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四九五 太子监国
    碧霞和尚所言不差,佛门素来讲究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。渡化魔头是一件大功德之事,魔头越是作孽无尽,一旦被度入佛门,所得功德亦是无尽。碧霞和尚若真能将十七颗阴尸骷髅渡化,化戾气为祥和,所得功德怕是立刻使其开启第七识,佛法修为臻至不可思议之境界。这一个天大人情,由不得他不衷心感激。

    凌冲摆手道:“我这阴神化身修的是噬魂劫法,专要害人方能精进,宅心仁厚四字着实让人笑掉大牙,师兄还是莫要寻我开心了。”他的修行被噬魂老人算计,炼化了白骷髅、嗥月道人与一具不知名元神入驻的飞僵,这才有足够庞大之真气魂力供给,一举修成金丹,连噬魂幡也得了反哺。噬魂劫法有载,一旦炼化了其他生灵的真气元神,便是一条不归路。

    十七颗阴尸骷髅就算留在手中,所得战力也不算大,反而比不得专心运使噬魂幡来的法力精纯,还不如舍给佛门,留一段香火情面。有此一着,碧霞和尚今后也不好意思不尽心尽力,看顾凌家安危。

    碧霞和尚笑了一笑,脑后现出一团佛光,展布开来,内中金光灿灿,乃是一处清净世界,一指那十七颗阴尸骷髅喝道:“尔等无辜遭劫,受尽苦楚,乃是宿孽纠缠所至,今日幸有良机,先入老僧这佛国世界,借无边佛法,洗去一身戾气,再来持诵经文,参悟奥妙,自有脱劫超拔之日。还不速来!”

    十七颗阴尸骷髅被佛光一照,都露出畏缩之态,听闻碧霞之言,一个个悲啸连连,似乎下定了决心,蓦地化为团团流光,钻入佛国世界,只打了个滚,被佛光沾染,立时露出安详笑容,再一滚,现了阴尸元身,一个个盘膝坐定,口诵佛经。

    凌冲目露神光,往那佛国深处望去,却见佛光浮沉,瞧不分明,赞叹道:“果然佛法无边,不愧为清净世界、无边极乐!”碧霞和尚收了阴尸骷髅,面上微露凝重之色。十七颗阴尸骷髅身上的戾气、杀机、业障极多,以他之佛法修为,也只能勉强以佛光镇压,再慢慢令其开悟,闻言笑道:“师弟此言差矣。佛法无边,玄门之中亦有玄妙。洞虚剑诀亦能开辟虚空,自生一界。就算是噬魂劫法,修至最高境界,也能自辟一处天地。师弟身兼玄魔两道最高法门,这份机缘可谓亘古未有。只是玄魔双修,真气不能相容,自古以来,听说只有癞仙一人能平衡阴阳,飞升仙界,师弟还须留意才是。”

    凌冲道:“癞仙之事我曾听家师提起,言道其也并非能平衡玄魔真气,最后飞升仙界,想来也是玄门道诀占了上风,不得已而为之。倒是师兄镇守金陵数十年,究竟所为何事?”他修成金丹,眼界自然不同,碧霞和尚无论资质悟性,皆是上上之选,类似于叶向天一般,必是普渡神僧嗣法之人,普渡神僧入灭之后,必是碧霞和尚接掌楞伽寺一脉。这般重要人物,却在金陵城中一呆就是数十年,要说无有图谋,那是打死也不信的。

    碧霞和尚哈哈一笑,说道:“师弟修成金丹,修道界中一些秘闻也有资格与闻,至于我为何坐镇金陵数十年,一来是方丈算出我之机缘就在此处,二来也是为了一场魔劫预做准备。果然我能结识师弟,便是机缘到了,至于魔劫之事,不必我来饶舌,师弟回山,郭掌教自会与你分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凌冲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魔劫之事我也有所耳闻,之前是道行不到,听也无用,等回山之后叩问掌教恩师便是。京师之事,不知碧霞师兄有甚么风闻么?”楞伽寺坐镇京畿之地,历代皆受皇封供奉,有这一座极大丛林镇压,也不会坐令魔教搅绕社稷,碧霞和尚真身在此,但手眼通天,说不定就知道几分京师内幕。

    果然碧霞和尚沉吟道:“靖王起兵作乱,帐下亦有能人,指点他分兵两路,一路取金陵,一路直取京师。又有魔教之辈搅风搅雨,趁机作乱,如今京师之中可谓风云聚会。惠帝得闻靖王反叛,一气之下,重病难起,已有多日不曾露面。如今乃是太子监国。”

    凌冲点头:“这位太子在东宫呆了十几年,被压制的狠了,好容易得了机会,怕是要大干一场。”大明如今这位太子向来十分低调,他老子惠帝老当益壮,年级一大把还要曹靖练些壮阳御女的金丹进贡,精力旺盛。若非靖王造反,一气之下病倒,也轮不到太子出头。

    当初凌冲随张守正学儒之时,曾听其点评过这位太子,说是温良恭俭,算是一位有能的储君。但言下之意,似乎还有些欲言又止。凌冲以噬魂劫法修成金丹,对人心鬼蜮的把握又进入一个新的境界,回想彼时张守正言情声貌,已然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世上有许多人自认为怀才不遇,被压抑的太久,一旦释放出来,总会做出一些急功近利之事。早有风传这位太子对曹靖与靖王深自厌恶,常常说道若是自己登基,必要这两个好看。如今太子监国,又有大义在手,还不知要闹出多大风雨来。

    惠帝疏懒之极,每日只顾纵情享乐,从来不理朝政,数十年不曾早朝。大明江山运转,其实全靠文渊阁几位大学士。张守正身为首辅,更是通宵达旦,熬尽心血。但惠帝此人疑心极重,自家享乐之时,却还要牢牢把握住大权,但有大事,必要报入内宫,听其决断。不然他若放权,以张守正的手段,又岂会听任靖王作大,乃有今日之患?

    碧霞和尚修炼佛门秘术,有先知之能,说道:“师弟所言极是,未来尚多有纷争呢!”凌冲哈哈一笑,起身告辞:“今日别过,待我自京师回转,再来寻师兄谈天。”身形如泡沫般消失,露了一手上乘法术。碧霞和尚端坐蒲团之上,叹息一声:“哀民生之多艰,苦哉!惜哉!”

    且说凌冲阳神越过雁门关,一路飞驰,已离京师不远,远远见到京师之上共有十几道龙气冲天而起。最粗的一道化为一条老龙,只是神气恹恹,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。另有一条白龙却是精神抖擞,顾盼雄飞,似有得意之状,压得其余几条龙气纷纷低头。城外却有一条黑龙之气贯天而起,狰狞凶恶,对那老龙与白龙虎视眈眈,恨不得一口吞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