景象,立刻被震得不轻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是服输的性子,得知了星宿魔宗修行精进之秘,暗中击杀了不少同门,掠夺其修为,千辛万苦才练就两道白虎星神,万没想到京师城外一战,竟被凌冲以剑术悉数破去,还落得个狼狈逃窜。之后跟随曹靖深入天星界,见识了真正的玄阴老祖出手之威势,更加野心火热,但曹靖不知为何,就是瞧他不顺眼,强令将他拘束身边,名为保护,实则监视。

    萧厉不敢反抗,只能隐忍至今。七曜元灵把手一挥,一道玄奥意念飞出,落入他眉心,又道:“此是四灵四象真法法诀,又经你师乔依依重新推演,融汇了仙都门炼器之术,你修炼之后,便可将那座四灵星宫据为己有,成为一大臂助。曹靖陨落就在这几日,你且安心修行,等候消息罢!”

    萧厉脑子微微一晕,紫府中已多了一篇金光灿然之法诀,细读之下,果然奥妙无穷,先前他只得了白虎七杀监兵元神之法,但这篇四灵四象真法中却包罗了四灵星域修持之道,尤其难得的是还有祭炼四灵星宫的法诀,修炼之后,果然能克制曹靖的器修之法。

    萧厉心头发狠:“曹靖啊曹靖,你横行霸道惯了,等我修成此法,夺取你的四灵星宫,令你毕生苦功化为流水,倒要看看你是怎样一副表情!”七曜元灵毕竟是法宝之身,思维意识天生与生灵不同,也懒得去管萧厉的想法,既然星帝有命,自然就做了。忽然咦了一声,七道星力本源光芒大放,一闪即止。

    萧厉吃了一惊,又不敢多问。正是凌冲以神宵天眼符偷窥国师府,被七曜元灵发觉,以一道星力神光回击。日月五行轮是何等身份修为?一道神光便足以斩杀凌冲这样的小辈,晦明童子又横插一杠,将星光不着痕迹化解掉。七曜元灵冷笑一声,说道:“果然有同道中人到了!”将手再挥,这一处七曜空间自然关闭,外界一团硕大魔光也自隐逸无踪。两件法宝通过凌冲暗中交手一记,不落痕迹,除却当事人之外,连曹靖新晋的法相修为也未曾发现半分端倪。

    凌冲吃了一个暗亏,险些被日月五行轮作法击杀,径自回到张守正府中。老管家早命人往宫中送信,告知凌冲到来。张守正接信之后,命张亦如动身前来迎接。凌冲回到张府,便见张亦如迎将出来,躬身施礼。多日不见,这位少年师侄心性越发沉稳,往昔种种跳脱孤拔之气一扫而空,显是这几日跟随乃祖历练,颇有成效。

    凌冲笑道:“师侄不必多礼。”张亦如亦是炼罡境界,苦苦寻求凝结金丹之机缘,细看这位师叔,先前凌冲修为固然深厚,但也有其穷尽之处,但眼下一见,却觉其人周身气息缥缈,身内似有山川之险、吞纳虚空之妙,竟再也瞧不通透,不禁大吃一惊,不敢多问,只得说道:“家祖得知师叔无恙归来,甚是欢喜,只是眼下宫中之事甚忙,不克回府。另外太子殿下得知师叔之事,大是赞叹,特命弟子来延请师叔入宫一见。”

    张守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正为人刚正不阿,对凌冲一腔热血,立誓要平定靖王与曹靖之乱,大加赞叹,因此在太子驾前大力保荐。大明素来倚重仙家弟子,尤其听闻靖王帐中竟有魔道修士听用,更是求贤若渴。似凌冲这等出身官宦,又拜入玄门正派的嫡传弟子,正是求之不得,听闻其名,当即非要见上一见。

    凌冲笑道:“也好,这位太子久闻其名,我也正要见上一见。以师侄看来,这位太子为人、为政如何?”这却是考量了,张亦如虽是张守正之孙,却更是太玄剑派弟子,太玄剑派对人间王朝更迭,尤其这等亲族相残,争夺江山之事,向来不肯掺和,准张亦如下山不过是看在其祖的面上,日后还是要回到山门修道才是。但人间历练亦是修行的正途,凌冲一来是考校他为人处世,能否查知人心,二来也想听听其对那位太子的观感。

    张亦如沉吟片刻,说道:“太子殿下算得上雄才伟略,只是被压制太久,性子不免有些急于求成。家祖便曾言道,若是天下太平,这位殿下继位,定是难得的明君。但如今兵祸四起,殿下心切大明社稷,施政用人,不免有些刚愎自用了。”

    凌冲笑了笑,说道:“好,我知道了。此人究竟如何,待我见上一面便有分晓。你先稍后片刻。”大袖一挥,一道剑气腾空,啪的一声爆散开来,化为无形流风,露了一手炼罡级数的精妙剑术。张亦如百思不得其解,这招剑术可不见得如何高明,京师中正是藏龙卧虎,凌冲施展剑术也未想瞒过谁去,有许多正道之士见了,只撇了撇嘴,也懒得理会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一人大笑而来,却是一位大汉,正是沙通,老远叫道:“你小子果然没事。我在京城转悠了好几日,怎的现在才到!”二人在雁门关前分道扬镳,沙通本欲随他去蛮军大营,被凌冲阻拦,请其先到京师等候。沙通早到几日,闲来无事,倒是将京师中各大有名的饭馆逛了个遍。如今京师被围,物资紧张,许多饭馆闭门歇业,但有些百年老店自有办法弄来些新鲜肉菜,还要应对达官贵人,不曾关张。

    沙通着实一通胡吃海塞,连肚子都大了一圈。凌冲笑道:“沙兄倒是有口福,我要去宫中见一见太子,你与我同去罢!”沙通大喜,笑道:“我这几日吃遍了京师各大馆子,只剩皇宫里御厨的手艺还没尝过,正寻思摸进去瞧瞧,正好!正好!咦,这不是叶向天的小徒弟么?”

    当年他不知好歹,招惹叶向天几个,被其出手禁锢,带回太玄峰。虽说后来才知是乃祖与郭纯阳之算计,但对叶向天向来没甚么好脸色,见了张亦如自然也不会笑颜如花。张亦如也有些忌惮这位海中大妖,望了凌冲一眼。

    凌冲笑道:“事不宜迟,你要尝御厨的手艺还要快些入宫,不然天色一晚,就只能吃些残汤冷炙了!”沙通一惊,叫道:“还不快走!”三人往宫中疾行。张亦如有太子钦赐的通行金牌,自然畅通无阻。凌冲入了皇宫,暗自打量,这座宫廷大殿连绵,占地极广,风格亦是粗犷,其外又修筑了宽阔城墙围拱,撇去天子所居这一条用处,分明便是一处庞大之极的军事要塞。可见当年成祖修筑之时,的是考量与北方蛮国战事之用。若他泉下有知,千年之后又有一位藩王起兵,与他当年所为如出一辙,不知又会作何感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