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四八七 炼化嗥月道人 阴尸暴走
    嗥月道人被盯得背脊发寒,炼制这些阴尸骷髅时,为了增加其等死前之怨气,用了许多狠毒的手段,阴尸骷髅若是造反,第一个就要反噬他,好在天尸教亦有制服魔头之法,取出一个小鼓,二指掐诀,狠狠击在鼓上,有无声之声传出,十七颗阴尸骷髅齐齐发出痛苦嘶号,仿佛身受极大痛苦。嗥月道人祭炼十八阴尸大阵之初,各取其一缕阴神练成这面小鼓,其中禁法无数,只要狠狠敲打,便如千刀万剐,胜过世间万千酷刑,仗着此宝才能令这些骷髅阴尸俯首帖耳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嗥月道人狠狠敲了两遍,十七颗阴尸骷髅疼的漫空打滚,惨嘶之声不绝于耳,七窍中都喷出魔火来。唯有为首的一尊大骷髅稳若磐石,根本不为所动。这尊骷髅是天尸教中一位长老所赠,助嗥月道人镇压吞月大阵。

    嗥月道人用酷刑逼得阴尸骷髅惨嚎不休,忽然仰天张口,吐出一口碧血,化为血雨降下,十八颗骷髅如苍蝇逐血,疯了一样去抢,将血雨吞吃下去。这一口心头血大补元气,阴尸骷髅得了,法力暴涨,嗥月道人却面色灰败,用手一指凌冲,喝道:“杀!”

    为首骷髅也吞吃了不少精血,双目放出数丈长短的碧光,就在半空一滚,化为一具高有数丈,碧眼黑发,瘦骨干枯的恶尸来,其余十七颗骷髅也齐齐嚎叫,声音似哭似笑,纷纷化为一具具干尸,数十只大手伸开,往凌冲身上抓来!

    嗥月道人不知用了甚么方法,将阴尸祭炼为骷髅之态,一旦倾尽全力,便显现干尸真身,威力自然暴增。尤其十八位阴尸尸气连为一体,气机流转,联手威力远超十八位金丹高手,这才是一座十八阴尸吞月大阵真正的威力所在,十八阴尸化成本体,联手之下,足可击杀一位法相高手!

    十八阴尸一出,立时引动天上月华,无数太气降落下来,落在阴尸身上,更添威能。凌冲也有些惊讶,不想这座阴尸大阵居然还有这等变化,虽经不乱,将身一转,先隐去身形。当年晦明童子曾趁他与秋少鸣斗剑,将其所修无形剑诀的根本符箓拓印了一份回来,事后反复琢磨,虽不能逆溯推算出真正的无形剑诀真本,但好歹也有了几分收获,这一门隐形之法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不过是隐形小道,但当下使来,却收不可思议之效。大阵之中尸气翻滚,月华处处,尸鸣鬼叫之声响彻,凌冲镇定心神,隐形便走,七道太阴魅剑剑光不隐反显,更加光华夺目,剑光之柱蓦地打散开来,依旧化为七道光华,游动不绝,在动辄数丈的阴尸真身面前当真算不得甚么。

    一头阴尸桀桀怪笑,伸手去抓,魅剑剑光宛如游鱼,结成一座小小剑阵,往来游走,大手落下。七道剑光不避反迎,轻巧之极,沿着干尸手笔之上,轻轻一闪,已穿过干尸头颅,如春燕舞柳,轻盈之极。太阴魅剑走的是穿梭虚空,挪移天地的路数,但在凌冲手中使来,却别有一番游刃有余之意,如人饮酒,微醺醇然,余味不绝。

    那头干尸被剑光穿过,又是一震,目光之中透出疑惑之色,似乎在考虑甚么。嗥月道人暗叫不好,方才便是这一招险些引动阴尸作乱反噬,但也没有甚么好法子,只有在用法器镇压。刚要再敲,七情剑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光一个轮转,剑光飘摇,如风雨大作,由虚变实,狠狠击在另一只干尸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剑光锋锐,嗤嗤嗤连响之下,那干尸周身现出无数创口,有一剑几乎将它头颅洞穿!剑光穿过,可见干尸粗糙干瘪的皮下全无一丝肌肉,只是铁骨钢筋包裹了一层死皮而已。

    嗥月道人大惊叫道:“这是甚么剑法!”噬魂道法术阴损毒辣,但从未听说有剑术流传,此人神通分明是噬魂道嫡传,但这一手鬼厌神憎的剑术却从未听闻。身后忽的有人笑道:“此是噬魂道太阴魅剑之术,专斩元神,已有千年不曾有人修炼成功,今日叫你见识一番!”

    嗥月道人本能觉得不妙,还未转头,只觉一只大手在后心之上狠狠一击,一股阴冷气息散布全身,直扑紫府,紫府中元神还未来得及运转,被这股阴邪气息沾染,脑中一晕,随即如常。转头望时,却见白骷髅立在身后,满面诡笑。

    嗥月道人心知中了暗算,但念头一转,不知怎的,居然见了白骷髅十分亲切,伸手一招,便要收回十八阴尸吞月大阵。原来凌冲借由白骷髅之手暗算了嗥月道人,将一缕心魔意念送入其体内,潜伏入了紫府。嗥月道人修为亦是金丹,但不似白骷髅天生受噬魂劫法正本的克制,只能以肌肤之触,给其种下魔念。魔念一经入脑,自然与其元神相合,嗥月道人不知不觉之间,已非原来,生死全在凌冲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阴尸大阵是嗥月亲手炼制,自然如臂使指,当下十七具干尸摇身一滚,依旧化为骷髅,往嗥月道人身上飞去。为首一具阴尸气息最是强横,却不受嗥月道人控制,双目反转之间,似有火光迸发,竟然口吐人言,说道:“你这厮竟敢以噬魂道术魔染我天尸教弟子!待本座将你擒下,看那夺魂老道有何话说!”

    这具阴尸本非嗥月道人亲手炼制,而是天尸教中另一位长老赏赐。那长老送出这件宝器也非安了好心思,是瞧中了嗥月道人历年搜集的十七具阴尸,毕竟阴尸吞月大阵对尸身要求太高,可遇不可求,嗥月竟能寻到十七具,实属异数。恰好手中这一具阴尸亦符合吞月大阵要求,经年祭炼,更能通灵变化,就半赠半送,交由嗥月道人使用。

    嗥月也知其中意思,不敢反抗,再者这具阴尸真是修为已是元婴境界,尸气强横,与自家阴尸放在一处,尸气交感,也能平白得不少好处,也就不曾拒绝。多年以来,仗着十八阴尸大阵,着实威风八面,没想到今日在彭泽城外中了凌冲暗算,元神被夺,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那具元婴境界阴尸之中本有长老留下的心念印记,就是防备一旦嗥月道人遇上高手,要帮衬一把。毕竟十七具阴尸太过难得,就算以天尸教的底蕴,也难凑齐。要是被人斩杀或是夺走,损失太大。那长老早就垂涎这座阴尸大阵,早有打算,寻个由头,在嗥月道人头上安个大错,以门规处置,自然就能名正言顺将这座大阵到手。

    谁知噬魂劫法发动了无痕迹,炼化嗥月道人元神又太快,那长老所留法力印记根本来不及反应,直到嗥月道人伸手收回阴尸大阵,这才不得不发作。若是被凌冲收走阴尸,可谓鸡飞蛋打,根本忍不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