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章四七二 应元破禁魂
    乔淮清不料其猝施偷袭,好在亦是金丹之辈,心念一动,掌中玉笛呜呜鸣响,五个孔洞中各有一道剑气射出,与祁飞剑气斗在一处。二人剑气交接,乔淮清便暗暗叫苦,他虽是金丹修士,不曾修成剑气雷音的绝世剑术,只凭五音七绝剑剑发五音,动人心神的妙用拒敌。

    五音七绝剑亦是一门上乘剑术,以五音入剑,直指五蕴,引动七情,激发对手心魔,使之阵脚自乱。但遇上祁飞这等修成剑气雷音的高手就有些不够看,不等五音迷乱心神,剑气随身而走,泼洒之间如水银泻地,乔淮清根本捕捉不到,只能被围着打,若非他亦是剑修,能以剑气偶施反击,简直只能被动挨打。

    祁飞早年得了一本魔教练气法门,铸下根基,又在几处小门派中拜师学艺,学得魔道剑术之道,自家苦思苦修数十年,一朝顿悟,修成剑气雷音,成为剑术大师。魔教剑术阴狠毒辣,与玄门剑道堂皇大气不同,讲求剑出无我、剑出无回,最是凶险不过。

    乔淮清抵挡了十几招,渐觉吃力,剑气雷音的剑术对剑气凌厉增幅不大,但就是一项,便是快!剑发如雷,往往念头还未转动过来,已然身中数剑。祁飞与人斗剑,从来不留活口,剑发又凶毒太过,完全不顾自身,以伤换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凌冲见了祁飞这等可怖剑术,心潮澎湃,他自从入得冥狱以来,以噬魂劫法凝煞,再去天星界,数年来少有机会动用玄门剑术,不禁技痒难耐。勉强忍住,当务之急是要先将吉达的禁魂牌破去,免得再害死人命。商奇的心思是非我族类,对禁魂牌害死蛮兵不闻不问,但凌冲与他不同,以儒教心法入于道心,讲求一视同仁,魔道害人,无论害的是汉人还是蛮兵,总要尽力阻止才是。

    晦明童子雀跃不已,怂恿他道:“不知哪里冒出个愣头青,居然在你凌大剑师面前卖弄剑术,不是嫌命长了么?快宰了他!”凌冲笑而不答,一声长啸,双手一扬,两道剑气飞起,带着轰鸣雷音,往禁魂牌上杀去。自从炼化虚空种子与玄剑真界相合,他的洞虚剑诀威力更上层楼,凝结一道洞虚真界,竟有万里方圆。可惜其中不能自生真气,还要凌冲自家慢慢修炼,将之填满。但洞虚真界一成,有许多灵异之处。

    先前玄剑真界中一道承乾剑光承托天地,在洞虚真界中被化去。连带玄武星神剑、九天应元普化符剑等皆返本归元,连郭纯阳所赠的一道温玉玉玦也自还原为一道氤氲紫气,洞虚真界得了虚空种子之性,似乎能将万物还原为先天之态,连晦明童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能归于造化玄奇。

    但唯有阴阳之气洞虚真界奈何不得,依旧黑白二气流转不定。凌冲早就私下试演过,原来洞虚剑诀演化的诸般剑术尚能施展,且威力大增,只是在洞虚真界中被还原为先天之态。郭纯阳见了这道真界也曾赞叹道:“这枚虚空种子看来善能演化后天为先天,你将来凭此未必没有机缘将阴阳之气返归先天,那时自有无穷好处。”

    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
    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
    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
    凌冲所发两道剑气正是应元普化符剑,也用上了剑气雷音的剑术,正是相得益彰。可比商奇的本命丹气迅捷太多,光华一闪,已狠狠斩在禁魂牌本体之上。他对噬魂道炼器法门知之甚祥,剑气所指,正是这件禁魂牌的气门所在。本来禁魂牌乃是金丹级数的法器,自生神通,护持自家,但偏偏应元普化符剑亦剑亦符,身具天雷妙用,最能克制邪魔。两剑劈下,禁魂牌的禁制法术丝毫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禁魂牌这一放开禁制,尽情炼化阴魂,内中法力几乎一息便是一层飞跃,气息也变得幽深起来。尚有来不及炼化为法力的生魂游荡玉牌四周,权作守卫,两道雷光剑气掠过,那些生魂正要阻拦,被雷光轻轻一扫,便自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凌冲甚是狡诈,运用剑气的手段已是妙到毫巅,正斩在禁魂牌气机游走的节点之上,两剑先后破入一点,禁魂牌气息暴涨之间倏然一顿,整座玉牌猛然抖动起来,似是被人狠狠砍了一刀!牌上浮现出无数阴魂,挣扎嘶吼,狠命向外挣脱,要脱离禁魂牌掌控。

    禁魂牌气机不畅,一人咦了一声,自虚空显形,却是一道虚影,凌冲一见,便知此人是以阴神出游,只是不知将自身几成念头带了出来。修炼噬魂劫法之辈,除了法术诡异,还有一点最为令人头疼,只要有一枚念头不曾被抹杀,便能夺舍再来。噬魂道弟子修炼法力,念头壮实,比一般魔道修士更为难杀。但有一桩坏处,便是留存的念头越少,记忆经验所剩越少,至于夺舍之后原先的本我意识能留住多少,只能看自家运道了。

    吉达修炼的脑筋不清不楚,但天生怕死的性子未变,只敢以半数念头飞出,驾驭禁魂牌而来,这件法器正在饱餐阴魂,被人强行打断,险些反噬自身,半尊阴神飞出,眨眼与禁魂牌相合,念头飞腾游走,不多时已寻到被破坏的气门。忙用法力修复,禁魂牌在十大噬魂道法器中敬陪末座,但有一桩好处,便是修补甚易,不似噬魂幡那般精细机巧。

    商奇正以本命紫气与吉达狠斗,他斗法经验丰富,正慢慢以法力磨去禁魂牌禁制,逼吉达现身。但久战无功,正自有些焦躁,谁知凌冲轻描淡写两剑飞来,居然就逼得吉达阴神显形,正要雷霆一击将之打灭,却转的一转藏入禁魂牌中。

    商奇眉头一皱,瞧出禁魂牌被凌冲两剑斩伤,吉达正自修复,大喝一声,双手结印,不顾真元耗损,又强行抽调两丝本命紫气,他从凌冲剑法中得了灵感,将本命紫气运炼为两道雷法雷光,宛如两条电蛇,一头钻入禁魂牌中,方才发动,轰轰两声闷响,禁魂牌上无数阴魂被至阳雷霆轰的魂飞魄散,却哪里管得了?

    两缕本命紫气发出,禁魂牌立受重创,吉达阴神也险些被劈中,当下大怒,禁魂牌一扭,又自缩小。此时军营的一干蛮兵也清醒过来,无数同袍飞蛾扑火一般,被收了阴魂去,哪里不知这件法器吃人不吐骨头?不知谁发一声喊,剩余蛮兵如潮水四散,往八方奔涌而逃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