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四九二 忽有夤夜飞劫火
    凌冲哼了一声,说道:“涉及小弟大道道途,不得不谨慎行事。,。方兄若是再自作主张,小弟便要禀告掌教师尊,请他老人家与方兄好生促膝长谈一番。”凌冲担心的不止是噬魂老人时不时来上今日这么一手,自作主张,而是忌惮其有朝一日心血来‘潮’,用噬魂魔念将自家沾染,那就悔之无及了。郭纯阳能容忍噬魂老人在太玄峰周遭炼法,必有制衡之策,因此搬出这尊大神,压一压方有德的气焰。

    果然方有德声音有些气急败坏,说道:“玄魔两道,唯有我的噬魂劫法独辟蹊径,不赖‘肉’身,单凭神魂成道,我老人家作恶积年,好容易发一回善心,你小子疑神疑鬼。此事郭纯阳自然知晓,也默许如此,罢了罢了,你以后死活老子不管便是了!”言罢寂寂无声。

    玄魔两道修行未至大成之前,借离不开‘肉’身庐舍之力,还要靠‘肉’身温养真气,反哺元神。只看杨天琪失了一条臂膀,还要大费周章接驳回来,便知其中利害。但魂修之道,却另辟蹊径,不赖‘肉’身修行,尤其噬魂劫法,不愧魔道法‘门’,只要不停炼化生灵元神法力,修为便可一路高歌直进,勇猛‘精’进的很。

    太玄九国深山之中,方有德气哼哼骂道:“不知好歹的小子!”忽然略有心虚的望了太玄峰一眼,太象宫中寂然无声。这才放心了七八分,忽然悲从中来,连佛法也不练了,破口大骂:“郭纯阳那厮毫不狡诈,让老子给徒弟当老妈子,结果人家还不领情,防东方西,叫老子怎么办!那老小子仗着自己不是此界中人,出身……”刚要揭了郭纯阳的老底,耳边忽有剑鸣之声震如惊雷。

    吓得方有德赶紧一缩脖,颇有些心虚的叫道:“我可没揭你老底,你也犯不着这么吓我!”耳边传来一声冷哼,方有德等了良久,再无下文,这才放心,再也不敢多嘴,将手一挥,佛光涌起,遮住身形,自家去生闷气。

    噬魂老人手段无穷,神通诡异,但不知怎的,却被郭纯阳死死克制,连反抗也不敢,似乎明了其出身来历。他托庇于太玄剑派,实则也被郭纯阳监视起来,偏偏还丝毫抗拒不得,也难怪大动肝火了。

    凌冲手托噬魂幡,心念一动,此幡乃是开辟‘洞’天之宝,自生空间,其中七团噬魂魔念翻翻滚滚,躁动不休,却是本念正神晋升金丹,连带它们也得了好处。七情魔念与本念本是一体,自然一损俱损,一荣俱荣。其中一道忿怒魔念本就根基最厚,又汲取了飞僵千年怨念之意,逐渐内缩凝实,内中隐隐有甚么物事要孕育出来。

    凌冲却知噬魂劫法为魔道至高法‘门’,又怎会仅有分化魔念这等粗浅的运用方式,每一团魔念修炼到了极处,皆可演化一尊护法法王,至于身具何等神通,则因人而异。此是噬魂劫法正本所独有之妙,夺魂道人也不知其中曲折,但曾见噬魂老人多次施展,仿效其法‘门’,创下了几‘门’秘法,但都不及原版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‘阴’神修成金丹,第一尊护法神魔居然要从忿怒魔念中演化出来。我本想留着白骷髅与嗥月两个,迫使左怀仁退兵,却被噬魂老人打‘乱’,还要从长计议。”凌冲本想炼化了白骷髅两个,借其威势‘逼’迫左怀仁退兵,先解彭泽之急,没奈何两人皆成了自家的滋补之物。如何‘逼’退叛军倒要另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凌冲心念一动,身上五‘色’道袍化为一身玄‘色’道袍,半灰不土,面相亦自恢复,又成了一位少年小道士,七‘色’霞光一闪,已破空不见。修成金丹之后,再施展太‘阴’魅剑剑遁之法果然又不相同,几有破开虚空,自成一界之妙。遁速亦足有二音之速,堪比剑气雷音的剑术了。其实如今的太‘阴’魅剑剑遁已可称为大挪移剑法,亦称斩虚空剑法,念动即至,比之剑气雷音全凭剑气运转,另有一番玄妙。

    不旋踵间凌冲已飞回彭泽城,凌康正在府中急候,见乃弟无恙归来,心下松一口气,忙问:“如何了?”凌冲自不会隐瞒胞兄,说道:“左怀仁依仗的两位魔道高手尽皆伏诛,事不宜迟,我还要扮作那两人前去劫营,大哥速速召集兵马,只看叛军营中火起,便是讯号,一气杀出,定可大获全胜!”凌康对凌冲已深信不疑,闻言忙道:“好!我这就去召集兵马,你千万小心!”

