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四九零 血河碎飞僵
    那一口千年尸气可谓飞僵的法力来源,本来要镇杀凌冲,谁知被其吸住,急切间收不回来,单凭肉身之力,飞僵亦能力敌十几位金丹高手,以力破巧,但心境被夺,又是十七颗金丹级数的阴尸骷髅联手,自然被打的甚么狼狈。

    那位长老自入道以来,顺风顺水,哪里吃过这等大亏?简直是奇耻大辱,翻身爬起,叫道:“小辈,我要你形神俱灭!”双手捏拳,如风而来。僵尸天生躯体强横,根本不必动用法宝,一拳一脚皆有极大威力。天尸教中几乎每一位修士皆精通肉搏之法,就是为了祭炼僵尸之时,能与天尸合一,发挥这等天生优势。

    果然飞僵双拳搅动风声,与阴尸骷髅所化的骨球碰在一处,砰然巨响,飞僵连退三步,却将骨球振飞了出去。但凌冲又岂会放过战机?骨球一飞,数十条冷焰剑光见缝插针,直指飞僵周身要穴。这一手剑术一出,飞僵面色狂变,双拳连挥,护住周身。

    飞僵之躯就算金丹级数的飞剑也破不开,但冷焰所化剑光却能对其造成伤害,是以丝毫不敢大意。事到如今,那位长老也被凌冲层出不穷的手段打的没了脾气,又失去根本尸气,再也作乱不得,有心无力,又起了逃避之心。“这小辈定是噬魂道秘密培养的精英弟子,才有这般手段,我暂且避其锋芒,等我真身来此,或是催动几尊天尸化身,定能手到擒来,那时再拷问噬魂道的秘密!”

    飞僵虚晃一拳,转身便走。僵尸之中分为铁尸、铜尸、银尸、金尸、飞天夜叉、旱魃、玄阴天魔。飞僵则介乎金尸与飞天夜叉之间,有飞行之能,但不能持久,若是真正的飞天夜叉,肋生双翅,展动之间,不亚于剑气雷音之速,配合强横身躯,乃是无上杀伐利器。

    飞僵这一次逃走,打消了夺回十七颗阴尸骷髅的念想,反正落在凌冲手中,只会宝贵爱惜,算是临时存放,日后再夺回也不迟。凌冲试遍了手段,与飞僵争持不败不难,要将之诛除却有几分不易,见其夺路而逃,想了想,也就不曾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远隔数十万里之外的太玄剑派,九国国土一座荒山之中,一团柔和佛光高有数十丈,九色斑斓,蕴含无穷奥妙。但佛光之中尚有条条缕缕的碧绿光芒,闪烁不定,正是魔意所化。此处乃是方有德,也即是噬魂老人转世之身修行之所。上一次凌冲来此求教,方有德不过刚刚修成第六识,但如今却已破入第八识阿赖耶识,距离此界最高成就的真如境界又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噬魂老人的资质还要强过凌冲,不然也不会自创噬魂劫法那等高妙法门,这一世他从佛法入手,企图将噬魂劫法的破绽弥补。只是这一幢佛光依旧不甚精纯,显是未能化去执见,将噬魂劫法的功夫化入佛法之中。

    佛光忽然收敛,露出方有德身形,盘坐一块巨石之上,似乎从未移动。他紧皱眉头,自语道:“普渡那秃驴倒未骗我,的确将正本的传了给我,只是我静中参悟,已算精进,却始终不能勘破阿摩罗识,练就真如。难道真要我放弃噬魂劫法的修为,去做那清心寡欲的秃驴?”

    郁闷了半晌,忽然笑道:“咦?那小子倒是好运道,居然一下遇到三位大高手?嗯?不肯炼化其元神真气?简直笑话,若不害人杀人,噬魂劫法练来又有屁用?待我助他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彭泽城外,凌冲眼望飞僵飞走,正要回转,忽然脑中一晕,身子一空,却见一面大幡自体内飞出,猎猎风动,迎风便涨,眨眼化为数丈高下。这一下猝不及防,凌冲也愣神片刻,随即想到定是方有德动的手脚,立时大怒。就见一道血龙自幡面飞出,鳞甲宛然,头顶血红双角,晶莹剔透,惟妙惟肖之极。

    这条血龙正是噬魂幡中三成血河之水演化,威能无穷,显然是噬魂老人将残破的聚血魔旗炼入其中,衍生出的新的变化。这般变化噬魂老人也传授给了凌冲,但以他如今功力,还施展不出,显是噬魂老人暗中出手了。

    凌冲手中的噬魂幡经其重练,威力大涨,但也有一个弊端,就是其在幡中留下了独门印记,此宝已非凌冲所独有。血龙之变便是噬魂老人擅作主张,凌冲因此才会大怒,试想此宝被噬魂老人操控。动念即可飞走,凌冲若是方才与飞僵斗法时,来上这么一手,岂不是倒持太阿,任人宰割?

    但他也没功夫愤怒了,血龙一出,身长数十丈,飞腾之间已追上飞僵,两只龙爪一扣,将飞僵死死捉住。可怜元婴级数的飞僵,遇上血河真龙变化,连还手都不能,如小鸡仔般被玩弄,空有强横肉身,在血河真龙气息压制之下,丝毫反抗不得。

    血河真龙一抓得手,摇头摆尾飞回,龙口一吸,凌冲周身千年尸气如百川归海,落入其中。余下两只爪子凌空一抓,白骷髅与嗥月道人身不由主,落入其手。血河真龙一头钻入噬魂幡中。噬魂幡不听指挥,凌冲阴神念头也转动不得,心中将噬魂老人方有德骂了个狗血临头,不知这厮究竟打的甚么主意。但有郭纯阳虎视眈眈,噬魂老人胆子再大,也绝不敢暗害他。

    噬魂幡中,由五件法器撑起,混合一处,开辟出一处小小空间。噬魂老人以炼器之道入手,融汇空间之道、炼魂之道,创立此宝,祭炼到最高境界,自能开辟洞天,不受此方世界大道管辖,但眼下凌冲的境界还谈不到。

    血河真龙遁入噬魂幡中,将飞僵、白骷髅与嗥月道人望空一抛,飞僵得了自由,顾不得撂下甚么狠话,纵身便飞,想要逃出这片空间。血河真龙摇身一滚,分化数股血浪,凌空击来。每一股皆有元婴级数的法力,飞僵目中露出绝望之色,叫道:“我乃天尸教法相长老,你敢杀我分身,此仇必……”话音未落,血浪乍分乍合,狠狠一绞,飞僵坚实之极的身子宛如泡沫般碎裂,被血河吸收滋补自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