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四七六 魔念扰神
    章四七六魔念扰神

    凌冲并未走远,剑光在雁门关外一处荒野落下,忽然面色一白,似有内伤。晦明童子显形道:“商奇与乔淮清两个分明要打你主意,为何明知你身受重伤,反不敢追来?”凌冲摇头道:“人心诡诈,那魔道剑修败于我手,商奇两个反会惊异我的修为,不敢轻易动手。我假作不支离去,便是为了引诱他们出手,可惜他们不曾上钩。”

    祁飞剑术精绝,招式老辣,商奇与乔淮清单个对上也无必胜把握,却败于凌冲之手。二人大为惊异,商奇虽想置其于死地,也不敢自蹈险地,思前想后,忍住不曾出手。凌冲故意卖个破绽,却被那老狐狸识破,不由十分遗憾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晦明童子笑道:“商奇那厮出身清虚道宗,若是死了,我也高兴。但你身为名门正派弟子,岂能轻造杀孽?”凌冲叹道:“我不好意思偷袭,只有引他们先出手,如此才师出有名。可惜,可惜!”陈建德身在雁门关,也懒得去管。此人头角峥嵘,有真龙之气,但能否荣登大宝,把持神器,还在两说。凌冲驾起剑光,越过雁门关,直入中原腹地,去京师寻张守正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凌冲分出阴神驾驭噬魂幡一路飞驰,阴神修炼噬魂劫法,施展不出剑气雷音之术,也就依靠不得剑遁,只能老老实实飞去。噬魂劫法算是魂修一脉,亦有遁术流传,走的却是穿梭虚空之道,以元神之力包裹庐舍,身形介于有无之间,速度亦是不弱。阴神修为不过凝煞,自然比不得剑气雷音来的迅快,直到十日之后方才跨过京师,来至江南地界。

    阴神心切家人安危,一路不眠不休,到了金陵城外,先在天机台上落下,调息良久,当年他初次归家省亲之时,遇上曹靖派遣座下弟子给金陵城中大员下药,一怒之下,尽数杀之。还分化七情魔念,沾染了一干大员阴魂。

    端坐金陵城外,运起噬魂劫法,借七情魔念窥探人心。七情魔念妙用无穷,侵入生灵灵台,如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金陵中大员大多是酒囊饭袋,偶有一两个修炼道法,境界也不高明,魔念潜伏这些年居然一无所觉。七情魔念发动起来宛如养蛊,凌冲分化出的七道魔念为母念,依七情演化,壮大之后再分化无穷细小念头。

    这些念头初时极为弱小,潜伏生灵灵台之后,生灵一有七情动念,便可吸食其杂念壮大。其实便是七情魔念与生灵元神化合为一,只要生灵元神壮大,魔念自然也一同壮大。此是两利之局。只要凌冲动念,魔念自然飞回,那时等若生生割下生灵一块元神,轻者神志被毁,重者形神俱灭。魔道之辈,只管自家超脱,哪顾别人死活?自噬魂老人创立噬魂道,死于噬魂邪法之下的生灵不计其数,为恶之甚,魔道六宗第一。

    凌冲学了真本,本意只为用噬魂真气平衡太玄真气,操控阴阳之气,不求以此法证道,走的是正宗路数,以魔心魔念体悟红尘百态,淬炼道心,不肯以此法害人。当年以魔念沾染金陵二品以上大员之后,数年之间也不曾发动魔念。此时是阴神出游,念头记忆与阳神一般无二,但修炼噬魂劫法,以噬魂真气滋养,思维行事自然与阳神不同,更偏向魔道风格多一些。这也是晦明童子所忧虑之事,一旦阴神阳神分隔太久,难免各自为政,主奴不分,硬生生将凌冲元神分作两分。但他现下修为不高,还谈不上各立门户。

    凌冲自方有德处得传噬魂劫法正本之后,料定噬魂老人在世间定有分身,以魔念侵染。这也是噬魂道最为令人头痛之处,试问自家亲朋师友,一旦被魔念沾染,言行虽与先前一般无二,却等若真我不存,形神俱灭,无论玄门魔道哪个能容得?清虚道宗曾纠集正道各派,围剿噬魂道,连其余魔道门户也深为忌惮,不肯援手。但噬魂道法太过邪祟,分化魔念沾染生灵,只要有一个存世,就算其余分身尽数被杀,假以时日亦能修炼回来,可谓杀不胜杀。

    数次围攻之下,噬魂道损失惨重,夺魂道人不得不约束门下弟子,龟缩总坛之中,轻易不得外出害人。之后不久噬魂劫法的破绽暴露出来,夺魂道人亦学当年噬魂老人一般,闭关参详,轻易不理外事。

    凌冲阴神与城中魔念勾连上,就似亲临其境,第一件事自然确认凌府如何。只要被噬魂魔念侵入灵台,所思所想尽被人窥探了去,尤其不知不觉,隐蔽非常。靖王造反已有数月功夫,密谋准备了十几年,囤积兵甲粮草,一经发难,势如破竹,连克周遭数城之地。

    大明承平已久,靖王藩地在江州地界,乃是灵江上游之所,物产丰富,正是一块膏腴之地,若非如此,他也积攒不下无数的钱粮供养兵士。本来大明条律,藩王府亲卫不得过百人之数,还要受藩地总督节制。靖王花费重金,买通了江州总督,对其豢养甲兵不予过问。其实靖王造反闹得天下皆知,唯有惠帝不肯相信,等若是纵容绥靖,刀兵一兴,又应对不力,如今大明江山已是半数糜烂,一派狼藉。

    金陵城乃是明太祖龙兴之地,后迁都而去,但风水地气仍有帝王之气,靖王麾下亦有高人,献计称可先取金陵,称帝登基,占据名分大义,再发檄文,就言惠帝无道,为匡扶大明正统,学千年之前成祖皇帝,靖难起兵,自然百姓景从,大事可成。

    靖王深以为然,当下命大将左怀仁为先锋,率数十万大军,进发江南,誓取金陵之地。大军一路而来,金陵城得了消息,一干大员商讨对策,就在故宫之中吵吵嚷嚷数日,也没个主见。故宫便是当年太祖所建,成祖迁都后,遣一位皇室宗亲主持,平日金陵城中官员与京师一般早朝,拜皇帝金座空位。

    :,,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