    凌冲哈哈一笑,将小幡一摆,喝一声:“我去也!”身化流光而走。凌康茫然仰望良久,也说不出心下是甚么滋味,只觉这个弟弟离自家是越来越远了。玄‘门’修道之辈,最忌沾染因果,尤其杀伤人命,业力加身,冥冥之中自有劫数临头。因此凌冲开始才打算借白骷髅与嗥月两个威势,‘逼’迫左怀仁退兵,解去彭泽之围。至于靖王这一场叛‘乱’最终的结果,还是要看京师之战如何落幕。

    但事与愿违,到底还要亲自上阵。自古以来,破敌之策,首在断其粮草。左怀仁三十万大军,每日人吃马嚼,便是一笔不菲的‘花’销,只要截断粮道,不出数日,大军必退。凌冲炼化了白骷髅两个,自然知道左怀仁屯粮之处,乃是离彭泽成百里之外的盐县。彼处乃是一座小小县城,胜在土地广大,粮草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左怀仁极善用兵,自知粮草之重,盐城中派了三万兵士把守,又有一员大将坐镇,唯恐出甚么‘乱’子。这等兵力放在平时倒是足够,却又如何给凌冲瞧在眼里?百里之遥眨眼即至,隐身半空之中,此时已是四更十分,盐城之中依旧灯火通明,无数车辆来来回回,押运粮草,供前方大军之用。

    凌冲瞧了片刻,并无甚么修士隐身其中,将噬魂幡一抖,落出一团白骨,十七颗‘阴’尸骷髅相互咬合一处,三十四只凶睛同时望来,皆是蠢蠢‘欲’动,似乎下一刻就要反噬扑来。

    凌冲低喝道:“尔等本是出身良善,只因宿孽牵缠,有此一劫,如今正是戴罪立功之时,只要各使神通,将此城中粮草烧毁,本座自然为尔等寻一位高僧,诵经超度,下一世尚有为人之念!若是不肯出力,还贪图这一点魔道神通,便是不堪超拔,本座也管你们不得!”

    一听此言,十七颗骷髅忽然鼓噪起来,一个个大放悲声,似在呜咽。就算凌冲以噬魂魔法入道,闻此悲音,也有些恻然。这些骷髅落在嗥月手中,受禁法暗制,苦不堪言,最好的下场无外乎被祭炼的神通广大,但造孽越多,日后越难超拔,有此良机,脱离魔道,自然个个踊跃。

    凌冲将手一指,喝道:“既然如此,尔等莫要聒噪,分头行事,只是不许杀伤人命,若是被我发觉,自有办法令你等永不超生!去罢!”十七颗骷髅蓦然松口,齐齐向凌冲一摆,呼啸声中,卷起无穷‘阴’风,向下便扑。

    这般动静,城中立时发觉,当下就有兵士鼓噪起来,但凡人刀枪又怎能伤的这等邪法祭炼的魔头?十七颗骷髅连真身都未现,口喷魔火,只轻轻绕城一圈,就见火光烛天,映得半空皆赤。镇守盐城的大将见火势蔓延,兵士奔走往来,泼水救火,也只是杯水车薪,面‘色’灰败,手一松,一杆长戟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彭泽之外,左怀仁尚未安寝,忽听帐外人声鼎沸,有偏将慌忙入内,禀道:“大将军,不好了!盐城大火,粮草……”左怀仁头脑一晕,一脚将那偏将踹翻,掀开大帐望时,但见半空绮丽,如火烧云,只惊得手足冰凉。总算他是当世名将,勉强镇定心神,喝道:“传我将令!速速开拔后撤,徐徐而退,命左右两部先锋断后,若有敢推搡慌‘乱’者,立斩!”

    他第一转念便是盐城大火定是大明军队所为,当务之急是趁军心未‘乱’,先行撤离,免得彭泽守军趁机杀出,那时兵败如山倒,就回天无力了。果然左右两部先锋纠集军士,布列严阵未久,彭泽城外忽然‘洞’开,五万守军倾巢而出,向大营杀来。

    凌康亦‘精’通兵法,事先挑选善战之辈,手持大斧,陷阵在前,遇有反抗,斧刃翻飞,连人带马一劈两段,一路高歌猛进。左怀仁虽有布局,但时间太短,大营之中粮草被劫之事又自散步出来,只得带领心腹将领督阵,急命大军后撤。将令要大军徐徐而退,不可慌‘乱’,但夤夜之中,军心涣散,哪个肯听?人马嘶鸣,自相践踏,死者不计其数。还是数千亲兵手持利剑,遇有聒噪慌‘乱’者,便是一剑枭首,这才勉强弹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战足有数个时辰,左怀仁大军远来劳苦,又军心不再,当下大败,留下遍地残尸,慌‘乱’退却。左怀仁在忠心将领护持之下,勉强脱逃。凌康亲自出战,率领守军‘激’战良久,直至将左怀仁残部一气赶出数十里,这才鸣金收兵,大肆犒赏军士。

    凌冲指使十七颗骷髅放火不久,便将其等召回,依旧收在幡中,回身前来保护凌康安危。有他隐身一旁,甚么刀兵能伤?眼见天光大亮,这一战才算落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